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七日雪9(番外)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组内成员:星小鬼、清风自来、青宸

我是‖目录君
上一章

**第九章 前世慢慢情可期 **

文||青宸

有一颗很高很大的合欢树,长在山谷的正中间,枝繁叶茂,满眼的叶子都是嫩绿的,随着微微吹过的风在摆动。风儿头也不回地离开,却总像是留下了什么,在叶子上的,在树梢上的,在树根上的,盘根错节,闪闪点点的,和穿过叶子缝隙漏下来的阳光碎屑一样,顽皮地跳上跳下。

七月无聊地坐在树下,顺手抓住落在后面来不及飞走的风儿尾巴,又捡起地上一点阳光,缠在指尖上,逗弄着玩起来。忽明忽暗,吵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合欢树。

“七月,又无聊啦。”身后的合欢树口吐人言,把七月一惊,手里的风儿便跑了出去。

“合欢爷爷,你又吓我!”气鼓鼓地嘟着嘴,看着越跑越远的风尾巴满脸的遗憾。

“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吓着七月仙子了。”

重新坐下的七月摘了片叶子把玩着。她待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忘了日子,直到有一天西边飞来一朵七彩的云,飞得很快,一下子就停在了七月谷的上面。云后面露出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的脑袋,怯生生地问,“你是七月吗?七月谷里自然蕴育而成的生灵七月吗?”

她迷惑地四下看了看,也怯生生地回答,“我在这里没有看到其他人,那应该就是我吧。”

云上的女孩刷地钻出来,“那就对了。我是王母娘娘座下的青鸾,奉命宣旨,封你为七月仙子,居于七月谷,掌七月谷周围百里之事。”手一挥,七月便穿上了轻衫华服,长发在风中轻轻扬起,竟然成了仙呢。

青锋三尺,泛着莹莹的光,挂在墙上不吭不响,细长的流苏静静地垂着,普普通通的身躯极不起眼,有着极其不般配的名字,嗜魔剑。剑的主人是天界的诛魔大将军,卿尘。自从卿尘任位以来,嗜魔剑从剑鞘里开封,饮尽了三界数不清的鲜血。它的样子却变得越来越低调,像躲在盒子里的珍宝。

“玉帝有旨,南方有妖魔作祟,命诛魔大将军即刻启程,平定魔乱。”

这就是自己所有的生活了,领命诛魔,再班师回朝。如果有一天世间的妖魔都被自己杀光了,是不是自己也就无事可做了?

从墙上取下嗜魔剑,配上腰间, 穿上铠甲带上头盔,威风凛凛,一声令下,“出发”。

半空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飞过,一个逃一个追。逃的妖魔沿路捣乱,所过之处魔气滋生。卿尘既要追杀又得分心收拾残局,终于在毁灭降临七月谷之前将其诛杀。妖魔身体随风四散,魂飞冥冥,风拂过,吹散魔气的同时吹起了谷里的弥漫浓雾。七月正在谷底追花逐露,感受到上方的气息抬头,却不想从此一眼万年。

只是因为无意间看了你一眼,便从此再也离不开你的身影。谁说这世上不存在一见钟情,那只是因为他们都还没有遇到相爱之人而已。你在半空云端的俯视,睥睨天下的豪情烟消云散,一股柔软从心底滋生。你在谷底吹花嚼蕊,漫漫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光亮。

卿尘从半空缓缓落下,一步步走到被惊住站立不动的七月面前。见过千军万马的他此时竟不知如何开口,踌躇许久,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还在受惊之中的七月愣愣地回了话,“七月。”手里捏着的花开得正艳,被卿尘一把夺过戴在了耳后,然后唰的转身离去。身为天界诛魔大将军,竟然也会不知所措。

阳光正暖,风儿正闹,时光正巧,还有你吞吞吐吐的话语,和微微泛红的脸颊,一切都美得刚刚好。

合欢树旁若无人地伸展着,遮住头顶的阳光,洒下遍地的阴凉。脱下铠甲的卿尘身着一身白色长袍,文质彬彬倒是书生形象。剑起剑落,随风和,随鸟鸣,流苏摇曳,晃着树下七月灿烂的笑脸如光。轻拢慢捻,宫商角徵,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纤纤玉手的琴音,袅袅婷婷的模样。

“等到除尽天下妖魔,我就回来与你相守到老。”

“好,我等着那一天。”

领旨征战,平定三界,诛魔的征途像是永远没有尽头。卿尘只能在修整的间隙里待在七月谷,和七月弹琴舞剑,细数话长。两人都躺在树下,七月靠在卿尘的怀里,把玩着发丝。“出去斩妖除魔为天地,回来依依相伴为你我。以前我不知道除了杀之外,自己还要做什么事情,现在我知道了。”

七月最喜欢下雪,七月谷每次下雪,是她最开心的日子。现在,这份开心翻了好几倍。因为在雪中奔跑的人又多了一个,而那个人恰恰是自己喜欢的。合欢爷爷说每一片雪花都是小精灵变的,他们来到人间让两个人相爱,完成了任务后消失不见回天庭复命。如果能在下雪的时候慢慢一起走着,那么两个人就能一直走到白头了。

“卿尘,你信合欢爷爷说的话吗?”眨着扑闪的大眼睛,睫毛上粘着片雪花,随着抖动飘到了半空。

“不信。”

“为什么不信!合欢爷爷不会骗我们的。”

“就算不在雪里漫步白头,我们也一定会携手共老。”阳光正好,打在卿尘的侧脸,恍惚间,像是他在发光。

抓起一团雪,闪躲着不让卿尘看见自己脸红的样子,佯装生气地将手里的雪团狠狠扔过去,“啪”,在胸口碎裂成花。

伸手拉过在嬉闹的身影,双手将人拥在怀里,时间像是在这儿停止。不知不觉闭上眼,阳光暖暖的,停留在额头上,眼皮上,鼻尖上,嘴角上,双颊上。

一颗又一颗,每朵花上的露珠缓缓地流进一个小瓶子内。把每天清晨的露珠收集起来,摘下对应的一片花瓣。在白天用阳光滤去一成水份,把剩下露珠用花瓣包好放进睡莲里。夕阳下山,睡莲阖实安眠,等到次日莲花开放,再将露珠取出放入陶罐埋于合欢树下。日积月累,最后酿成了酒。

卿尘躺在地上看着七月收集露珠采摘花瓣,喝着七月酿的酒。美酒佳人,不知是酒性太浓,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等七月汲满露珠回头,只看到卿尘闭上的双眼,嘴角带笑,不知做着什么美梦。南征北战四处奔波,七月不忍叫醒睡熟的人,静静地在身边坐下,呆呆地看着静止的面庞。

这一睡竟然睡了七天。等卿尘悠悠转醒,使劲摇了摇头,看到的却是七月掩嘴而笑,“原来堂堂天界诛魔大将军,酒量只有一丁点。这一醉,可是醉了足足七天呢!”

“这酒叫什么?”

“还没取名字呢。既然你一喝就醉了七日,不如叫它‘七日醉’吧。”

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很难的事情,不然人们就不会把天长地久当成誓言。卿尘和七月也一样,两人的事情被西天王母知道了,王母大怒,以仙人不得相爱为由,将两人从南天门推落了凡间。有些爱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时间,地点,身份,场合,任何一点出了错,都足以将两个人的情深意笃变成有缘无份。

王母说,“让一个成鬼族公主,生而无面,如何与人相爱。另一个成正道执掌沐府之子,斩妖除魔为己任,如何爱上邪道之女。”

从南天门落下的那天正好是七月七,晴,七月谷下起了大雪。两人站在南天门外,从未变过的天突然也下起了雪。你站在这里,我站在那里,雪慢慢地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大雪迷了我们的泪眼,到底是重逢还是分离。

“卿尘,如果你忘了我怎么办?”

“那就让我再爱上你。”

沐府,鬼族,同时响起了一声啼哭。

上一章目录君

喜欢请关注《七日雪》目录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