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会老,朴树永远是少年

“醉的人们举起杯,笑的眼里全是泪。 ” 

 —— 朴树 

01

前几天朴树上了微博热搜,淡出大众视野很久的他终于再次走在了人群中央。

在人群中,他依旧是那个不善言辞的他,但只要歌声一响起,对他的记忆就立马涌来。

热搜上“心疼朴树”的字眼,让这个耿直朴素的音乐人一时间走上了风口浪尖。

有人说,“秦岚、王力宏、蔡徐坤、李宇春……对不起,我只记得朴树!一个难能可贵的纯粹的音乐人!朴树缺钱,知道朴树穷,却没想到穷成这样的背后,是一个耿直少年和现实的较量!一位值得尊重的艺人!还是那句话,人这一辈子,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容易!但坚持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更不容易!心疼朴树,致敬朴树!”

也有人说,“在他出场那刻,瞬间就被击中,热泪盈眶,瞬间就感觉那个远去的爱人伴随着十年的心绪翻滚统统都回来了。”

更有人唏嘘他究竟穷成什么样子了?

因为几乎不参加任何商演的他之前竟然参加了《跨界歌王》,作为嘉宾助阵王子文,还共同唱了一首《那些花儿》。

人们问他为什么来,他说“没什么原因,最近录音拍MV有点缺钱,特别大实话,跟国际级别的艺术家合作真的好贵,我一直觉得靠劳动赚钱跟自己拍MV并没有什么不妥。”

是他,他还是那个永远朴素、永远安静做音乐的那个他。

对很多人来说,他是青春。

02

出生于南京的朴树,从小在北京长大,父母都是北京大学教授。

93年的时候,他考取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94年,果断放弃首都师范大学学业,开始音乐创作。

96年10月,正式成为“麦田音乐”签约歌手,并取艺名为朴树。

在麦田制作《青春无悔》期间录制首支单曲《火车开往冬天》,这首歌也成为朴树渐渐走向大众的敲门砖。

97年5月,朴树参加深圳“97青年节新音乐庆典”,12月开始进棚录制首张个人专辑。

直到99年1月,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

随后于同年3月获中国轻音乐协会、音乐生活报社主办的中国原创歌曲总评榜98年度新人鼓励奖,而这也是是朴树获得的第一个奖项。

由此开始,朴树逐渐被人熟知,作品也越来越多,各种奖项也接踵而至。

03

当然,和朴树同时期的歌手也不在少数。

有人这样形容他们:有位自由诗人,他叫许巍;有位理想诗人,他叫李健;有位摇滚诗人,他叫郑钧;有位孤独诗人,他叫朴树。

朴树总是这样,似乎骨子里都透露着孤独,他常年低调,但出的都是好歌,不是那些简单的爱来爱去。

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14年7月,朴树和韩寒导演电影《后会无期》一起创作并献唱了主题曲《平凡之路》。

他又重新站在了大众面前,但他依旧还是那个Live会紧张,会发抖,不善言辞的人,但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了。

15年李志跨年演唱会的时候,嘉宾是朴树。

他的牛仔裤外套着一条流苏裙子,一双白色匡威高帮帆布鞋。有胡渣,脸上满是沧桑和深沉,但也依旧文雅。

话筒架的螺丝松了又紧,紧上了又松,他笑了笑,笑的很好看,末了和李志深情的拥抱。

那首《来不及》,“我们踏在青草上仰望,看日子在飘荡…我们像那朵云彩一样,来不及回头望…”,我一直没能力描述出这首歌的意境。

直到在朴师傅的话中找到一丝线索“各位,时间哪儿都没去,它只是你的幻觉,它并不存在。

对于时间的幻觉,是所有人的青春背景乐。

朴树,是个对音乐执着到燃烧的人,他曾说,如果《送别》这首歌要是他写出来的,他也就死而无憾了。

年过40,但朴师傅依然是那个沉迷音乐的简单少年。

“我想我经受过那些挤压,坚持了下来,我没有回避那些痛苦。于是,我不用刻意做什么,他们都会释放在音乐里。他们都在那儿。我就是在等这些时刻。”

“我突然发现我如今变成了一个很酷的人,原来只是看上去比较酷。”40多岁的朴树这样评价自己。

而如今的他,确实更酷了。

图片来源: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