黄油吐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孟子》


主编的故事

他的妻子的正式搬出去住并且提出离婚时,他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脑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无论如何都要争取到3岁女儿的抚养权。

同妻子分居之后,他又恢复了吃宵夜的习惯。

有一段时间,他爱上在夜里吃烤吐司。几乎每天夜里八点半,他都会往吐司机里放上两片厚厚的牛奶吐司,然后用中火慢慢熏烤一分半钟。期间,再用小奶锅在一旁用大火快速温一杯牛奶。旁边半自动的美式咖啡机里,咕噜咕噜滚着,一小股深褐色的液体,沿着扁胖的玻璃咖啡壶壁缓缓流下。

如果此时妻子在场,她大约要说夜里吃吐司容易发胖,更不允许他给女儿吃,说女孩子胖了就丑,也许还要抱怨他夜里喝咖啡熬夜晚睡容易干扰她的睡眠对她造成精神上的困扰。

然而此时,半开放式的厨房里,只有咖啡机的嘶嘶蒸汽声,清晰而深刻地悬浮于空气中。他左手轻轻托着烤酥的吐司,右手持着果酱刀轻轻刮取一小块黄油,轻柔地滑过余热未尽的烤土司表面。果酱刀抚摸过吐司表面碎屑时,发出好似充满情欲到令人心痒痒的摩擦声音。

他把两片面包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然后端着温牛奶,牵着女儿的手,哄她喝光,带她上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假寐,听女儿说几句天真烂漫的童言无忌,等她以为他已睡着,也乖乖跟着自行睡去。


海的故事

当妈妈每个礼拜都从国境边缘的小城开车4个小时过来,为在省城工作的他介绍相亲对象时,海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敷衍和推托了。母亲总是提醒他已经29岁了,然后用一种半开玩笑半带威胁的口吻说,如果他再不结婚生子,以后的她将没有足够的体力帮他照顾孩子。

海终于下定决心要去往离家乡更远的地方,妈妈没办法开车来管的地方。他四处求职寻找住所,在圈内社交网站上认识了主编。主编说,“你来北京住在我家,再慢慢慢找工作。”于是,他毅然辞职,离家,去北京投奔主编。

他总也不会忘记,妈妈是如何苦口婆心哀求他留下,爸爸是如何一直默不作声直到最后痛心地对他说,做人不能太自私。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向他们解释清楚,然而,关于灵魂深处那个困兽一般的自己,他始终未能勇敢地大白天下。

他的航班在北京机场降落,主编因为独自一人照看女儿,不能抽身来接他。所幸他行李并不多,应该说是少得过分——登山背包一个。

他摸索到主编家楼下,是夜里7点多。主编汲着人字拖下楼来接他,短裤背心平头,不算明亮的路灯下,依旧能够清晰辨认出这个大男孩认真保养过的身材和皮肤,一点都看不出是35岁。

主编领他上楼,笑着给女儿介绍“这是海叔叔”,带他看留给他的客房,给他足够的时间洗掉风尘仆仆。


两片吐司

海冲凉出来,客厅里空荡荡的,刚才还开着的电视也已经关了,安静得让人怀疑这一刻的真实性。客厅茶几上放着两片吐司一杯牛奶,都还温着。吐司边缘焦黄硬脆,牙齿触碰微酥表面的一瞬间,碎掉的面包屑发出好似充满情欲到令人心痒痒的滋滋声。

被融化掉的黄油稍稍浸渍过的焦稥吐司,在口腔中与舌尖和牙齿纠缠,胶着又带棱角,像极了与恋人的舌吻,意犹未尽,令人沉沦。

突然,妈妈来了电话,询问是否已到住所,房东是个怎样的人?海说,房东是个中年男人,是某知名网站的主编,有个3岁女儿,正在办理离婚当中。

妈妈又是哀怨起来,说什么要是海能早结婚,现在也该有个差不多大的小孩了……

海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主编烤的吐司,看着他半卧在3岁女儿床边,假寐等待女儿睡着。以往从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可以比现在更让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内心那股暗涌,真实的自己对于一场真切的同性之爱的渴望。

“儿子的使命,父亲的天职,和真实的自己,还真是烦人呀。”海每一次都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原创作品

2014年8月7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并非关于吃的一切】

微信搜索:chilechilechile (谐音:吃了吃了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