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异闻录】第一章:怪面(持续更新)

96
陆鸡鸡
0.1 2015.05.16 19:46* 字数 4086

一张怪物的脸,突然出现在教室后门的窗子里。

朋飞坐在我的右侧,当我把电玩杂志递给他时,看到了那张脸。

和它四目相对的时间连一秒钟都不到,但整张脸令我感到毛骨悚然,恐惧感瞬间爬满全身。

它有着红色的眼,被黑色棉线缝住了的嘴,还有脸颊两边的獠牙,整个皮肤是青黑色的。

我假装没有看到,迅速低下了头。

直觉告诉我它始终在那边,且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尽力调整着呼吸想保持平静,可汗水出卖了我,头上的汗珠不时滴到考卷上。

我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那张怪面会有新的动作。

应该不是做梦吧?

我把手伸到嘴里,咬了一口,一阵刺痛,留下一个极深的咬痕。

看来并不是做梦。

我捏紧着拳头,心跳得越来越快。

平时我打游戏见到怪就狂热、躁动、勇猛无比,因为游戏里的怪意味着金钱和经验。

而此时当一张怪物的脸出现在后门的玻璃窗上时,我竟成了懦夫,简直懦到了姥姥家。

“喂,加翼,没事儿吧?看你有点不正常。”朋飞的话语让我意识到了周围还有同伴。

“教室后门的窗玻璃上有一张脸。”我的声音很不自然。

朋飞看了我几秒钟,感觉到了我不安的神情,便向后张望了一下。

“你逗我呢,哪里有?”

当我再向后门那儿看去时,那张脸消失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在自己的位子上憋了一个下午,未敢踏出教室一步。


放学铃声响了,这可能是一天中最为动人的旋律。

铃声是嘈杂的,可或多或少冲淡了些许压抑。

放学铃的动人之处,或许正在于让疲惫的学生再度抱起对美好事物的幻想。

我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正当我毫无防备的时候,朋飞的惊异之声再次把我拽向了不安的漩涡。

“喂!你脖子上怎么有字?谁写上去的么?”

我心一颤,因为我清楚地确认从刚才到现在没有人会在我的脖子后面写字。

“没开玩笑吧?”我故作镇定。

“我闲得没事来骗你么?用不用我手机拍给你看?”

“上面写了什么?”

“两个红色的字。”

“赶紧说啊!哪两个字?”我的声音显得很没底气。

“天台。”

之后,是双方尴尬的沉默。


我们学校在本市还算是比较有钱的,耗了巨资在天台上修建了一座空中花园。这个噱头引得无数媒体曾在我们学校里搞拍摄、驻足观望。可是从上个学期开始,学校就已经明令禁止学生上天台了,因为在进行第二轮的翻修,许多花台和栏杆并未加固,有些隐患。顶楼东面的走廊通往天台,尽头是保安室,经常有一个大叔在那儿捧着收音机值班。

几乎不用多想,这两个字会凭空印在我脖子后面,极有可能和那张脸有关。要是让老师看到,还以为我奇葩到了脖子上纹纹身的境界。

可这究竟是一种线索性的暗示?还是圈套?

冥冥之中,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牵引着我。

如果我现在去天台的话,应该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

可是我不敢。


我坐立不安,想不出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上去看看?还是说直接回家呢。

虽然身处教室,却像受困于一间牢房。

朋飞在边上整理着自己的书包,看上去比我淡定得多。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中午吃剩下的小卖部汉堡,顾自啃着,吃得特别香。

不到30秒,便把汉堡吃完了,他起身将汉堡的包装纸丢入了教室后方的废纸篓,拍了拍我的肩:

“走吧,放学了。”

“你要我直接走吗?可是... ...”我愁容满面。

“那你要干嘛?你觉得天台上有东西等着我们?”

”那倒不一定。“

”那走还不走?“

“我没想好,这情况太突然了。怪物的脸你是没有见到,你见到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了。”

“那你做个决定。你去,我会陪你上去看看。你不去,就一起回家。不用想得太复杂。”朋飞打断了我的话。

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做决定。

那怪物究竟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还是班级里的其他人也看到了?我是不是该问一下班级里的其他人,或许只是我撸多了眼花?可这个班级目前来看,就我和朋飞处于非正常状态,其他人看着都很正常。值日生在忙着清扫,课代表们在黑板上写着作业,大部分人在说说笑笑。

如果怪面只有我一个人看见的话,那就非去不可了。

虽说好奇心害死猫,可我实在忍受不了满腹的疑问在心里骚动着。

我有点头痛,忽然想趴在桌子上闭一会儿眼睛。


“其实我也看到了。”朋飞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着。

“你也看到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惊讶地看着他。

“只是这一次有些不好的预感。管得太多,可能会出事。”朋飞开始转起了桌上的笔,“想想还是别多事了。”

说起预感,朋飞似乎与生俱来就有这种能力。每当坏事发生前,他都会有强烈的生理反应。他曾自己描述道:心脏像被几千个拳击手同时击打着。有三件事足以验证朋飞的预感。

第一次,是朋飞8岁那年,他半夜从床上醒来,感到浑身不对劲,神经从前半夜一直绷紧到后半夜。睡不着,便下床穿起拖鞋到隔壁父母的房间叫醒了他们。父母催他赶紧睡觉,他不肯睡,同时也劝爸爸和妈妈不要睡觉。叫了半天,爸爸妈妈还是很快睡着了。朋飞感到越来越不安,开始试图摇醒爸妈。或许是白天工作的关系,夫妻俩睡得昏沉,像两块躺平的石板。小孩子绵绵的语气永远无法惊醒睡梦中的父母。朋飞感到自己的神经快要崩坏了,拿起桌上的两杯水浇在了夫妻俩脸上。

“干什么呢?!”父亲惊醒,开始斥责。

“阿飞,你怎么了?”母亲终究还是温柔许多。

“你们别睡,我好怕,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母亲起身摸了摸孩子的头,随后起身准备去厕所拿块毛巾擦脸。父亲还在那儿闷闷不乐。

当母亲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了浓浓的黑烟正在从大门口的门缝里渗进来。

母亲大惊失色,大约愣了3秒钟。

回过神后,立刻跑回了房间。“赶紧带着孩子出来!外边着火了!”

听到这句话后,朋飞的父亲没有多想,立刻拽起瘦小的朋飞往外就跑。

“你去准备三条湿毛巾!我开门看看什么情况!”

朋飞的父亲刚打开大门,大楼走廊里已经完全黑烟滚滚。在看到外面的情形时,他的父亲暗自庆幸还有逃生的可能,火势并未发展到令人绝望的地步。

分配完三条毛巾之后,一家三口捂着嘴一路小跑下楼,顺利地离开火灾现场。幸好他们家在五楼。

后来他们才知道,五楼的隔壁邻居是火灾的源头。五楼到八楼烧毁得非常严重,同楼层的共有六户人家,除了朋飞一家幸免于难,其他的家庭大都有伤亡。黑烟弥漫得特别快,加之那个时候,是凌晨两点半,大部分人都在做梦。

这个悲剧在第二天登上了报纸的头条,火势在蔓延到第十层楼时,被消防员终止。

第二、第三件事分别是学校的大面积食物中毒和电梯的突然坠落。在这些事情发生前,朋飞的身体都会感到极度的不适。他的预感让他避免了许多生活中的灾难。后来他开始逐渐适应这种预感,并且在灾难来临之前,越来越善于控制自己的生理表现。

每当我和朋飞放学后在路边摊吃着廉价炒饭时,他都会和我谈起一个个关于预感的故事,或大或小。在他看来,这并不是超能力,而是负担。可能每一个人都会有源自生命给予的直觉,但是并不会像他那样如此直观地作用在生理上。

对于死亡与灾难的敏锐嗅觉,也让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是,这可能仅仅是让他认清了他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质,在行为上而言,他从不悲观,也并未受到他天赋的影响。

“灾难来临前的反应,我是受够了。本想装装糊涂就算了,可是不巧,你也见到了。”

“这样一来,有一点就清楚了。那张脸,确实客观存在着。”

“恐怕是的,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我想说,这次有一种隐现在我脑海里的预感,可能上去之后... ...”

“怎么?”我睁大了眼睛。

“会有大麻烦。”

我没有回答,而是提起了我的衣领,生怕有同学见到我脖子上的字。

”有麻烦就跑。“我说。


放学后,我和朋飞故意留到最后,并且假装和最后锁门的劳动委员说我们要留下自习一会儿,可以把钥匙转交给我们来锁门。劳动委员推了推镜框说可以,并把钥匙交给了我们。

其实我们两个自己都不相信留下来自习这种拙劣不堪的借口。

班级里的同学陆陆续续都走了。

最后连劳动委员也走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我和朋飞互相看了看对方,彼此深吸了一口气。

我环视了一下空荡荡的教室,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嘛。

朋飞拿出自己的手机,显得漫不经心。

几分钟过后,他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我凑过身去看到了屏幕上的一行字。

“不要把身上的任何东西交出去。”

这条消息来源的手机号竟然是一堆乱码!

原本上天台之前就已经底气不足,这条消息更是打乱了我们两个人的阵脚。

这或许是一个知情者的暗示吧。可是这消息的文字实在令人难以捉摸。

朋飞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半天。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6点40分。学校里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我感觉是时候出发了。

“我们可以走了,学校里的人散得差不多了。”

“我觉得现在还不能走。”

“怎么了?”

“我在等待。”朋飞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里的那条短信,这个姿势大约已经保持了3分钟。

“等什么?”

“等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出现。”

“说话别挤牙膏行不?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另外,能不能把头抬起来说话,我看着都累。”

“如果把下午教室后方的那张脸当作任务开始的话,其实这个任务已经给了很多提示信息了,只是我们太迟钝。”朋飞依旧没有抬起头。

我半个屁股搭在了桌子上开始听着朋飞的话。

“有一些情况可能你没有注意,因为你被那张脸吓傻了。”

“刚开始确实很怕,一种难以形容的害怕。可是之后当我们决定上去之后,我便试着去挑战未知的东西。”

“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吗?”朋飞顿了顿。

然后终于抬起了头。

“一个无比诡异的环境”他说。


学校这个时间段本就空无一人,朋飞的话令气氛更为凝重。

我无意识地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实则只是掩饰我内心的不安。

“你听我说,你相信我的预感是吗?”

“是的。”

“我可能只是用我的习惯去判断,但是这些判断一定是有意义的。”随后他指了指黑板。

“你看一下黑板,相较往日有什么不同?”

我仔细看了看:

“黑板上有贾光年的板书痕迹,是最后一节历史课留下来的。右下角的值日栏和以往的相比,也没有什么不同。”

“你这人真是粗糙得无可救药。”朋飞敲了敲桌子,然后说了一句话。

“这些都只是假象。”


(未完待续)

——————————————————————————————————————

尾声:校园魔幻系列,第一部已经写完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

         在简书投放也纯属碰下运气,谢谢每一位来者,谢谢。



各位如果有任何问题欲交流

可以留言或是简书私信给我

或者加我的公众号:

个人的体验

公众号ID:tiyan818


我一向都是秒回侠~~

文字创意工作者。为了种族绵续,会有两性之爱;为了清醒存活,会有文字之念。

十日谈那样的故事,忏悔录那样的观点。妖风十里,不如你。谢谢你来听我扯淡及BB。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