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y 沙画作品(二)

到了三月,广州空气渐渐闻到回南天的味道,我最好赶在住所变成水帘洞之前多画一些。

镜头 Loftus | 胶卷 Blanko

新年第一天,重玩《Journey》,雪葬依旧感人。两小时把灵魂送入净土,得偿所愿。放弃的理由层出不穷,坚持却只有一个——前方有希望。

镜头 Jack London | 胶卷 Blanko

《星球大战:侠盗一号》,小人物们团购送人头的理想。K-2SO 隔着荧幕说 I'll be there for you 的时候,羁绊的力量超越死亡。

镜头 Penny | 胶卷 Aristotle

《降临》把人类因果思维降解,外星人敲黑板安利女主什么叫“瞬发开头与结尾”。人类迷恋希望,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懵逼的活着。这可好,外星人“剧透咋啦”让所有人应了莎士比亚的比喻——世界是舞台,男人女人是演员。

镜头 Jack London | 胶卷 Blanko

鸡年大吉,画一下我《怪物猎人》的老师——大怪鸟羊库库。PS2 日文版我跟它交锋 50 小时,击败它那一刻不开玩笑,我觉得自己站在人生巅峰。去朋友家聊起沙画,给一位黑人骚年展示羊库库老师。他指着 ははは 念出声来“Ha Ha Ha”,霓虹人的文化输出太到位了。

黑人骚年(左一)
镜头 Franklin | 胶卷 Blanko

回广州的飞机上看了下《蝙蝠侠》,干脆重温一遍。蝙蝠战车实在太炫酷了,太炫酷了,太炫酷了。

镜头 John S | 胶卷 Aristotle

情人节,肉岛枫最喜欢的百合。世界本质是信息,人类是一串算法,我无论送 Jo Malone 香水,还是送一幅画,最终被感官处理后也会变成代码写进海马体。现实和虚幻只隔着一层感官——这样说肉岛枫可能不会买账,所以我还是托人去英国买了香水。

镜头 Müller | 胶卷 BlacKeys XF

《La La Land》从最后一次试镜开始我泪腺崩盘,爱情助攻梦想明明很感人啊!同去的两位女生评价掷地有声“还!好!吧!”,我受到一亿点伤害。晚上赶紧找看片狂魔问感受,表示后半程是哭过去的,那瞬间真是没谁了立刻约二刷。不凑巧电影狂魔又是女的,搞得肉岛枫有小情绪——这么浪漫的片子,你居然跟其他女人看!我足足写了一个星期检讨。老婆不在身边太不方便了。

镜头 Florence | 胶卷 Blanko

这幅画非常关键。我第一次领悟了明暗的奥义。以前画沙画小心翼翼,这会儿开始,沙子在我手里像获得灵魂,三下五除二地扔下去,砂砾们劈里啪啦组成浓墨重彩。那种感觉倒像是我双手被这幅画操控着舞来舞去。

镜头 John S | 胶卷 Sussex

领悟了明暗后,接着领悟少即是多。骷髅左侧的黑影省去我很多细节工夫,却让立体感大增。如果人生也像游戏一样,那么此刻我头顶应有金光一闪,Lv1 → Lv2 。

镜头 Jimmy | 胶卷 Blackeys XF

《行尸走肉》等了三周尼根才出来,可惜画砸了。这位是老年版吴彦祖。

镜头 Madalena | 胶卷 Frutiger

动物依旧是我最钟爱的题材之一,主要原因是人物真心难画。这次大胆采用新胶卷,艺术感破格,唯一瑕疵是我自己都无法解读。

之前一直奇怪,画沙画的感觉为什么是 “一回过神来,不知道怎么就画好了”。细细一想,可能沙子的失控感太强,我没法预期,只好放弃杂念一心作画。当心境从高熵变成低熵的时候,副产品是物我两忘的舒适。这种舒适让我连音乐都听不见了,像从人间消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2,040评论 0 4
  • 陽の光 闇の月 陽も月も異なれど、同じように地上を照らす。けれど、両者は決してまみえることはない。陽が輝くとき月は...
    波沙诺瓦阅读 1,089评论 0 4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1,119评论 0 1
  • 天国への階段 白薔薇はその葉を噛んでも白薔薇の香ひがする。 その香ひは枝にも根にも創られてゐる。 花とはじめて香ひ...
    波沙诺瓦阅读 1,456评论 0 2
  • 1.DE PROFUNDIS CLAMAVI~深き淵より我叫びぬ~1愚考、あやまち、罪。私の心に潜む悪意が今の私を...
    波沙诺瓦阅读 1,65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