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怯的活着

    我是个胆怯的,不敢去指责呵诉上司的错误与不公。因为我害怕失去维持表面和平的假象,而遭打压逼迫离职。可内心还是会纠结失落好几个日夜,再抬头我只是微微牵起嘴角,表现得没那么在意。

    我是胆怯的,不敢直面熟人的奚落跟调凯。因为我害怕失去那个见面可以点头微笑而过的熟人,即便他心情太好或者太不好的时候会炫耀和挖苦。转头只能努力弯起眼角抿紧嘴唇让你以为我是笑的。

    我是胆怯的,面对熟人的请求推销不敢拒绝能付出的。身体力行能帮的,怕拒绝后转身怨恨离开却找不到愿意出手的人再回来再怨恨,即便自己早就疲惫不堪焦头烂额。甚至有时候害怕熟人销售,不需要的,品质不如意的,价格负担不起的,咬牙拒绝后听着某某某跟进关系如何如何只能尬笑了之。

    我是胆怯的,不敢面对心仪许久的那个人。聊天回复努力克制内心的雀跃,多想几遍在回答,结果被认定冷漠无趣。或者表现过度暗自掐自己几把,眯起眼睛躲避询问的目光龇出牙齿来逃避。

    我是胆怯的,不敢直面父母老去的背影。记忆里的仰望早就开始平视,不愿去想像失去了他们要怎样悲伤的度过余生,却在午夜梦回哭湿枕巾。不想因为不在的悲伤而悲伤,面对好好的出现努力嘟嘴拌笑博个安心。

    我是胆怯的,不敢去想象孩子们离开自己后会是怎样的寒天冰冷。从期待来临开始到孕育心跳到牙牙学语到朗朗读书再到成年成婚看着如乔木拔地而起。宁愿遥望到自己的眼光枯萎看不到树梢,也不去敢想像远离消失在目光里的痛是如何的蚀骨。拿目光如水的温柔一遍一遍抚摸,在心底默默祈祷小树苗可以避开所有狂风暴雨一直轻风细雨到仰望不到的高度。

    我是胆怯的,遇见的人抬眼就愿意给予一辈子的时光。哪怕生日只有蜡烛没有蛋糕,哪怕吵架的时候白眼如箭利言似刀,哪怕房子比东边小三餐比西边变差。害怕换一副一样的心只是不同的皮囊,更害怕换一副淬毒的心肠。拥抱自己安慰自己那世上不是有太多不堪和坏恶么!

    我是胆怯的,左手太阳右手月亮害怕看不到交替变更的好时光。当一个感冒发烧就恨不得要处理好所有事情,怕来不及交代就被迫离开。珍惜这平凡的日起月落,看中这平静如水的琐碎。来日清晨发现还能睁眼起身,就不由自主的弯起嘴角,眼睛里折射出早晨的太阳。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