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权力面前,我们都是残障人士

因为三种颜色事件,看了这部朋友都告诉我“你别看太残忍了”的电影,《熔炉》。

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在做笔记,记剧中人的话,记自己的想法。

看完后,看着自己的笔记,突然觉得,记录了那么多,又有什么用?正义是什么?我又能做什么?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听说有些喜欢在操场夜跑的女学生被强奸的事情,这些女生毫无意外都被保送了研究生,甚至有一个被送去美国留学的。当时,班里的同学讨论到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本性善良的我们,包括我,都无一例外的,脑子也不过的就说出“啊,好幸运啊”的话。每个人都是事不关己的说着,并且再加一句“所以啊,大半夜的,一个人去黑灯瞎火的地方跑步干什么啊”。

没有人去关心强奸犯的事情,强奸犯是谁我们也都不知道。我们关心的是,轻松保研了,给钱出国留学了,未来一片光明了。

在事不关己、没有受过伤害的人眼里,得到的好处大于受到的伤害,那就是幸运的。至于这伤害对当事人来说是否有毁灭性的打击,我们都不知道,也无法感受到,甚至还要把一部分错怪到受害者身上(一个人夜跑干嘛)。

现在想来,当时我们的这种想法即可恶又可悲。

但是换个角度来说,作为最普通人的我们,如果你碰到这种事(假设是自己),面临着两个选择,1,给你一大笔钱,你同意私了不追究(你可以用这笔钱让自己有个更好的未来,或者你的家人生着重病急需钱用);2,你拒绝这笔钱,坚持制裁加害者(假设加害者是有钱人或者有权人,道路漫长,结果未知)。你会选择哪一个?

你受到的伤害已经产生,无法改变,选择1,你可以改变未来,或者拯救家人;选择2,你的未来也许也搭进去了。你对比着“好处”和伤害,做出自己的选择。

当我想到这个例子,当我竟然用”得到的好处“代替”无法弥补的补偿“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认为自己很善良三观很正了。正如女主角最后说的那句话,“我们努力奋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我们不被世界改变。”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不被世界、被游戏规则改变呢?

片中,邪教教主校长感谢自己的律师,并且说“正义必定胜利”。

有钱有势的人眼中的正义,是什么?是钱吧。是有钱/权能使鬼推磨。那些普通的蝼蚁们,受到再大的委屈,只要给钱、用权力压制他们,他们都会同意沉默。那时候,他们还会坚持他们所谓的正义吗?

在权力面前,我们都是残障人士。抱歉,我用了“我们”。但是,大部分的我们,除了在网络上当圣人骂几句,还能做什么?

男主的妈妈最初知道男主为了保护受性侵的儿童而丢掉工作的时候(男主的女儿有重病),说“先照顾好自己,好好养活自己和家人才对,光说对的话是没用的。”直白点说就是,你连自己和家人都养不活了,还要去伸张正义,有意义吗?

我知道我以上的想法有多可怕,多蝼蚁,多可恶。但是,在看到一系列社会事件,在听说三种颜色中的家长一个个被约谈然后平静或满意的走出来等(不知真相),我用尽自己本就不够的脑容量想了想,我希望自己能夜晚变成蝙蝠侠变成超能力者,去帮弱惩恶。

我想成为超能力者,因为平凡普通自己都一团糟的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