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 1053阅读 22
作者水粉彩涂鸦

锦锦(拥抱):

昨天午后走步,我俩讨论确定目标:大路直通,新修成水库的山谷。

走到山脚跟约500米处,承包山田和山头那基层干部家的两条狗,把我手机里你放的女明星单曲听成危险逼近的信号;把我俩的国语对话,听成方圆三公里内少有的外文;把我俩的身形,定为人弱被狗欺合适不过的对象。

这栋山墅,原为山亭,我儿时劳动歇过多次。

看墅狗,一条冬天刺茅黄,三十多斤,撕牙露齿,狂吠着冲向我俩,另一条黄灰杂黑,二十多斤,三条腿,以其短跑比赛的速度,凶猛俯扑。

我抱住你的双肩,说,别怕!

继续往前走两三步,你说,我怕!

不怕!我加劲抱住你的双肩,面对两条狗,警惕望着他们。刺茅黄迅速窜到我俩后方。我拥着你,把两人转成背对山,保持能够看到三条腿也可以看到刺茅黄的动静。

我没有把握,拥着你如果和它们决斗,能不能胜出。

你貌似说,爸爸,我怕!并开腿往回路跑退。

我说,别怕!并按住你的双肩,镇静。以我的人生经验,如果此时跑退,两条没在主人视听范围的责狗,必定穷狠致极,我俩“逃脱”,后果必定难以想及。

我问,不往前了吧?

你说,嗯!

我拥着你,警视刺茅黄,一步一步逼向它。或许它原本为纸糊的狼面目,给我俩让了路。我俩面向它和三条腿,一步一步倒着走到安全区域,再转身。

放弃原本的目标,我俩泰然自若往回走。

路上,我问,万一你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你没有直接回答,举一反十问我,你一个人遇到√√√√√√√√√√种情况怎么办……

我尽见识范围内的识见一一回答。此处省略。

昨天16:00,你写读书笔记中途说,“书,总是自己会翻,不好抄写优美词语、段句”,“铅笔太粗,掉地上笔尖断了”,“肚子饿了,要吃能吃饱肚子的东西”。我的理解,你仅仅是阅读习惯没坚持好,写读书笔记的习惯还没养成。作业不是做奴狗,我强烈建议。17:00~17:15,十五分钟,你完成读书笔记,质量较高。得到我表扬,你坦言(目前)“不爱阅读”“爱写话(不爱写读书笔记)”。就我的经历,爱好和兴趣,目标和任务,习惯和性格,99.9%可以相互转换。我说过多次,现不忍复述。

昨天晚餐前,我在坪里看书,你听从奶奶的差遣,邀我参加爷爷、奶奶、你,正在玩的“黑狗、白狗”游戏,我说,我不参予。爷爷昵称奶奶“黑狗”,奶奶回敬“白狗”,我理解为长辈朴实憨厚。这种返老还童的游戏,我不参予,是对他们的敬重。建议你用自编自唱的形式记录,尊重你自我成长。

爷爷1944生,叫桃苟,他英年早逝的哥哥,叫日苟,他姐姐叫菊黄,他妹妹叫凤凰,爷爷说他算命长。


(丁酉年正月初四)


【唼喋孩子•第18天】

* 题图据人体解剖专业图书而习。

《唼喋孩子》电子版全部内容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90250de82f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