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 第三章 夜雨酒馆

  漫天的大雨似乎将天地连为了一片。

  临近开封城的一座小镇。

  深夜,寂静的只剩下雨声,附近的店家都关门打烊了,大雨中仅有两盏在风中飘曳燃着的红灯笼,那是这条街上唯一开着的一家酒馆,虽是深夜里面却是人声鼎沸,竟然有着些许热闹气氛。

  雨滴顺着屋檐滴落下来,打在水洼里溅出来。

  店小二关上了客栈的大门,大雨与凉风袭来的寒意稍稍减退。店小二看着这一屋子奇怪的人叹了口气。

  店里一共坐着四桌,其中三桌似乎之间认识一共做了十好几人,都在大口喝酒吃肉,肌肉从敞开的衣襟里露出来,眼神里也透着几丝英武,并且旁边都放着兵器,似乎是一桌习武之人,他们在互相交谈着,不时爆发出一阵一阵的大笑。

  另一桌坐着一位白衣公子,一袭白衣一尘不染,眉目英俊但面若冰霜,就像雪山之巅的一朵白莲,他的桌子上放着一把长剑,面前摆着一壶酒一口一口的慢慢啜饮。

  “小二。”那三桌中的一个大汉叫道。

  “哎,来了来了。”关上客栈大门的小二立马赔笑的跑了过来,“各位客官还要什么?”

  “再拿来几壶上好的酒来,还有牛肉。”

  “好嘞。”小二把桌布往肩上一甩忙答应下来。

   此时客栈的掌柜正在笑的合不上嘴的数钱,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客人格外的多,从晌午开始就门庭若市,此刻还有数位客人,并且要的都是上等的好酒,今天可有的赚了。不过那里那个白衣公子倒是让掌柜生出了几丝不满,因为他只要了一壶酒,并且在这里喝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了,要不是看着这个公子面容出众颇有几分大家公子的风范不然早让小二送客了。

   白衣公子轻轻喝完杯中的最后一口酒,眉头微微皱起,其实面若冰霜只是他装出来的,其实,他只是来到店里要好酒时发现钱袋没了,他此时心里真的是欲哭无泪,只能先装装样子,看看有什么借口能赊一赊酒钱。

这个店掌柜长的就像个铁公鸡,怎么办,实在不行就在这里做一天的帮工来还酒钱。

白衣公子下定决心却听到旁边酒碗摔碎的声音。

 “你们这个酒里怎么有虫子?”一声厉吼把白衣公子的视线吸引过去。

 旁边那三桌的一个大汉揪着店小二的衣领大吼,脸上的肉都扭在了一块,很是吓人,店小二吓的不轻低声说,“怎么可能呢?都是新鲜的好酒啊。”

 “还敢狡辩?我说了你们这酒里有虫子就是有虫子!”大汉似乎是怒了,抓起放在一旁的大刀架在小二的脖子上,其他大汉也作势要起来。小二被吓的面色煞白,两腿止不住打颤,哆哆嗦嗦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掌柜见状立马赔笑迎了上来,“好汉息怒,好汉息怒,这是我们店家的不是,我看不如今晚各位爷的酒钱就免了这样可好?”掌柜用尽自己的笑容,尽量赔着笑脸。

 “哼!”大汉松开小二,小二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光不付酒钱就行了?这也太便宜你们了,你们是不是要再有点补偿,我刚才差点就把那杯酒喝下去了。”大汉似笑非笑的看着掌柜,眼睛里透着几丝凶狠,“不然,我今晚就拆了你的小破店。”

 “这。。。”掌柜心里一凉,这摆明了就是来挑事的,今天好不容易挣的钱都打水漂了。

 “怎么?不答应么?”大汉怒吼,抬起手中的大刀狠狠的像桌子劈下,桌子霎时变成了两半。

其余人也顺着为首的大汉拿着兵器站起身来,脸上的表情尽量的表现狰狞。

 “不是不是,各位爷,赔您就是了,小的就靠这一家店营生啊。”掌柜妥协了,虽然极不情愿,但是钱还能再赚,相比起来还是命重要,现在只能赔着笑脸苦笑,散财消灾。

 “慢着。”一直不出声的白衣公子站了起来,向他们走过来,俊美的脸庞上似乎笼着寒光,他手里拿着的剑更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仅是透过剑鞘便能感受到彻骨的严寒,声音不大却十分有震慑力,大汉与掌柜的都看向他。

 “掌柜的,咱们商量个事,我帮你把这些无赖流氓教训了,我的酒钱就不付了,可以么?”面若冰霜的表情维持不下去了,白衣公子回头看着掌柜,满脸的恳求。

 “什么?!你一个人想对付我们十几个人?”似乎是因为被轻视,大汉勃然大怒,握着刀的手都在发抖,其余的人也怒发冲冠,眼里喷出来的火似乎要将白衣公子燃尽。

 “答应么?”似乎是没有看到对面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白衣公子还是看着掌柜,但是周边却已散发出阵阵杀气。

 “好好好。”掌柜的忙不迭的的答应,拉着小二躲到了柜台的后面。

 似乎是被轻视的过了,那一群地痞流氓全部暴怒了起来,提着手里的大刀朝白衣公子猛扑过来,个个凶神恶煞面若魔鬼。

 但是白衣公子丝毫不在意,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云台三落。”一道白影如同鬼魅般闪过,在掌柜的眨眼的功夫,原本站在他们面前的白衣公子已经站在了那群地痞的后面,紧接着无数道白影在他们中间飞旋,掌柜与小二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只能看到白影与骇人的兵器割破皮肤的声音,惨叫从还没反应过来的地痞中此起彼伏的响起,他们只感觉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白色的影子刺破,只能哀嚎的倒地。然而他们连白衣公子何时出剑都没有看清。

 “可恶。八荒的弟子为什么会在这里。”为首的那个大汉似乎极度的惊恐起来,昏了过去。

 “你。。。你把他们怎么了。。。”掌柜的看见他们全部躺在了地上撞着胆子从柜台后面探出脑袋来,询问面前笔直矗立的白衣公子。

 “没什么,只是稍微教训了一下他们把他们打晕了而已。”白衣公子回头,露出了笑容,露出雪白的牙齿,丝毫没有之前冰霜的形象。

 “敢问兄台是?”掌柜拱手行礼。

 “太白弟子,李清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