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愿与君绝。


(一)

“恭王如何?”任连承站在门口,望着不远处衣着华贵的男子,对身旁的女子说。

“很好。”她低了眉眼,不知在思忖什么。

丫鬟为清黎盖上了红盖头,轿帘落下,生生地隔断了此前所有牵连。

“起轿!”一时之间,锣鼓喧天。

她坐在轿子里,只觉得耳边嗡嗡的。

伸出一只手掀开一点帘子,望见外面,不管是看热闹的还是凑热闹的,都是一副眉开眼笑的,可恶的嘴脸。

胃里泛起阵阵恶心,只得忍着,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生怕一个不小心,脏了这锦缎铺成的轿子。

就此忘了罢,傅清黎啊傅清黎你还在指望他什么呢?她垂着头坐在轿子里,头上冠饰似有千斤重,红色,都是红色,她平生最讨厌的颜色。

十岁那年,傅家二十七口人都倒在了血泊里,若不是任连承救她性命,她连苟活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任连承要将她嫁与恭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给的,她悉数接受,就是让她去死,她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我嫁过去,你便会欢喜?”她当时笑盈盈地盯着他的眼睛,心里还有着些许,能够叫做期待的东西。

但听见他依旧温柔的声音,如同跌入万丈深渊一般,令人绝望。

“是,你嫁过去,我……很欢喜。”

“很欢喜?”傅清黎后退了两步喃喃道。

任连承微微皱起眉头,语气更加坚定了一些:“是,我很欢喜。”

她看着他,疯狂地大笑。

仿佛所有的爱恨都随着这笑声消散在这方天井里,她笑得肚子痛,蹲在地上,眼角挂着泪珠。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不去看任连承眼中的不解,背对他走出去很远,依然狂笑着,只是眼泪一下子决了堤,喷薄而出。

嫁过去你就是王妃了,傅清黎你还不知足么?你一个傅家遗孤,何以能得到如此尊贵的身份,后半生衣食无忧不是幸事么?

你也成全了他,自此以后,两不相欠。

她一步比一步走得决绝。

(二)

“若我带你走呢,你可愿意跟我?”任连承拉住她,目光灼灼,像是要将眼前的人烧成灰烬,才好带走。

“不愿,迟了。”她冷淡地开口,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挣脱了他的钳制,再也没回过头。

任连承在朝中的势力越来越大,午夜梦回时总是想起那张脸。

隐忍的,欢喜的,还是绝望的。他竟不记得她最后的表情了。

八年前他路过傅家的时候,傅清黎浑身是血,抱着腿坐在大门口,便动了恻隐之心带她回了府。

她开始时并不愿跟他多说话,小脸上写满了谨慎,还有那倔强的眼神。

他请了最好的先生教她琴棋书画,又亲自教她习武。

她看他的眼神慢慢有了变化,他并不阻止,他喜欢她看着他的眼神。

“叫我连承哥哥。”他总是纠正她,为此头疼了很久 。

“不,我就要叫你连承,连承,连承!”傅清黎却从来不听,时不时的从各处蹦出来,笑嘻嘻地喊着:“连承!”

“连承,你看那是什么?”

“连承,我很喜欢吃排骨!”

……

“连承,你会,你会娶我么?”她的声音低得被周遭的声音吞没,他却听得很清楚。

可他依然假装没有听到,问她:“什么?”

想要逃避,又很想听到确定的答案。

她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什么。”

那笑容真是刺眼啊,他那时候想,有些庆幸她没有再纠缠下去。

也,有些失望。

如果不是恭王出来横插了一杠子,他会娶她的吧,任连承这样想着,勾起的嘴角瞬间冷了下去。

“傅清黎,你可知,我是愿你好。”

(三)

“恭王想要什么,不妨直说。”他眯着眼睛,本就抱了做交易的打算。

“我要她。”恭王指了指不远处,在一株梨树下安安静静坐着的傅清黎。

任连承哑然,朝她看过去,她恰好回过头,对他莞尔一笑,心里竟有些疼,还是咬了咬牙,对着眼前的男子说:“好。”

恭王总是见傅清黎愣愣地坐在湖边,一坐就是大半晌。

他不知她在想什么,只是每次她看向他的时候眸子里马上就变得柔和起来,再也不见了忧郁。

他错愕,似乎刚才坐在湖边的不是她。

傅清黎是他从任连承那里要来的,作为任连承攀附他的报答。

“任大人可舍得?”恭王冷冷地看着任连承脸上挣扎的表情,竟有些快感。

“她只是我收养的遗孤而已,能托付给恭王,是她的福分。”任连承恭恭敬敬地作揖,未曾争辩分毫。

恭王看着他发白的指尖,觉得很可笑。

只是遗孤而已?

他看任连承是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一般,将来以傅清黎作为要挟,也未尝不可。

只是他自己对于傅清黎的感觉却越来越复杂。他竟然贪恋她的笑容,她身上的香气,她看向他时候柔软的眼神。

哪怕下一秒她不属于自己。

(四)

“任大人,莫不是后悔了?”恭王端着茶抿了一口,幽幽地问。

“下官不敢。”任连承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傅清黎面无表情地站在恭王一旁,并不去看任连承。

“我也希望,刚才任大人对王妃所说的大逆不道的话只是个玩笑。”恭王笑里藏刀,盯着任连承。

说罢,带着傅清黎走了。

过了许久,任连承才敢抬起头来,那两人的身影站在一起,他脑中浮现了只有两个字,般配。

他站起身来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灼热的疼痛感瞬间袭来,连同臼齿一起,疼到了心里。

(五)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很早以前,傅清黎总是在他耳边吟唱《上邪》。

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连承,你会收留我一辈子吧?”傅清黎趴在他的肩膀上,可怜兮兮地问。

“不会,姑娘家总要嫁人。”他从一开始,就不曾给过她希望。

可是,他依然毁了她对余生的所有期许。

(六)

两年后,傅清黎生了一场大病,离世。

任连承那时正抚琴《上邪》,琴弦突然断了,中指立马渗出血液,他皱了皱眉。

管家送来一封信,任连承认得出那是傅清黎的字迹。

看完后,天旋地转,只觉得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风吹起掉落的信,只一句话,白底黑字,力透纸背。

“我愿与君绝。”

她终究是因为死了,才敢与君绝。

两年前,那个美好的清晨啊。

她一身大红喜服,踉跄着经过他身边时,低声说道:“任连承,你放心,我傅清黎宁死,也不敢成为你的软肋。”

于是,她死了。

在她变成可以要挟他的筹码之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只是想写个故事 公元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
    废宅神棍要冬眠阅读 171评论 2 3
  • 如花美眷,终敌不过似水流年,江山早已为你我说定了永别——引 羽还真和风天逸第一次相见,他十四,风天逸十七,他为皇家...
    点犀阅读 177评论 1 0
  • 如花美眷,终敌不过似水流年,江山早已为你我说定了永别——引 羽还真和风天逸第一次相见,他十四,风天逸十七,他为皇家...
    一盏芯明阅读 168评论 0 2
  • 读了意大利作家皮蓝德娄的《西西里柠檬》,不禁想起第一次接触这篇作品的情形。 那是我参加工作不久,在一个小火车站当工...
    江苏白丁阅读 71评论 0 0
  • Vault是用来安全的获取秘密信息的工具,它可以保存密码、API密钥、证书等信息。Vault提供了一个统一的接口来...
    陌辞寒阅读 3,179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