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努力一点吧,别让爸妈用轻松筹治病

很少在文章里提“钱”,但我实际上是个财迷,我很爱钱的。

钱的好处太多了,它可以为青涩的梦想增加一注扭转乾坤的砝码;也可以为面弛色衰的容颜打上一剂保鲜;

让我们在最绝望的境地里也可以保持一份体面的尊严;在最无助的心境里依然可以靠“买买买”来解决暂时的惆怅,收获最肤浅也最幸福的快乐。

和朋友聊天,无意间聊到了“存钱”这个话题。

无一例外的,她们跟我一样都是月光。

只要少数朋友表示,会有意识的存钱,以备不时之需,大部分的朋友都表示,够花就不错了,我这个月的蚂蚁花呗、京东白条都还没还完呢。

其实,在我们这个年纪里能保持“月光族”还算活的体面的,至少意味着还有能力保持自己的“收支平衡”,而“超前透支族”才是最可怕的,打着“追求更好生活的旗号”,却时时刻刻都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这月的刚刚工资到账,转眼就还了花呗、白条。

为了一个新款的手机、一瓶新款的香水、一件新款的裙子,提前预支着自己下个月的生活,完全不考虑是不是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美言其曰“塑造更好的自己。”

在这个“买买买”过程中,有些人偶尔也会想到父母,要不要给他们也带件新衬衫、买条新裙子,做个体检、做个旅游,但往往再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钱袋,还是会狠下心告诉自己“没钱了,下次再说吧”。

我曾说:爱,就是重复的辜负。

而在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感情链里,父母总是最容易被辜负的那一个。

“父母年纪大了,该学会存钱了。”

上个月朋友的父亲不小心从电动车上摔断了腿,经诊断后是粉碎性骨折,不光身体上受了折磨,钱袋也惨遭蹂躏。异地医保无法报销,一次骨折就前前后后花了六七万。

当时我那个朋友鼻子酸酸地对我说:“当时我就想还好我爸这是骨折,这万一要是查出个癌症这样动辄几十万的大病,估计我都得用轻松筹了。哎,该开始攒钱了。”

之前看过一个特别让人心痛的新闻:深圳罗湖区莲塘一位63岁母亲跳楼,希望用自杀的方式得到保险公司30万赔偿款来治疗儿子的强直性脊柱炎。母亲没想到,自杀并不能获得意外险赔偿,而且这份保险去年已过期,母亲的死亡把本来就困难的家庭推到了绝望的边缘。

钱不是万能,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一场重病就可以把一个普通的家庭狠狠击垮,求转发、求关注的轻松筹页面上碾碎的是一家人最后的体面和尊严。

前一段时间,妈妈跟我说自己月经血来的比较多,要去做个检查,我当时不以为然,觉得应该没事。没想到还真的查出来子宫肌瘤,马上陪她又是挂号、又是检查,还做了一个小小的病理切片手术,最后检查结果还好,是良性的,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拿着手里厚厚的一堆医疗单子,我终于意识到不能一味想着给自己“买买买”了,父母年纪大了,该为他们做点什么了,不然以后他们万一生点什么病,我医疗费都出不起。

生病是很多人都不愿的,也是很多人不敢的。

我要早早的存下一笔钱,才能为他们免去后顾之忧,记得之前听说过一个失明母亲无钱治病又不愿拖累女儿,不得已挥刀砍向自己的新闻,当时听了以后除了震撼就是满满的心酸。

小时候,父母为我们殚尽竭虑、倾其所有;长大以后,我们也要开始学会为他们精打细算、心思缜密了。

我始终觉得,未雨绸缪是一件好事,它不是杞人忧天或无病呻吟,而是在一不小心穷困潦倒的时候,给予我更多绝地反击或者安枕无忧的机会,让我在最困难的阶段里,也不至于捉襟见肘。

我要努力攒钱,更要努力赚钱,一个人的生活里不能只有飘渺的诗和远方,还要心怀感恩、懂得承担与接受肩上的责任。

成为一个强大而优秀的人,有能力给家人更好、更有保障的生活,也是一种甜蜜的美好。

长大了,不能老做他们的小棉袄,而是做他们的防弹衣。

枪林弹雨,生老病痛,有我守护。

晚安,祝我们的爸妈身体健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