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伊电报》

      我和《伊电报》,真正“相知相爱”是今年3月份的事。都是因为我们项目部一位能说能写的同事调走了,领导把写稿件的工作分给我做了,这样我才与《伊川电报》真正结缘,才真正了解了伊电报,才真正爱上伊电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才开始,感觉写新闻报道,一下子难着了。自己小时候上学,特笨,写作业,背课文,考试都怕,写作文更怕,回回都是帮助老大爷过马路。老师批改作文,用红色笔写着,“天天帮老大爷过马路。”又过一周,到作文课堂。作文本一发,看看啥批语,老师用红色墨水写道,“不写老大爷过马路,写帮助老大娘过马路,有进步。"

今天是给单位写新闻报道,可真难住了我,是政治任务,不写又不行。虽然平时在微信圈里写几首歪诗,那都是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真正让露一手,真难。怎么办呢?只好重新学习,找一大堆伊电报,看看别人怎么写的,看了一篇又一篇,给我的感觉是:写一篇《红楼梦》吧,唉!曹雪芹已经写过了。写一篇《三国演义》吧,唉,又有人写过了。看了又看,想写的,都有人写过了,怎么办?叮呤呤,电话响了。电话是领导打来的,说工作现场正大修风机,更换风机叶轮,让我去现场。正着摸写稿件呢,又让去现场,去就去吧。反正新闻稿件又不会写,又不是不写,让去检修现场,正好开脱,为不会写稿找推托之理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检修现场,一片忙碌,大伙们都干的热火朝天,大铝导杆当大锤一下一下,撞击着叶轮。当时又下了小雨,露天工作,没有人退场,都忙着各自的事。一直加班到晚上10点才把工作做完,等待明天试运。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回想一天的事,还未完成的稿子。忽然,一激灵不如把修风机的事写一写,就算又帮老大爷过马路了,于是睡意全无,模拟《伊电报》上别人写检修工作场面的文章,经一个多小时,五六百字的文章算是写好了。虽然不长,但都亲身感受,还算有啥写,虽然没有华丽词语,但都真实,有生活气息。第二天投稿,还不知深浅,心里没底。向总公司上级秘书要求,自已不会写,多指点,指导。过了些天,文章见报,赶紧看看,看看自己的第一篇见报文章啥模样。一看,开头和结尾有修改,内容基本没变,文章未尾还有我的名字。“真棒”自己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同时也暗暗感激吴秘书对我的文章的修改和指导鼓励。真是,不深入虎穴不得虎子,不深入工作现场写不出文章。

自此我有好几篇文章见报,也从中认识了一批作家文人,也从伊电报中知道了公司大事和公司的长远规划,知道了领导霍董的雄才大略,也知道了各个单位的工作成绩,探究到公司发展的蒸蒸日上的局面,也知道了奋战在各个岗位上的同事们力争上游的干劲和工作的辛苦。在家里妻子、儿女知道了我写的文章竟然登报了,夸我是成了大“文学家"了,用写文章的稿费给妻子买了二百元一双的皮鞋,妻子笑咪咪的夸道:“长能耐了!”同时,脸上又多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红唇痕,暖暖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伊电报》带给了我欢乐,在我温暖的小家里又锦上添花。每当我孤独的时候,它给了我心灵的慰藉。一路走来,它伴随着我进步,有了它的相伴,我的工作生活之路绚丽多彩。

每当我开心时,我读《伊电报》。

每当我疲惫时,我读《伊电报》。

每当我休息时,我读《伊电报》。

我爱《伊电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