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卷二 (三十一) 躲不掉的拆迁

字数 3239阅读 75

第三十章  伤感的除夕 回顾

第三十一章  躲不掉的拆迁

黄建东

羊年正月初一,黄建东开着别克GL8,回了一趟衡州。

他打算给老爸拜完年后,去趟上海穿越中心,见一见李志玲博士,跟她咨询一下穿越到一个月前,拦住李晚秋前往深圳的可能性。他曾问过吴奇涵,答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国家核心部门的科研项目,现在试运行,对国人来说是绝密,如果不是为了拯救地球、百姓或重要领导人,不可能会动用穿越中心的。上次黄建东的穿越之旅,是北京的主管常委签过字的,至今仍然在做总结报告,运行相关维修数据。

这就让人担心了。按云芳穿越回来的讲法,非典是个大灾难,会死很多人。他已经通过吴教授向上反应,中央正在论证这种说法的可靠性,按照传统,由于没有权威专家加入,“论证”一拖再拖,已经延误了疫情。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和马云芳会受到传染,他了解自身的基因结构,这种基因序列是不会得传染病的。但他担心朱蓉,今年朱蓉将前市委书记朱徐荣接到了深圳过年,那边冬天气候温暖,本来想让老人家到热带过一个暖冬年,没曾想却被政府隔离了。两个人住在小区单元楼里,不能外出,每天有政府安排人送餐,过着半囚徒的日子。这样也好,父女俩正好过一过温馨的小日子,如今朱徐荣已然退居二线,虽然仍是江南省的政协副主席,但一整套老干的保障制度在特区深圳不好使,并没有什么秘书啊福利啊,好在有女儿相伴,老人也不无欣慰。失去了一线官场的风云权力,但亦可以逐渐远离是非缭绕,据说老人还瞬间胖了一圈。

这是不是就是三国里说的:是非成败转头空,浪花淘尽英雄。

而黄建东正当壮年,虽然妄称英雄,但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没料到的是,待他回到机械厂楼下,看到了铁牛开的悍马,高竿的大众POLO和苏梅的路虎,上到二楼家中,果然发现家里济济一堂,坐满了人,热闹得很。苏梅、任丽、赵瑜、高竿、铁牛、祁阳、祁雪枫等人都在,他们都给面子来给黄建东的爹拜年了,竟然不约而同,先前都没有跟黄建东打过招呼。想来朋友们都知道他在外忙,叨扰家里人就够了。现在正在一块儿玩“字牌”(一种江南省特色牌)呢。这种字牌是长条形的纸牌,有汉字大写的和小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各四张,共八十张牌,按胡子计算输赢,与麻将类似。可以三个人玩,也可以四个人耍。

这时,铁牛、高竿、苏梅、赵瑜四个人一桌正玩得热火朝天,其他人在旁边看着出谋划策,黄亿和黄国庆在厨房准备中餐。

按十元起底,竟然是韩国人赵瑜面前摆满了赢来的钞票。铁牛等人虽然并不服气,但他知道怎么向赵瑜示好,现在铁牛是悦木旗下保安公司的副总,苏梅是他的老板,而赵瑜是老板面前的红人,这两个人都是他要奉承的。五大三粗的汉子铁牛戏谑自己读书少,脑子少根筋,不如知识分子高能,何况是绝代佳人,输得快剩下内裤了,英雄气短。赵瑜揶揄道:“铁牛哥,你是故意逗我们开心的我知道,英雄气短没事,英雄不要气喘就好。哈哈。”甚是得意。

看到黄建东进屋,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向黄建东道新年好。黄建东给大家派红包,他兜里揣了一叠红包,见人就发,连苏梅也塞了一个。将大家喜得不得了。祁阳一家聊完福话就离开了,说还要去别处拜年。

见到黄建东最开心的是任丽,小姑娘拉着黄建东嘘寒问暖,看她那亲密劲,将赵瑜在一旁妒忌得杏目不悦。任丽并不是别的心思,她从小就一个姐姐,没有兄长,自从她在悦木篮球场看到黄建东那石破天惊的足球“测试”,看到他在“江南会”勇救赵瑜的壮举和凌厉身手,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冲击,男性荷尔蒙的魅力无穷,比起那些奶油小生般的同学,黄建东给她的生活体验,是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而且他那特有的江湖身份和工作特性,都使她觉得自己也升华了,跟电影中英雄人物一样的大哥哥可以走得这么近,有一种不可收拾的亲切感。

黄建东本来精神不佳,多日陪伴准丈母娘和岳父,让他眼神略显疲惫。但他今天穿的是朱蓉当初送他的吉尼亚西服,配上白衬衫藏青色毛衣,人显得格外清爽,尤其是看到这么多朋友和家人,心情顿时敞亮起来,一时间说了许多话。每个人都看着他,听他胡劈海吹最近发生的事情。

黄国庆却看出了儿子的眼神背后的哀愁,在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给众人斟满了酒,说完祝酒词之后,对儿子道:“建东,这个工作如果压力大,就不要干了,找些轻松点的工作,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

听完这句话,不知为何,赵瑜的脸一红,微微垂下了头。苏梅观察到这一细节,向黄国庆道:“叔叔,你不用担心建东,喜欢他的姑娘多了,就看他挑哪一个;至于工作嘛,现在建东可是朝廷的骨干,再者,我可以打包票,建东如果不觉得委屈,也可以专心到悦木上班,保证薪资丰厚,一人上班,全家不饿。”

黄建东郑重地举起杯:“我谢谢大家!大年初一就赶过来看我爸。苏总的美意,我心领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爸,您别想太多,照顾好自己就行。还有,黄亿同学,希望你考上好的大学,为家族争光。来,喝一个吧,铁牛、高竿,我不在家,还劳烦你们照顾我爸和我妹了。干了!兄弟们。大伙一起!”

众人齐刷刷地碰杯喝酒。

黄国庆也一口干完,咂咂嘴,环视一圈,颇有点伤感地说:“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真是好啊!这年一过,我们厂子马上要拆迁了,这房子住了二十年,恐怕明年就不住在这儿喽。”说完朝旁边的一个空位(他给黄建东已逝的妈妈所留,还放了一副碗筷)看了一眼,继续道,“只是拆迁补贴有点太低了,重新买房很困难啊。”

听闻此言,黄建东好奇起来,他想起高竿的父亲高明叔叔曾经说过的南区开发区,和苏梅要参与投资的高铁、交通枢纽、工业基地......便与苏梅对视一眼,道:“爸,拆迁补贴多少?哪家公司负责开发?”

高竿马上接过话头:“开发商是我们的老朋友,建东,是华府地产,负责拆迁的是沐林集团旗下的才破天公司,通告还没发出来,但据内部消息,拆迁政府给了一平米五千元,才破天打算每家补贴五百元一平米,如果有人闹的话,他们放到七百每平米。”

“那不是抢吗?现在市里的商品房都一千五一平米了!”铁牛愤然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黄建东对拆迁的事情没有表态,离开座位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钱,塞给黄国庆,说:“爸,这里有十万块,是我前段时间国外出差的补助,给您,买套大一点的房子,不够我再给您,到时装修什么的,外包就好了。”

铁牛道:“建东,你急什么呀?装修算我,我送给叔叔了。你看托你的福,让我和一帮弟兄可以在苏总这儿混饭吃,是吧,呵呵......”

苏梅知道黄建东的家底应该不少,上次在北京一个念头就刷卡买辆GL8就看出来了,他跟那个朱蓉有秘密,但聪明人是不会点破的。苏梅却向黄国庆道:“是啊,叔叔,建东的薪资可不低,而且有朋友们帮忙,你们家是不用愁的,要愁的是别人。”

黄国庆将那沓钱捋过,怔怔地望了一会儿,略一思索,道:“诚如苏总所言,厂子很大,涉及到几百户人家,恐怕发通告后来拆迁的话,双方会闹得不可开交。”

“是啊,我爸已经打算组织抗拆迁委员会来抗争了。”高竿接下话头。

“建东,你有什么办法能帮帮大家吗?”黄国庆老好人一个,想起自己儿子不是个一般人,开始信口开河了。

黄建东笑笑,看一眼苏梅,道:“苏总,能否借一步说话?”

苏梅会意,两人拿上外套,来到门外,走到路虎车边,有点冷风,苏梅裹了一下衣领,黄建东点燃一支烟,道:“苏总,都这么熟了,我就开门见山说了。如果这片开发区你来做,公司能给多少补贴呢?”

苏梅轻抿嫩嘴:“建东,在商言商,我们悦木也是要赚钱养活几千名员工的。这些个项目,在投标之前,我们会计部曾经核算过,按照现在的货币估值,在合理的利益前提下,排除一些居户的非道德加造装修,应该在一千到一千二一平米净用面积。”

苏梅说得比较真诚专业,这让黄建东略为感动:“行,苏总,我有数了。你有兴趣的话来做这一块项目吗?我想你更合适。一是,只要补贴比华府他们给得高,百姓会支持你的;二是,我相信悦木后续的操作更规范......”

“政府与华府的关系?......”

“这个我来负责处理,总之,只要你有兴趣,为了我的父老乡亲,我会尽力的,我们仍然有机会移花接木,就算我投桃报李也好。还有,广东的疫情知道吗?另外,我告诉你一条发财的通路,半个月就可以赚大钱,就看你有多少资金。”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有人靠非典发了财

《匹夫传奇》卷二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