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已惘然

96
不过云尔
2017.10.28 01:32* 字数 1153

以前喜欢在夜晚一个人出去瞎逛,尽走些漆黑小路,穿梭在家家户户之间,每每看到从窗户里透出的橘黄色灯光总觉得安心温暖,并打从心里好奇着这每家每户此刻正是怎样的故事。

我喜欢那橘黄色的灯光,不会太明亮,让人有想象的余地,也或许是这样的暖色调让某个冬天的我觉得过温暖吧。

这样的橘黄色还带着过去的味道。印象中,以前的灯光很多是这样的,一根电线吊着一个灯泡,上面总是布满灰尘和蜘蛛丝,颤颤巍巍的,像是一个禁不起折腾的老太太,满脸的皱纹里藏着故事。

那是在我三姑小店里的灯泡,也的确见证了我的童年。

三姑有个小店,里面有很多零食,在当时是个小孩的我眼里,那是个宝库。

想起乡巴佬和八宝粥在那时的我心中地位很高,可以说是零食界的高层,十分难得的才能吃到一次。

一毛钱一颗的泡泡糖经常是我的首选,便宜又解嘴馋。现在要五毛一颗了,之前买过一次,味道还是那样的味道,但不着迷了。

最爱的还是咪咪和上好佳,不那么贵且好吃。那会咪咪里运气好的还会有两毛纸钞。

那会的小孩没有什么娱乐,所以挺会苦中作乐的。

犹记得那时我从三姑店里拿了几包咪咪和上好佳,和小伙伴聚在一处废墟,捡几处干净的地方坐着吃就觉得十分得趣。

现在想来,若是自家孩子好好的凳子不坐,偏要去奇奇怪怪的地方吃东西,怕是要一顿念叨:野去哪了,这衣服裤子脏成这样!

说到那时的娱乐,很多记忆就都涌上来了。

生个小火,把香肠烤焦了吃,觉得特别好吃。

有种叫夜娇娇的植物,开出的花的微端有颗黑色的颗粒,将那黑色颗粒从花尾分离后可以牵引出一根花蕊,然后就会环在耳朵上当耳环,花蕊断了以后还可以折断一些尾部吹出喇叭似的声音。

有种叫奶奶草的植物,扯断后会有白色的汁液渗出,还有粘性,那时候特别喜欢拿来玩。

跟着一个姐姐吃过牙膏。

也是跟那个姐姐,在一盆水里倒洗洁精吹泡泡玩。

那会也有扮家家的游戏,做过一次医生,小伙伴的手指割伤了,我用叶子和泥土包住她手指,并叮嘱她不要碰水。现在想来,她的伤口没有感染真是阿弥陀佛。

夏天的时候喜欢到溪边抓豆娘放到家里的院子,想象着豆娘会停在自己指尖的画面。是的,那是中了还珠格格的毒。会用毛巾抓毛毛头鱼养在家里的鱼池里,但是到最后总是见不到几只,黑漆漆的鱼池让那时的我觉得神秘莫测,觉得不安,现在偶尔会梦到那个鱼池里出现长相可怖的食人鱼,好像那时我总怕鱼池里太多杂七杂八的生物最后会引发变异。

夏天开空调,喜欢把毯子披在身上,在脖子上打个结当成披风,拿起一侧挥动着,一副披风在手天下我有的姿态。

那时家里有几块正方形的垫子,我喜欢在长椅上用垫子一横一竖地搭出一个空间,再用毯子盖在上面,长长的毯子垂下刚好可以把两边遮住,我躺在里面觉得惬意无比。也喜欢在下雨天,把两把雨伞合拢形成一个空间然后躲在里面。我特别喜欢这样的小空间。

若是要说完小时候的琐事怕是今晚不用睡咯。

【或许是未完待续】

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