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小时候

图片来源于网络

路边的那棵柳树在今天早上变绿了,其它的树木上也冒出了一颗颗的绿芽。

我走到公司楼下,公司外的那片草坪正在被修剪着,空气里满是青草的味道,刹那间,我的记忆被拉回到了那段久违的时光。

那时候,我常常在午睡醒来后,牵着家里的那头老牛,她的身边总跟着一只小牛,我们仨一起慢悠悠的走向屋后的那个山坡,我手里拿着一个折叠的板凳和一根竹条跟在老牛的身后,踩着她的脚印,穿过田野,来到那个长满青草,洒满阳光的山坡。

来到后山上,我将手里的绳子绑在老牛的两只角上,然后躺在不远处的草坪里,枕着手臂,看天空上的云卷云舒,清风吹动着我身边的草丛,蚂蚁在我的身上爬来爬去,蝴蝶在眼角的余光中翩跹。

那时候,脑袋里装满了不可思议的梦,看什么都觉得可爱,看什么都好像充满了生命。

站在山坡上,看着山脚的村落,看着在田野间劳动的熟悉身影,看着云朵的影子在田野间移动,再向前看去,则是层层叠叠的群山一直绵延到天边。

那时候,世界很小,每天看见的都是熟悉的面孔,心里总是装满了被阳光烤的热乎乎的快乐,整颗心就像是一只金鱼,总是欢快的游弋着。

看天看的无聊了,就踩着低头吃草的老牛的脑袋,抓着牛背上的牛毛,爬到牛背上,趴在老牛的身上,数牛毛。

黝黑的牛皮上一条条细而密的纹路就像是一条条交错的乡间小路,老牛时不时粗喘着气,将尾巴打在牛背上,她的皮肤被太阳烤的炙热,牛毛一根根的泛黄,肚子忽大忽小。

我经常趴在牛背上睡着,醒来太阳只剩下半张通红的脸,就像剪贴画一般贴在西方的山脊上,我们仨在这时晃晃悠悠的回家去,影子在地面上拉的老长。

田野间的小道上满是戴着草帽,扛着锄头的人,彼此间远远地吆喝着一起回家。村子里升起一条条的炊烟。

我回到家,推开木质的门,家里的燕子突然低低的从头顶迅速飞过,早一步,比我先到了家,大厅里一片昏暗,厨房里摇曳着灯光,一片香喷喷的雾气在灯光里弥漫。

我拿着水瓢在水缸里舀大半瓢清凉的井水咕咚咕咚下肚,在灶台上忙碌的奶奶一回头,责骂一声:“又喝凉水,就不怕肚子疼。”

我嘿嘿一笑,转身就跑,跑到屋外,去寻找我的小伙伴们,听她们讲讲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或者抓紧时间,捡一块瓦片,在地上画一个方格,和伙伴们玩起跳房子的游戏,一群小孩子你推我攘,脏兮兮的脸上挂满了嘻嘻的笑。

玩的正开心呢,空气里突然传来各种叫喊,有的将名字拉的像面条一样长,在空气里甩来甩去,有的简单直接,喊出的名字,就像一把锤子砸在钉子上,戛然而止。有的带着愤怒,有的带着温情,叫喊着不同的名字回家吃饭,顿时一群孩子一哄而散,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奶奶喊我回家吃饭的叫喊啊。

别以为这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不一会儿从不同的屋子里走出端着不同饭碗的大人小孩儿们,他们聚集在某一家的门口,大人们谈论着农事和各种新闻趣事,孩子们则分享着彼此间的各种小秘密。

不知不觉间,已经繁星满空,手里的空碗和筷子将手指变得僵硬 。

记得那时候,我常常和爷爷坐在门前的树底下,等着奶奶饭熟,我盯着眼前的天空,看着天空上颜色的变化,然后暗淡的星光逐渐明亮,爷爷告诉我那颗最亮的星叫做北斗星,如果哪天在夜间迷路了,只要顺着北斗星的方向,就能回家。

后来的无数次,我在夜间迷路,只是后来的夜里再也没有星空,我找不到那颗最亮的星,也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在梦里,回到那个久违的“故乡”。

在那里,微风不燥,阳光正好,风景可爱,人们都很善良,也都很爱笑……

有炊烟了了,有燕子回巢,有最温暖的床和最安稳的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