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真不是我能看的——《半生缘》

张爱玲真的不是我能看的。

2019年10月21日,重读《半生缘》两过毕。

昨天星期日,安安静静坐着看了一大个下午,眼泪一颗一颗滴在纸上。昨晚在枕上灯下又看到11点,正是离别后那凄惨的命运,眼睛胀痛,眼泪流的太多了,一堆撸鼻涕的纸巾放桌子上。不能让自己看了,伤心伤身,不然真起不来上班。

今日在这么一个明媚的秋日午后,上完课,忍不住又拿出来看,一页一页把剩下十几页看完了。然后,又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单单看曼桢和世均的部分,从相识相爱到相离,最后十几年后的重遇,像电影一样一个个画面从眼前划过去。先挑出喜欢的几段:

两人一个面朝外,一个面朝里,都靠在栏杆上。今天晚上有月亮,稍带长圆形的,像一颗白净的莲子似的月亮,四周白濛濛的发出一圈光雾。人站在阳台上,在电灯影里,是看不见月色的,只看见曼桢露在外面的一大截子手臂浴在月光中,似乎特别的白。

世均走过来听,她坐在那里,他站得很近,在那一刹那间,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有一点心悸,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

他们在沉默中听见那苍老的呼声渐渐远去。这一天的光阴也跟着那呼声一同消逝了。这卖豆腐干的简直就是时间老人。

她不知道感情这样东西是很难处理的,不能往冰箱里一搁,就以为它可以保存若干时日,不会变质了。

曼桢呆呆的望着。他喝过的茶杯还是热呼呼的,他的人已经走远了,再也不回来了。

她现在倒是从来不哭了,除了有时候,她想起将来有一天跟世均见面,要把她的遭遇一一告诉他听,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好像已经面对面在那儿对他说着,她立刻两行眼泪挂下来了。

我也不知怎么老是惦记着这些,自己也嫌啰唆。随便看见什么,或是听见别人说一句什么话,完全不相干的,我脑子里会马上转几个弯,立刻就想到你。

世均,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的等着你, 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 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曼桢道:“世均。”她的声音也在颤抖。世均没作声,等着她说下去,自己根本哽住了没法开口。曼桢半晌方道:“世均,我们回不去了。”

看完心中就像空了一个大洞,秋天的凉风从洞口呼呼灌进去。

我真不知道,会这么难受,就像整颗心被一大团像棉絮一样的湿漉漉有密不透气的物体,死死地堵住了,紧紧地挤压。痛倒不是。就是闷,无法解脱的闷。

人生怎么这么难呢?相爱原来不一定会幸福的?人的心怎么能够受得了这样的苦痛?我真不要这样,但如果某一天,属于我的那一份苦难降临,我又能怎么样吗?

像我这样性格的人真的不要看张爱玲了,诚觉一切都没有希望,心情真的灰败得很。太难受了。

然而,张小姐的文笔又如此只好,把男子和女子的心理看得那么透,那样的环境描写又那样的美和有味,紧紧抓住我的心,让我离不开。

真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