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瞬时花开(78)摩天轮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77)狭路相逢

高三上学期的最后一天下午,月考结束后,思嘉走出校门,等在书店里的曾奇崴远远地冲她招手,迎上来关切地问:“考得怎么样?”

思嘉面色愉快:“这次理综基本上没有不会的题了,多亏你帮我辅导功课!”

“我的荣幸。”曾奇崴露出高兴的笑容,一面将手中刚买的书递给思嘉,“帮你选了两本参考书,一本数学,一本理综,都是我去年复习时用过的,很管用。你只要吃透这两本,高考数学和理综就能得高分。”

“谢谢你!”思嘉接过书,习惯性地两手抱着。这个动作令曾奇崴回想起初见她时的情景,当时那个短发的精灵一样的她就是这样子把书抱在怀里。曾奇崴望着可爱的思嘉,明亮的眼睛里露出笑意。

思嘉见曾奇崴微笑地凝望自己,不知其中缘故,便也回以粲然一笑。

“考完试放松一下,想不想出去玩?”曾奇崴建议道。

“去哪里?还去溜冰吗?”

“这次换一个地方,我们去河滨公园吧!去那里新建的游乐场玩玩。”

“好呀。”思嘉欣然赞同。

两个人搭乘公交车前往河滨公园,一路上闲侃聊天。曾奇崴给思嘉讲述大学里各个院系的趣闻,以及N市的景观特色,思嘉一边听一边提问,又好奇又羡慕。曾奇崴趁机再次鼓励道:“你高考报N大吧!”

“我哪有你成绩那么好?N大想都不敢想!”思嘉笑着撇撇嘴。

“或者这样,你第一志愿报N大,第二志愿报师大,第三志愿报工大,总之要在N市上大学!”曾奇崴兴致勃勃地为思嘉展望未来。思嘉但笑不语。

公交车停靠在目的地站点,两人下了车,沿着河畔向公园走去。冬季的下午天气晴好,阳光和暖地洒在波澜不惊的河面上,闪着粼粼的淡金色的光辉。在水一方的河滨公园,安静整洁,稀疏有几个人悠然散步。路边的常青树依然郁郁葱葱,几只鸟儿躲在树冠中,不见踪迹,却能听到它们啁啾啼转、声声悦耳。空气中还有一股梅花的清香,思嘉敏锐地嗅到,循着香味张望,果然欣喜地发现几株顶着黄色花苞的腊梅。

穿过公园,他们来到临河一角新辟的游乐场,只见这里一派热闹的景象,花样繁多的游乐设施造型各异、色彩纷呈,大大小小的游人穿梭其间,呼朋引伴,其乐融融。

置身于这一片欢乐的海洋中,曾奇崴也跃跃欲试,他环顾四周,很快锁定感兴趣的目标:“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是游乐场里最引人注目的设施,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兴地标建筑之一。巨大的白色飞轮悬立在半空,一根根白色的金属轴辐自圆心向外延展,末端连接着一个个四面透明、颇有设计感的的玻璃座舱。地面上的人们纷纷抬头仰望,隐约可以看见低处的座舱内,游客们欣然观景的面孔,犹如一个个活动窗口,与摩天轮融为一体,成为生动有趣的风景,令人心向往之。

入口外早已排了一列长长的队伍,依次等待进场。旁边的指示牌上写道:摩天轮转动一周,全程约3分钟,请按照工作人员提示安全着地。曾奇崴和思嘉夹杂在许多喁喁私语、期待着空中浪漫之旅的情侣中间排队,约摸过了15分钟,轮到他们进入,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登上一个玻璃座舱,两个人相对而坐。

舱门关闭,座舱缓缓上升,他们一点点远离地面。思嘉睁大新奇的眼睛,观赏外面的风景。随着摩天轮的转动,她先是能看到游乐场的全貌,然后是整个公园,再是更多的街道和建筑。座舱上升到差不多与公园外的商厦、居民楼等高,思嘉把视线挪向靠近河流的那一侧,发现风景更加优美。她能俯视到整个河面,视野比站在跨河大桥上、或者闹市区的高层建筑中都更加开阔悠远。斜阳辉映的水面上,视线所及的两座跨河大桥,如两条长龙般遥相呼应。河对岸的灌木和落叶树丛深深浅浅连成一片,在暖色调的光线下,枯黄的枝丫交织成一团团咖啡色的雾霭。再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商厦屋宇,原本熟悉的日常生活的地方,此时在她的视野中聚集缩小,如电影特效的画面一般连续变化,看起来耳目一新,别有一番味道。

不知不觉中,玻璃座舱上升到至高点,几乎超越了沿岸所有的高层建筑。置身于高悬的摩天轮上,曾奇崴看着对面的思嘉,她身后是淡蓝色的开阔的天空,飘着几抹被阳光染成亮色的白云,下方则是青玉色的河水,如丝缎一般在宽广的河面上悠然流淌。水上云端,美人如斯,曾奇崴出神地欣赏着思嘉倚窗眺望的倩影,她闪亮的眸子,和她视野停留处河面上的潋滟波光。那闪耀的波光如同星星点点的火焰一般,点亮了他的眼睛。

“看,那儿是不是我们学校?”思嘉兴奋地伸手点在玻璃上,指着河对岸的一处地方。

“是吗?”曾奇崴随口应道,从对面躬身站起,声音激动得有点异样。

思嘉刚刚觉察到什么,曾奇崴已经冷不防贴着她的身子坐下来。思嘉惊讶地扭转头,却被曾奇崴顺势一把搂住,脸颊摩擦着脸颊,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嘴唇包裹着嘴唇,滚烫而濡湿的舌猛然探入她的口中。思嘉的头颈被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来不及也无处躲避,口中的异物侵扰得她心惊胆战,慌乱之中她直直地瞪大眼睛,下意识地紧闭牙齿,坚决不让对方的舌尖再肆意深入下去。

摩天轮将他们升至最高处,随后渐渐下行。曾奇崴在思嘉樱唇内外舔舐吸吮,然而任他怎么逶迤调动,都没能开启思嘉的牙关。时间在舌与齿的相持中过得飞快,眼看摩天轮已经下降了一半,很快就要转满一周回到原处,地面上抬头仰望的人群在视野中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曾奇崴只得放弃进攻,喘息甫定,心中带着如愿吻到思嘉的成就感,以及无法尽情尽兴的遗憾。

随着曾奇崴手臂的松动,思嘉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她的脸涨得通红,嘴唇微微颤抖,双眼仍然瞪得大大的,似有泪光晶莹闪动。惊愕、惊吓、懊丧、愤恨等等许多种情绪齐齐涌入心底。

曾奇崴看着思嘉激动而生气的面孔,头脑像被浇了冰水一样冷却下来,发现事情并不像他设想的那样。或者说,一切都按照他预先的设计进行:美丽的空中风景、浪漫的二人空间、时机精准的初吻——唯有一点令他愕然:思嘉的反应这么激烈,显然她并不像自己一样享受方才的亲昵,甚至非常抗拒。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造成的后果,于是讪讪地、知趣地退回到对面的座位上。空中美景、浪漫情境荡然无存,玻璃座舱内的气氛变得无比尴尬。

思嘉又羞又恼,却又不便发作。天啊,怎么会这样?这是她的初吻啊!她曾娇羞地偷偷幻想过的初吻,竟然这样发生了!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生生被夺去了初吻!完全有悖于她的意愿!这个吻一点都不像她幻想中的甜蜜!一点都不美好!不,甚至可怕!可恶!最最让她难过不安、无法接受的,是男主角不是她设想中的秦宇,而是另一个人!真是太糟糕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他?她想都没想过的曾奇崴?!

从此刻到摩天轮行至最低处落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思嘉却觉得漫长无比,窒息般煎熬难忍。她无时无刻不想脱离这个封闭的玻璃座舱,恨不得尖叫着冲出去,或者即刻隐身消失。她目光低垂,眉头紧皱,无心再观赏什么风景,更是看都不看曾奇崴一眼。

玻璃座舱行至最低处,地面上的工作人员刚刚为他们打开安全门,思嘉便如囚禁的动物跳出牢笼一般,逃也似的跳了下去。

曾奇崴快步跟上来,请求似的哄劝道:“你不玩了吗?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呢!要不要玩跳床?或者碰碰车?”

“我想回家了。”思嘉径直往出口的方向走。

“要不然我们还去上次那个地方溜冰?”曾奇崴继续讨好地挽留她。

“不去。”思嘉执拗地说。

“好吧。”曾奇崴跟在她身后,语气软软的很无奈,“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思嘉果断拒绝,“我自己坐车回去。”

曾奇崴还是体贴地帮她叫了出租车,目送她上车离去。

思嘉几乎刚一到家,就接到曾奇崴打来的电话,询问她平安到家了没有。思嘉简单地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惊悸的心情平复了一些,思绪却依然纷乱。曾奇崴突袭的吻,让她猛然间醒悟过来,原来她能够接受的人只有秦宇一个,从来就只有他一个。在摩天轮里的那一刹那,她生理上的本能的抗拒,明白无疑地告诉了她,对曾奇崴好奇也罢,好感也罢,都与她对秦宇的感情有本质的差别,她是不可能接受曾奇崴的爱情的。

现在,她突然很想念秦宇,很想很想。她多么希望时光倒流,让一切都回到高二,回到高二上学期秦宇追求她的时候,或者高二下学期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她又觉得后悔:为了气秦宇,她的做法是不是过头了?如果不是跟秦宇赌气,她就不会表面上接受曾奇崴的追求,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天啊,那令她懊恼的初吻!一想起来就觉得沮丧万分。可恶的高三,似乎把她的好运气全都卷走了,为什么事情总是不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下一章:[校园]瞬时花开(79)判决
瞬时花开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