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ABC―一个人的朝圣(下)

DAY4

早上7点半起床,跟大家say了morning。冻手冻脚的,赶紧到厨房找热水喝。吃完早餐,小帅等我一起出发,我还没收拾行李,有点不好意思让人等我。于是对他说,我真的可以的,你不需要等我,我能照顾好自己。现在回想,他是不是觉得我讨厌他,不喜欢跟他一起走。或者觉得我在拒绝他?后来在MBC遇到他,他对我都不热情了。艾玛~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我真的只是不好意思让人等,哈哈

今天的目的地就是ABC大本营了(4100)。好鸡冻~~终于要到了!徒步海拔从2870米上升到4100米。意味着,大量的高海拔爬坡!所以,8点出发,一直到下午2点我才爬到MBC(3700)。

马上就要到MBC

步伐慢到,那几个弱弱的上海小菇凉都能赶上我,虽然,她们没负重。于是,一起在MBC午饭。

MBC是Machhapuchhre Base Camp的简称,Machhapuchhre就是鱼尾峰,海拔6993米,也是尼泊尔禁止攀登的神山。

MBC的角度看鱼尾峰

午饭后,小情侣们之中体力较好的2人先出发了,我把湿衣服换下,也出发了。这时,他们的向导跟上来了,但是,他没有去追赶他的雇主,反倒一直在我前后,还给我看了雨季和大雪纷飞的ABC。并且给我拍照,仿佛我才是他的雇主。

感恩~!因此,才有了2张 自己比较有意境的照片。

从MBC出来走一段急剧上升的山路后,视野豁然开朗,远远的能看到ABC大本营的房子了,由于后段海拔只提升了300米,看着ABC在眼前,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了2小时才到达旅馆,这是不是看山累死马。把行李放下,我就跑出去熟悉环境了,听说旅馆附近有个50米的小山,趁天还没黑,先去观察下周边,好明天早上看日出。

刚到后边,惊呆了~!!我见过梅里的日照金山,却没见过日落金山的!!

日落金山

也顾不得手都冻得没知觉了,只知道,要把这最美的瞬间留住。

鱼尾峰穿个上了粉色莎丽

不一会,晚霞变成粉色的,竟然映衬在雪山上了,像给雪山穿上了一袭粉色的莎丽,你怎么可以这么美,而我修了几世的好运气才能亲眼目睹这么美的你!

直到,最后一抹晚霞也消失,才发觉,手,膝关节冻得生疼,于是恋恋不舍的往旅馆走。也才能清晰感觉到ABC的地理特点—安娜普尔纳的群峰,6000-8000米的雪峰从四面环绕,大本营就在中间的盆地。

托向导的福,旅馆满房的情况下给我安排铁皮屋的单人间,还给了我2床棉被。晚饭过后,高反的上海小队早早回房休息了。其他国家旅行者都聚在餐厅里取暖,其中一个向导拿出了u―no纸牌,各国旅友们因为游戏开始熟络起来,哈哈爱尔兰小伙呆萌呆萌的,反应总是最慢,我们总捉弄他。时间过得很快,大家都是要早起看日出的人,10点互道晚安大家都各自回屋休息了。

DAY4 5

今天的任务是看日出。都说日出能带给人希望,我也很喜欢看日出,但旅行2年,看日出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出,但是看日落的次数就很多,因为起不来床,只能看日落了。

海拔4100,四面环雪山,铁皮屋外的寒风瑟瑟,铁皮屋内已经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了。羽绒服,抓绒衣….钻在羽绒睡袋里,上边还盖了2床棉被,棉被很重像2块大石压在心口。清晨6点被冻醒了,重点是我是被冻醒的,是被冻醒的!

冻醒了,再难入睡,看时间已经6点了,干脆起来了,屋外寒风凛冽,真想裹着睡袋出门。出房门看,天还是黑的,月光很亮,亮到院子里的一切都清晰可见,好安静,大家都还没起床。

月上山头

月亮倚在山头,印衬着雪山,显得冷冷的,事实也真的好冷。渐渐的,大家都起来了。于是,一起往后边的小山走。好鸡冻~在喜马拉雅的怀抱,看着太阳在神山上升起,多么神圣呀

日照金山

很冷,大家看看拍拍照就都下山了。我和几个小伙子却迟迟不愿走,从大家的眼神能看出,都想多看几眼,把美景深深印在心里

一起看日出的小伙伴

一直待到太阳完全升起。才恋恋不舍的回到旅馆,吃早餐。

ABC

走了这么久,胃一直比较粗糙,都是炒饭就能对付,所以,前面就一直炒饭,炒饭,炒饭。看完日出,冻成狗了,想着吃个有热汤能暖暖身,于是,点了rice noodle 。rice noodle不是米粉么?端上来却是水煮方便面,还花了我300卢比,十几块人民币的方便面。方便面不是 instant noodle么!!欺负我英文不好是吧,看在热汤的份上,不计较了!

早饭,上海小情侣跟我说,刚刚有4个男的,2天上山,还在大冷天脱光拍照。我心想,有够二的。

拒绝了上海情侣们的背夫together 的要求,独自下山了。下山,碰到一起玩纸牌一起看日出的男生,只是拍,拍,拍,跳,跳,跳,然后再各自前行。

ABC留念

人的磁场很奇怪,对味才能愉快的玩耍,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吧。对哦,我把西班牙小帅弄丢了,好可惜都没能说一声,see you!

老话说,下山容易上山难。中午就走到doban,决定午饭。前面一起拍照的老外坐了一桌,已经快吃完,say了hello,就不凑搭子了。另一张桌子坐着一个大叔,亚洲面孔,我上前问了句,Are you Chinese? 对方没搭理,我只好讪讪在另一张桌子坐下。

突然,大叔出声了:中国人?

我愣了下,回答,嗯,中国人。然后很无语的问,刚我问你是不是中国人,你不理我?

他:啊,你有问我么?我不会英文。

我;不会英文,你还自己来爬山呀

他:哦~~有其他的小伙伴,他们在前边等我呢。

聊开后,才知道,他们就是上海小情侣口中2天上山的二货。惊奇的发现,因为路线相同,并一直走在我前面,我听路上小伙伴提了一路的 聪聪和艾米夫妇 与他们几个在拉萨还有个11斤4两的故事

他叫老头。

二货+二货=?就是2个二货呀

于是,等我吃完饭,把湿衣服换下,一起出发了。直到到了bamboo跟他的小伙伴会合。老头气喘吁吁的说,你们带着她走吧,我在后边慢慢跟着,我跟不上她的脚步。才知道,前面他有在努力迁就我的步伐。哈哈~~尘尘虽然是女(nv)孩(han)子(zi),毕竟年轻,脚程还是稍快的。

于是,我跟着两个男生先走(原谅我这块缺失记忆,我已记不清碰到的是谁)。只是,没走几步我就落下了。

途中碰到小溪和老乃。才惊奇的发现,我自己走了弯路。他们都是坐车到nayapal 才开始徒步的。我是从phedi开始徒的,多走了大约半天的路程。难怪!难怪前边都没碰到人,没做攻略的后果!!但是,走错路也有走错路的风景,无碍啦。

与1号2号男生前后脚到了sinuwa,又会合了男生3号。这时16:30,继续前行往chomrong需要2个小时,意味着要走夜路。想到要爬那段高得吓人的楼梯就心里发毛。一谋划,这时爬总比明天大早就开始爬楼梯要轻松,但天黑了,我担心走夜路不安全,且担心后边没跟上来的老头。他们说,老头是特种部队出来滴,没事,再不行就回头找他。于是,相互照应着,踩着骡子粪,说着蓝毗尼佛主诞生的故事,取笑着他们包上那个响声跟骡子脖子上挂的铃铛一样的所谓的 加德满都的风铃,伴着月光,我们在18:40赶到了chomrong,而老头也在20:30安全到达。

这次,换了一家旅馆。旅馆有个美国义工,自愿在山里的小学支教,已经待了3月了。谁说女生擅长讲价的,那是没碰到凯奇。我这讲价最多也就是please,please,他是撒娇外加卖萌~“please,please, we are students”讲价讲什么呢?这家旅馆洗澡需要另外付费。凯奇尝试着把洗澡费用,房钱,饭钱再打个折。“stop”我想美国小哥和老板心里是这么os的。好吧~~原谅你是93小男森。

安顿下来才开始记住名字,他们仨分别是凯奇,超哥,YK(你们的确是这么跟我介绍的)。因为要等老头吃饭,只能先吃点东西缓解。YK带了好多零食。晚饭也可以加餐了,加了啥我也忘了,总之有肉吃。饭后,老头开始造谣37C的事情,侃完大山都早早回房睡了。我隔壁住谁来着?飞机的轰鸣声响了一夜,木板房的隔音效果,哎~。

DAY 5

清晨,阳光洒在屋顶上,时而有学生踏着欢声笑语走在石板路上,一切那么的祥和。

山里的学生,好看的校服是英国赞助的哟

早饭,征得老板同意,老头给我们做了面条,印象中,味道不咋滴,哈哈~~吃过早饭,伴着清脆的骡铃声,我们开始了下山的行程。

ABC捡的小伙伴

照例,老头还是慢慢在后边跟着,而他们仨会轮换着照应我。凯奇跟我说他的小媳妇儿在博卡拉等他。YK跟我说他要去英国留学了,吃了他好多牛肉干。超哥,超哥一会走好快,一会走错路,没跟我说上几句话。

也许是有了照应,也许是下山路比较好走,15:00就到达nayapal 市场。由于老头么有到,所以放弃了最后一班local bus,等老头到达坐吉普车返回博卡拉。

大本营的单身狗

于是,4天进山2天下山的ABC徒步就结束了。

要是你问我感想是什么,也许尼泊尔给自己寄的明信片上的话语能诠释一部分吧:

一个人的ABC,爬山的过程更好的跟自己相处,途中想了这一年的旅行,有的历历在目,有的已经忘却,但也更清晰自己想要的了!

店和旅行

上山让我明白了,只有踏出那一步,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哪怕走些弯路,辛苦些,只要目标明确,最终也能到达终点。也只有在路上了,才会给自己定一个个小目标去完成,完成这样一个个的小目标就到达最终目的地了。

所以,回家,开店!

只要你真的想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会给你让路

from another u in Napal

2014.12.15

没到一个国家都有给自己寄明信片的习惯,旅行总是这样,不是我捡别人,就是被别人捡。

老头,你说是吧。

关于博卡拉的故事,下回说吧

陈言尘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