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了婚,女人就成了上钩的鱼儿

家有女儿看过来!

结了婚,女人就成了上钩的鱼儿

每次看到关于裸婚的报道,总是很心疼这些懂事的女孩子,同时也为她们的命运前途捏一把汗:这些把感情看得比命重的女孩,多年以后,是否会心生失望和懊悔?那个得便宜的男孩子是否能初心不改、始终如一?

恋爱像坐过山车,刺激又美好,还能顺便领略到不一样的风景。

婚姻像是登山,一步一个台阶,没有任何捷径,也容不得半点马虎,还必须面对恶劣天气、险恶环境等多种因素的考验。

恋爱如承诺,婚姻是兑现。

一个是轻松,一个沉重;一个短暂,一个漫长。

年轻的女孩总是充满了浪漫情怀,误把瞬间当永恒,错把游戏当人生,所以会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勇往直前!

打折的婚礼,打折的人生。

几年前,参加过的那场婚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没有彩虹门,没有大喇叭,作为新郎的亲戚,我们心里充满了疑惑:家里明显没有刻意布置装饰,家人的淡定更是出人意料。

原来新娘已在婆家,刚添了个大胖儿子。她是外地人,在这家住了好几年,原不准备再花钱办婚礼的。无奈娘家人“太难缠”死活不同意,万不得已,趁小孩满月勉强补个仪式敷衍一下。

我当时很奇怪:新娘已在婆家,娶个什么亲?

新郎父亲发话了:今天,尧尧(新娘名字)也坐迎亲车回去,到时候她提前回去半个小时,大部队在路边歇一会儿,再去她家接亲。省事。

我问:刚满月就举行婚礼,新娘身体可吃的消?娘家人可同意?

对方神秘兮兮地答:尧尧已生小孩了,坚持不办婚礼也不会出意外。

言外之意:做到这步够抬举她们了,还想怎样?

我又问:今天娘家来人了,怎么可能瞒天过海?

新郎爸爸很得意:远隔千里,她们知道啥?咱这边口风紧点,她们根本想不到这些。再说,尧尧一年半载不回家,她们也不管不问的。

虽然以男方亲戚出席婚礼,但我对新娘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对这个长辈新公公充满了厌恶。

现在谁家娶媳妇不大把大把地烧钱呀?这么廉价的新娘怕是寥寥无几了吧?我更担心,与这打折的婚礼一脉相承的,是往后去惨不忍睹的打折的人生!

迎亲的途中,新娘涨奶,不得不下车找卫生间借助吸奶器解决问题。高跟鞋好像撑不起产后浮肿肥胖的身躯,她走路一拐一拐的。我担心将来会留下后遗症。

姑娘受这么大的罪,她爸妈知道了做何感想?细心负贵的爸妈恐怕养不出这没分寸的孩子!我想知道,谁家父母心这么大?

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一僻远的小山村。果不出所料,朴实厚道的新娘父母自然无法与精明的亲家相提并论。他们结结巴巴解释:“主要怕村里人议论,有个婚礼就好了。”

据我所知,愈穷的地方,彩礼越高,他们要“卖闺女”给儿子攒本金。

如此与世风相悖的做法和人家,实在罕见。

可惜厚道并不能经常遇见同类,相反,常常会邂逅敌人――新郎一家平时为人也不算小气,但在这件大事上却精打细算,斤斤计较:他们拒绝拿彩礼,拒绝给娘家亲戚发红包,求婚时新郎拒绝单膝下跪,甚至拒绝说“我爱

你。”

可怜的新娘一步步退让,妥协。

我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姑娘内心有多崩溃多无奈,但我相信,她肯定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的选择吗?不同意只能令自己和家人更尴尬。

忽然想起了一副漫画。

妻子埋怨丈夫:你以前经常给我送礼物,怎么婚后什么也不送了?

丈夫漫不经心地回答:你见过有谁给钓上岸的鱼喂鱼饵吗?

现实如此残酷。

结了婚生了孩子,女人就成了上了钩了鱼儿。

一直很鄙视女方不切实际讨要彩礼的行为,但亲历那次婚礼,我忽然改变了看法。

既然上了岸就吃不到鱼饵了,为什么上钩时不饱餐一顿?饿着肚子离岸,是不是太荒唐太傻了?

那场婚礼谈不上庄重,新郎从头到尾都比较随意,他小声嘟囔了好几次:“真麻烦……折腾人哩……”新郎父母给人的感觉也不在线。

正常情况下,新郎一家是比较激动的。

家里添丁添口,怎么不令人兴奋?

当初在家里准备改口红包时,亲戚们说时兴“999”“1001”,公公嘿嘿一笑:“都叫爸妈叫了这几年了,不给红包也跑不了。有个意思就行,哪有那么多讲究!”

在心里一次次为这个可怜的新娘叫不平。

可是,谁让她把自己的人生贬值了呢?

古语言:始乱终弃。庄重的开端并不一定能够善始善终。但轻挑的开头,一定很难有完美的结局。

宋丹丹在参加某星大型婚礼时泪奔:“我为什么会有三次婚姻?因为我从没有个像样的婚礼!”

所以,每个女孩,不仅要自重自爱,还要经历一场盛大隆重的公主婚礼,无论对方是富有还是贫穷。

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漂漂亮亮地出场;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庄严神圣地宣誓;这样的仪式感会使新郎新娘刻骨铭心,心怀敬畏。

每个女儿都要清楚自己的珍贵。结婚不是筹码,你不能打家劫舍令对方一夜致贫;但也不要过于迁就忍让,把自己贬值成“打折商品”――折扣太大,你的未来吃不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