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我是面签官,任性你管呢

“谢谢……下一位”

带着半真半假的程式化微笑,他示意下一个排队者上前;不去管那两个手无足措收拾着散乱材料的女孩,他不可觉察地耸耸肩:碰到我就没那么容易过关。

他当然知道他的其他同事们是怎么面对这一波又一波欢欢喜喜来取得美国签证的中国人:差不多就给过,如此也省时省事;可他就是看不惯。反正在使馆的工作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何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

他如此想着有几秒钟的走神,思绪回到现实他注意到靠在墙上许久的那个女孩已经走上前来。他不用想也知道恐怕又是一个去游学的:这年头他爷爷的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学生非要挤破头去美国读书?还偏偏小女孩子的比重越来越大?他不介意以一己之力为难几个。

接过护照,唔,这女孩儿申请旅行签证。很娴熟的翻到照片页:安徽?没什么概念。他于是起身在面前的地图上寻找那个不知名的地儿,哦,在中间那么不起眼的位置,他几不可见地轻笑一声:谁让我心情不好,加上这破系统下午瘫痪;既然你没有非得通过的理由,那就只能拿你出点小气喽。say sorry?就凭你?

听得女孩说“你好”,嘴角微微上扬:“来美国做什么?”女孩愣了一瞬,很快答:“去美国参加伯克利大学的夏令营。”嗯?“有邀请函吗?”“有的!”玻璃墙外面,她似乎紧张了些,然而还是很迅速地从那一堆整齐的A4纸中抽出两张递过来。他装作认真地看了几秒——反正也没什么耽误——然后再度开口:“那为什么要来这里?”

抬眼果然看到让自己满意的预期效果:女孩可能没明白也可能没想到自己会提出这个问题,或者没准备——想到这点,他没来由的又在心里嗤笑一声,好像中国人尤其偏爱这种突击补习——六七分把握在手,他又刻意放慢语调:“为什么来北京?”

“因为这个团很多人,所以老师给我们一起安排来的北京面签……”“我们?”中文就是复杂,就算他为工作苦练了一阵还是完全不能理解中国人弯弯绕的表达,“你现在是一个人来的。”“对,这是统一安排的。”

“我问的是为什么,Why?”他已经有点不耐烦,没等女孩思索几秒就亟不可待地补充:“为什么,为什么来北京?”很好,现在结果已经有了,只差……“因为比较近啊。”女孩最后憋出来这样一个解释,也总算是最简洁、他最能听懂的一个理由。

轻笑一声,“离家近?”,好歹也是个理由了,总算能交差了。如此想着,一转头不再看女孩略加焦急的脸,在电脑上敲上一段他烂熟于心的拒绝的理由。把白条连同女孩的护照递还,略带生硬的中文:“对不起,根据美国的非移民法,我现在不能发给你签证。”

女孩接过的瞬间有点发蒙,似乎还没明白过来,然而对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他每每这样做总感觉很自豪,你看我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你乖乖认栽;反正中国人是暴发户,不在乎给我们多交点钱,而这个权利就在我手上……思及此心情好了几分,而后他清清嗓子,换上略带程式化的微笑:

“下一位。”

他已经准备好再看一次这样的表情了,而且乐此不疲。


——记第一次到北京面签被拒

写下来本身是对记忆的又一次撕裂,因为毕竟不算愉快的回忆。

回来的路上脑海中浮现的是来时卧铺枕头上的一只蚂蚁:被捏死是如此容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