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没带

中午下班回到家,想开门,钥匙拉在办公室了。

打电话给弟媳,问在家没,结果上班去了。两家在一个小区,忘钥匙是经常的事情,所以在对方家里都放了一把备用钥匙。

在上班途径的地方找了肯德基,吃了份套餐,但午睡就泡汤了。

公司离家只有15分钟电瓶车的路程,中午有两小时休息的时间,我有午休的习惯,为了照顾我的颈椎,尽量不趴着睡觉,我选择了回家午休,既能有健康的午餐又有优质的午睡,何乐而不为呢。

这是今天的午餐

午睡这个习惯,是最近一年养成的。从去年手术后,身体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亚健康。

这次的手术起因是想拔掉一颗残大牙,然后再种植一颗,在检查中医生发现我牙床上方,上颌窦那边有个高密度影,怀疑是再生牙。没办法,只能去市区九院做了手术,但手术后出现了后遗症,动刀的上嘴唇出现了厚重感,医生说半年能恢复,但都近两年了基本还是老样子。

虽然不舒服,但也没有影响我的生活。术后两月,眼睛感到花花的,干干的,一检查,眼压偏高,然后就是不停的去五官科医院排青,三月一次的复查,暂时就是随访,暂缓用药。

在这期间,肩周炎,颈椎病,网球肘开始初现酸痛的症状,也不知道,是术后的副作用,还是自己步入中年后,以前欠身体的债到了要还的时候。反正就是不舒服。

更夸张的是今年疫情待在家里,鼻子跟我过不去了,开始感觉左鼻腔咽部连接处有异物感,ct,鼻咽镜,都检查了,医生说蝶窦炎,配了药,结果半年了还没有好,反而还严重了。

真的很无奈,更让我无语的是,疫情在家静默两月,实在是无聊,跟着跳毽子舞,把自己跳进医院。

因为运动过度,我的痔疮急性发作,一查血栓性的,疼的我三天睡不着觉,只能住院动手术。疫情家属不能进住院部,只能自己默默地带上生活用品办理住院手续。

这个养病的过程,酸爽的很,谁开过谁知道。那种能四平八稳坐着,原来也是很奢侈的呀。

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午餐也吃好了,要上班去了,希望下午能有精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