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同人:忠诚代价(九)

今天对于藏宝海湾来说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无尽之海对面的大陆上正打得如火如荼,但在这里却感受不到任何战争带来的紧张。多亏了那些冒险家清理了附近的血帆海盗,藏宝海湾的地盘扩大不少。

在延伸出去的港区上,地精财团们依山而建了豪华住宅区,不仅能让住客远离旧湾区的腥味,还能安心讨论各种生意。

刚过早餐时间,一名身着白色西装的地精走出居住区,他冲保安晃了晃衣领上的证件,来到只招待贵客的休闲区。

地精拎着一个沉甸甸的箱子,箱子不大,但做工考究。他找了个靠海的位置坐好,把箱子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给我一杯沙棘汁。”地精对招待说道,抚摸着箱子上的密码锁,不禁露出奸笑:“哈,马上发大财了。”

时间尚早,休闲区并没有其他观光客。不到五分钟,招待便把一杯红绿相间的果汁放到地精面前:“你好,奥克托今先生,这是来自南荆棘谷的特产沙棘汁。”

“谢谢!”地精端起杯子,眨眼间就喝下半杯,浓郁的香气让他大呼过瘾:“这钱花的值!”

他得意地靠在椅背上,顺带看了眼怀中的表,再过半小时,约定的客户就会在码头见面了。

“哎哟,我的肚子……天,我又食物过敏了吗?”一股股作呕感冲击着胃部,还没来得及品味果汁的甜蜜,地精便一手拎起箱子,一手捂着肚子朝厕所跑去。

好在厕所不远,而且没有其他人。地精来不及多想,径直撞开第一个隔间的门。他的脑袋刚靠近马桶,胃里就像点燃了炸弹一般,一股股墨绿色夹杂着固体的流质喷射而出。

“呕……呕……我的大餐……不……呕”

大约“呕”了五次后,地精才感到胃消停下来,他飞快地盖好马桶,狠狠压在冲水开关上。

“晦气,真晦气!”他下意识看了看身上的定制西装,幸亏处理得当,并没有什么碍眼的东西粘在上面。

地精一步三晃走到洗手台旁边,把龙头开到最大。

“啊……幸亏没人看见,呼……”他先把口中的残渣洗漱干净,又往脸上抹了两把水。

“时间还够,时间还够……不要紧张。”地精不断给自己打着气,在墙壁上不断摸索着:“该死,毛巾呢?”

忽然,他的手碰到一块软绵绵的东西,那东西从后面递上来,很像是一块干毛巾。

“谢谢!”地精不住地道谢着,使劲擦拭着鼻子和耳朵。当他睁开眼睛,准备清理衣领周围时,愕然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地精站在身后。那个“地精”同样穿着白西装,连上衣口袋别的手帕颜色都一样。

“你到底是谁?”惊恐不已的地精急忙转过身去,看着自己的复制品。

“早安,博士。”“复制品”手中握着什么东西,闪电般地朝着地精脖子上一戳。

“你!”地精感到脖子一阵刺痛,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便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厕所的门再次打开,一个魁梧的人类推着清洁车走进来,车上挂满了各种工具和洗涤剂。他在地精身边停下,双手把地上的小小身体抱起来,放进车中,再把帘子拉上。

“大师,祝你成功。”人类对着镜子前的地精招呼道,很快又退了出去。

地精对着冲人类点头致意,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整理了一番,拎起手提箱走出厕所。


藏宝海湾,旧湾区。

虽然地盘扩张了,但这里依然住着不少海盗和其他平民。在黑水海盗们严格的执法下,大家也相安无事。

旧湾区一层为商铺,二层开始被划分为大大小小的居住区,著名的黑水海盗总部就在二层尽头。

三层清一色都是平房,许多都为临时住所,不用登记身份,没人知道你来,也没人知道你走。

靠近荆棘谷一侧,有间门窗紧闭的居室,门上挂着一块木板,歪歪扭扭写着:请勿打扰。

屋里面只有一个男性兽人,他哼着小曲,熟练地把大提琴箱子打开,露出捆扎好的瞄准镜,枪托和枪管。

“宝贝,好久不见了。”

兽人把各个部件组装到一起,一挺长约1米的特种狙击步枪便躺在他怀中。不同于寻常枪械喇叭状的枪口,它的枪口是很小的圆形。整个枪管采取特殊工艺铸造,很轻。枪托不是用木头而是用金属板材一体成型。

“克里克,没什么大不了的,把大师看成靶子就行。”兽人再次检查了一番,确认枪械正常后,便在窗户边蹲下。窗户下方早就被切除一个方形射击孔,他把枪口伸出去一小段,让瞄准镜藏在窗户后面,这样就不会因为反光被人察觉。

透过镜头,克里克能看清码头上的一切动静。

“还有五分钟,希望被遗忘者别迟到。”

终于,视野中出现了一艘挂着女妖之王旗帜的船,它呈直线冲向码头,一个右转,稳稳地靠在岸边。

船刚刚停稳,数名皇家恐怖卫兵从上面走了下来,他们统一穿着红色盔甲,十分醒目。原先站在旁边的几个人吓得四散跑开,嘴里还喊着什么。

“哇哦。”克里克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

船上又下来一个男性被遗忘者,但他没有携带武器,只穿着平民服装。恐怖卫士们在这个男子的带领下,分成两列,整齐走向港湾深处。

在拍卖行门口,克里克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地精走出来。他转身看向克里克的位置,用手指了指左边的肩膀,然后掏出上衣口袋的手帕,展开,叠好后放回原处。

“明白了,大师。”克里克确认了接头暗号。他调整好呼吸,把枪托抵在肩膀上,让十字线始终停留在梅尔的肩膀附近。

当恐怖卫士们靠近时,梅尔主动伸手和他们打了个招呼。那个领头的主动上前,和梅尔近距离讨论了一阵。虽然听不到内容,但克里克发现那个男性被遗忘者笑得很灿烂。

商量完毕,恐怖卫士很快把梅尔包在中间,而领队走在外面,一行人加速朝着被遗忘者船只走去。

“大师,接下来会很疼……”克里克瞄准梅尔身后的恐怖卫士,准星对准偏上的位置。他屏住呼吸,就在那名卫士抬起手臂的一刹那扣下扳机。梅尔的肩膀上瞬间冒出一串血雾,向前翻了个跟头,身后的恐怖卫士也同时倒下。

“看来成功了……”克里克立刻收回狙击枪,把剩下的子弹退出来,然后随手把无弹药的枪械扔在地上:“宝贝,对不起,我得一个人走了。”

外面又传来几声杂乱的枪响,克里克知道,掩护部队倒了,是时候撤退了。他冲到房间另一侧,一脚把窗户踢开,跳到下方的屋顶上,然后沿着房顶朝着山体奔跑。

“快,枪声是从这边传来的。”“不好,敌人有增援……”克里克听着卫兵们的呼喊声,得意地笑着:“一群呆子。”

他很快跑到一处悬崖下面,上面很快就垂下一个软梯。克里克抓住梯子,两三下就爬了上去。

悬崖上方早已等候着几个蒙面人,为首的兽人女子见到克里克上来,毫不客气地说道:“活干完了?”

“是啊。想我了吗?”克里克一听到女兽人的声音,便猥琐地笑起来。

女兽人拉下面罩,露出一张很不标准的兽人面孔,比起同类,她的五官更不那么野性,更带着几分人类特征。

“别多想,我奉命带你出去。”

“哦,我真是太荣幸……”

还没等克里克说完,一个蒙面人溜到他背后,一季闷棍打在后脑上。克里克两腿一软,扑通栽在地上。

“把他带走,布置好诱饵。”女兽人命令道,重新拉上面罩,转身离开。几名手下开始了忙碌,他们收好梯子,把昏死过去的克里克扛到马背上,然后在马背上拍了一下,马惊叫着朝着丛林深处跑去。

山崖下的港区此刻已经乱成一锅粥,哭喊声,命令声此起彼伏。而在码头附近,被遗忘者七手八脚把昏迷的“拉夫黑德”抬上船,很快消失在海平线上……

;�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