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6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诱惑者日记》也可以翻译为「论如何优雅浪漫的玩弄感情」或「高段位猎艳操作说明」。对约翰纳斯来说,纯粹的占有是无足轻重的,他像一匹耐心的狼,为她织无数张网,精准算计着每一步的结果,在过程中愚弄他人,引诱她自愿套上枷锁奉献自己的全部,而他想的,却是让爱欲在这至高点戛然而止,停留无此。

他以哲学的口吻为自身作辩,“爱一个女孩,太少了;爱所有女孩则是肤浅;认识自己并且爱尽可能多的女孩,让自己的灵魂以这样一种方式隐藏起所有情欲之爱的权利,以至让每一个女孩获得各自特定的营养,同时让意识囊括那整体,——这是享受,这是在生活。”

我在阅读全本书时始终处于一种毛骨悚然的情绪中,无疑来说这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他所做的一切为了自己欲求,他臣服,他恭维,他佩戴一副又一副的面具。但作为自由个体来说,他浪漫,他纯粹。花花公子是永恒的情人,却永远不是爱人。

从美学层面解读,

“她对我是相当自由的,并且,如果在这之中有着某种矜持的话,那么它就是智性的多于女性的。她根本不把我看成爱人,这样我们所处的关系只是作为两个有头脑的人之间的关系。”

如果我们保持智性,从理性完全出发,

“我们彼此相爱却永远自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种完全理智的美学的关系。情感无需落地,始终漂浮于半空,只用一种俯视去保持纯粹的审美状态。然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无法保证理智,我们终究会追求真实感,摆脱悬空的不安和恐惧,让爱欲之美得以具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