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门]一读,理所当然

苏月写的小说,看过几两本,【女人突围】和,刚读完的【婚姻门】,她的小说没有华丽的言词,但是每一文每一字,都用得恰恰好,让人读起来,如同身临其境,好像这事发生的就是在自己的身上。

这本小说讲的三个女人各自的婚姻话题,今天先来谈谈文中其中的一个女主杨小蔓和张恒。

杨小蔓用刀把张恒捅了,杨小蔓自己报的警,理所当然的杨小蔓坐牢了,张恒伤得不轻,在医院抢救,虽然没生命危险,但是得住院。这一消息一所,所有人都震惊了,认识杨小蔓的人都知道她胆子很小,一个连生鱼都不敢杀的女人,居然拿刀把自己的丈夫捅了!

张恒不是一个粗俗的男人,在外人看来还礼貌当当的,甚至没有脾气的。用杨小蔓的话说的是:张恒爱她的,真的爱她,如果他们俩个行走在街上,遇到强匪,张恒绝对会奋不顾身的拼命保持她,甚至死都值得。

事实上,张恒也是这样做了,甚至连杨小蔓对他动刀子了,还是爱她。很多人都说是杨小蔓,新闻铺天盖地的都是骂杨小蔓的。可是一个巴掌打不响,婚姻真实幸不幸福,就如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

随着故事的发展,杨小蔓和张恒的故事慢慢的浮出水面。

其中最令我感到触动很深的是:一:张恒回到家里,对着杨小蔓,总是用:操,你妈的,他妈的。比如:操,今天的饭怎么那么难吃,杨小蔓你妈的怎么怎么……而这事对张恒来说,他的理解是每天工作那么辛苦,回到家当然是该怎么舒心就怎么舒心,而且杨小蔓是他老婆,是他亲密的人,所以对她讲这些理所当然,没必要忌讳这些。 张小蔓反驳:如果骂粗口是表达亲人亲密的方式,那为什么不见你对你妈和你妈说操,你妈的,他妈的。话一说完,换来的是张恒的一巴掌。

当记者龚微问张恒,如果张小蔓对你说话的时候也带操,他妈的之类你会怎么想?张恒的回答是:没有考虑过这问题。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吧,认为她是自己的老婆,什么都没必要忌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虽然家是港弯,工作一天,回到家里可以享受温暖的地方,很多男人慢慢的,久而久之的就出现了:她是我老婆,这是理所当然的。

现实中很多男人都觉得女人带孩子理所当然,女人做饭理所当然,我只想问:为什么男人下班回到家什么都不用干,而女人下班回家,还要做饭带小孩?

什么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