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离别,都请用力抱紧(外婆病逝)

(一)我与外婆

2016年02月11日,正月初四。我生命中第一次,近距离面对生死分离的场景。是的,我敬爱的外婆去世了。

到现在我仍然无法想象,在她生命中最后几天,竟然是在一种无法言语的半瘫痪状态下,煎熬渡过的。

外婆生有2男3女,其中一个最大的女儿在出生时不幸夭折。我的母亲是其中最小的一个。家里可畏儿孙满堂,但是两个儿子对她并不是特别孝顺。外婆是一个极为开明之人,虽已年过八旬,脑袋却一点也不糊涂。在农村,很多礼节要按照祖辈留下的老规矩办,外婆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每当儿女问起她来时,她会以长者的身份帮她们分析,给出符合情理的建议,但从不干涉他们做决定。她更喜欢的是一个人住着,自己种菜,自己做饭洗衣。闲暇时,还帮儿媳料理菜园,养鸡养猪。虽然离儿女家都很近,却很少去他们家吃饭,她更加宁愿自己一个人,图个自在。

外婆的经历也比一般老人丰富的多,小时候家境比较富裕,还坐过轿子,只可惜没有读书识字。外公去世得早,从我有记忆以来,外婆的娘家就只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上小学时,外婆才70岁,每周我都会和父母一起去外婆家做客,那时外婆在镇上的养老院给老人们做饭烧菜,就经常在养老院玩。每次去,老人们都会拿些糖啊,饼干之类的给我吃,那个时候真是特别开心。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端午节,养老院里一个手艺特别好的老爷爷,送给我和姐姐两个他自己做的鱼型花灯。薄薄的纸,画上去的彩色的鱼鳞,里面再点根蜡烛,夜晚真的实在是太好看了。

外婆在邻里也是出了名的好人,以至于后来养老院迁走后,依然有养老院的老人步行几公里的路,到外婆家找她唠嗑,附近的邻居,有什么事情也都会请教她,找她帮忙。

可能是外婆在养老院干得久了,看多,听多了世间的纷繁琐事,这让她更容易打开自己的心胸,和其他老人的想法有很大的差别。

后来我上初中,因为学校离外婆家比较近,所以便和外婆一起生活了三年,周末才会回自己的家里。三年里,外婆每天早上都会起的很早,我六点多醒来,她已经洗好衣服做好早饭了。中午回来的时候,也都是热腾腾的饭菜在桌上等我。晚上9点上完晚自习回来后,总是在玻璃窗那敲几下,然后外婆帮我开门,给我准备热水洗脸洗脚。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也总是我在抢着台,我看什么她就看什么。

上高中后,每月才回一次家,因为父亲在镇上做货车司机,每次都是先到外婆家里吃个晚饭,然后和父亲一起回家,等到要去上学当天,再到外婆家吃个午饭,再去车站坐车去县里上学。

虽然相处的时间减少了很多,但是外婆的记挂一点也不少,每次到她家都会唠唠叨叨一大堆,而且外婆耳朵听力不好,说话需要大声对着她的耳朵,所以很多时候真的会烦。

再后来,上大学了,一年才回两次家,每次放假外婆都叫我在她家多住几天。开始,我也都一直会这样做。但外婆年纪也大了,不想给外婆添更多的麻烦,后来渐渐的也就不怎么在外婆家住了。

不过从小到大,只要是去外婆家就会有零食给我吃,过年亲戚朋友给她拜年果子牛奶什么的,她也总悄悄留给我。

我不在家时,每次父母亲上街都会上外婆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困难,加之有了曾孙,邻里也常串门,外婆的老房子可是很少清静的。

(二)伤心

外婆对于自己的钱一向对大家有所隐瞒,至于大家都不知道她有多少积蓄,母亲说,外婆告诉她有7-8千块钱,或许外婆的隐瞒有自己的考虑。但是直到后来外婆家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大伙才知道外婆积蓄不少。那次是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外婆的钱被人偷了,2万块。外婆在家伤心了好多天。可以想象平常外婆基本上不花钱的人,都是她一点点攒起来的。

再后来,我大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在外打工时发生车祸,不幸死掉了。我们都瞒着外婆办了丧事,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事后没多久还是没瞒住,对于一个80岁的老人,就这样没了一个孙子得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大舅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还没有后代,因为这件事,他们的关系逐渐疏远。

(三)病重

年纪大了,外婆身体也渐渐变差,路走多了,气就会喘不上来。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所以每次喘气需要休息的的时候就会不停的说一些'她不行了,活不了多久,快死了'的话。然后我们总是笑笑的告诉她:“不会的,你还没看到这个A外孙结婚呢!”“外孙(我)毕业了还要挣钱给你花呢!”然后她总是笑一笑不语。

去年9月份,外婆病情突然加重,走几步就会气喘吁吁。去市医院疗养了一周,打了一些补心的针,说是外婆的心脏在收缩。当时正值学校放假,我便赶回来照顾外婆。后来,在学校里和母亲打电话,得知外婆又病下了。

今年冬天,天气寒冷。外婆又病了,听妈妈说外婆居然用冷水洗头。开始在镇上的医院治疗了几天,后来外婆突然感觉不适,喘气更加凶猛了,小舅子便连夜送往市里医院进行抢救,那个时候大家都去了。在医院里守着外婆。第二天因为我们去的人太多,见外婆有所好转,母亲便让我回来了。

没想到,这一别,等到再次相见,竟然再也不能听到外婆喊我的名字了。

(四)离别

两天后,母亲突然打电话告诉我,外婆不能说话了,半边身体也瘫痪了,我们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只见到外婆吸着氧气,眼睛无神的看着一个地方,嘴巴微微张开一动不动。大家一个接着一个抓住外婆的手叫她。一刹那,姐姐还有其他大姨,舅妈们都留下了眼泪。我没有流泪,内心好像麻木了一样,没了感觉,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情此景。只是一昧的在想,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这一切有那么突然么?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

我用力抓住外婆的手,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叫:“奶奶,奶奶,我是大头”。外婆时不时地转了下眼睛,看着我,手似乎在努力抓住我,但又没有力气去抓。虽然不能言语,但是能感觉到她的脑袋还很清醒的,她知道我们都在。

经过所有长辈们的商量之后,他们放弃了。最后用救护车把外婆接回家!带了个氧气罐回来续命,也希望外婆能够发生奇迹,祈求上天让这个善良的老人好转过来。

可是几天的不吃不喝,只能滋一点水和奶粉。外婆的食管已经被痰堵住,头发全湿漉漉的,摸着脚也冰凉的。最后外婆还是没能撑住。大年初四,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而我从此再也无法亲切的叫上一句“奶奶”了。

外婆生病的那段时间,把烟戒了,每天都会很乖乖的吃药,生怕哪种药忘了吃。

记得外婆生前时常念叨的一句话:“人死不怕,就怕一下子死不了,不死不活熬着多痛苦,要死就快一点。”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么?即使想得再开,面对死亡有谁不恐惧呢!害怕的背后是太多的不舍,太多的遗憾与牵挂。

(五)牵挂

2016年8月12日,收到了人生第一份薪水,我再次想起了外婆。兑现诺言的时候到了,人,却不在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