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使我瞬间明白我多余了

表姐的女儿今天结婚了,我是既兴奋又觉得好像还没来得及适应当这长辈。从小凡事都靠我和姐帮助的表姐居然要当岳母了…...一个月前表弟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我和姐都感到莫名的诧异,从心理上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一问孩子岁数都26了,又觉得是该结婚了,于是又异口同声的感叹说:“这日子确实过得太快了”仿佛我们一起在外婆、舅舅家长大的日子还在昨天。还没等我们适应过来,孩子们刹那间长大要结婚了。 这不,我们去外婆、舅舅家一起长大的表姐、表弟,爸妈从小都视同己出,好像从来就没分过彼此,就是完完整整的一家人(因为外婆只有舅舅和妈妈两个孩子)。在此,无论舅舅家或后来的表姐家无论有什么事,我们都会一如既往的当作自己家里的事情来办。 这次表侄女结婚,尽管心里不能接受,但孩子毕竟长大结婚也正常。我也像往常一样去为表姐操心(因表姐从小就憨厚老实,又没多少文化)。于是乎她家关系到岳母操心的事我都自认为全面的帮她想到,如接亲仪式、出门、到酒店、酒店宾客的签到收礼负责等。 当我们将新娘高兴的送出娘家门后我就操心着喊表姐一起去张落酒店签到、负责收礼金的事。等我们收拾完到酒店已差不多11:10,酒店门前站了很多我舅舅及妈妈的亲戚、朋友,于是我就去问了新郎父亲(和我父母年龄差不多大)签到收礼的事、说表弟某某某又是媒人(因为表弟亲自为侄女介绍的男朋友、他和表弟媳还得充当媒人的角色),我们又年轻也不懂得这些个风俗的事,凡事还得辛苦他们。我这一说,人家也都欣然接受并立即安排了。可等表侄女的婆子妈一来,他居然介绍我是某某某(表侄女的名字)的舅妈,我赶快解释说不是不是,我是某某某的姨妈,这一说可不要紧,当时他们就怔住了(我在想,因为平时他们可能就没听说过某某某有姨妈),当时那场面弄得我有说不出的尴尬,那一刻使我瞬间明白自己多余了,并恨不得当时有个地缝钻进去。随即我赶快为自己找了一个角落,只管以客人的身份吃完饭就回家了! 或许这也是我自己的错,因为我根本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角色,还错误的把这事当作了二十多年前。尽管介绍后彼此一句话都没说,但那短短几秒钟的沉默,使我瞬间明白这已经不是从前了,不单是表姐和表姐夫的事了。或许在人家的心中我就是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宾客,我去管哪些根本不该我管的事就是站错了位…..事实证明,无论我和舅舅一家、表姐、甚至表姐夫以前有多亲近、无论我们有多帮助他们一家,但在表姐家小孩和亲家心里或许我们都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亲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