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工作室

窄巷子的深处有一家没有名字的店,只有擦得澄亮的门牌号707透过门前的大梧桐时不时反射出一些光点。老板是个看起30来岁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胡渣,穿着件灰色紧身T配着条深蓝色的短裤,坐在进店左手边的吧台里看书。莫敏进去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她团购的是家心理咨询中心,地址是这儿没错,窄巷子707号。可是进来以后,完全不是蓝底白漆大沙发类似vip美容院之类让人放松的氛围,古旧的气息遍布整个天地墙,有旧书发霉的味道,有楠木陈香的环绕。这就是个旧书店嘛,除了坐吧台那个男人透着点年轻的感觉,其余,自己瞧:店里矗立着顶着天的几个深褐色楠木大书柜,书柜与书柜之间还放着两张大条桌配着竹椅,按理说,桌上得配个文房四宝才算应景,可是只有个笔筒,里面插着几只没盖子的签字笔。莫敏看了眼,又退出去看了看门牌号,再掏出手机核对了下团购地址。好吧,进去问问,再次进门,老板已经放下手上的书看过来了。“你好,我找芮医生。”“我就是,你是预约今天的莫小姐吧。”莫敏这时候才松了口气,自己没找错地方。只见这位芮医生走出吧台,对她说:跟我来。然后就径直往那书柜中间的大条桌那儿走去。莫敏虽然心里腹诽:难道就在这儿进行咨询,也太不注重保护隐私了吧。但还是跟着他走了过去,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芮医生并没坐下,而是在那边大书柜上找了几张纸出来,顺便在笔筒里抽了一支笔,两样东西一起递给了莫敏。莫敏更奇怪了,这是要干嘛,不是要咨询吗,这是要我自己写。莫敏正打算问的时候,芮医生又开口了:写吧,你的时间是两个小时,过了两个小时收费加倍。莫敏知道自己预约的是下午2点到4点,本来已经打算好过来后舒舒服服被催个眠,躺在软软的大沙发上睡上一觉的,结果这是要干嘛,过来写东西,跟考试样。写什么,还没问出口,莫敏发现自己握着笔的手已经在开始动了,封面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写下了今天的日期。然后很自然的翻开了手上的纸张,还好不是空白的,原来有这么多要填的,就是个人信息表嘛。像条件反射一样,莫敏开始按照上面的提示写起来。第一页很简单,就是简单的家庭信息调查,莫敏在填的时候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在考公务员,政治背景调查,倒不用写父母的政治成份,却要写他们的婚姻状况,还好只是选择题,莫敏勾上了一般那个选项。还有点很奇怪,没有已婚未婚的问题,直接来问伴侣的兴趣爱好。莫敏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一点时间,30岁的人了连自己的兴趣爱好都没搞明白,更何况自己另一半的,仔细想了想,写上了手游,电影。第二页看起来像是入职简历,不过不是哪一年到哪一年上了什么学校,拿过什么奖,而是哪一年到哪一年有什么人生大事发生,还好必填项只需要写近五年的,莫敏回忆了一下,飞快的写了起来,2012年结婚,2013年买房,2014年换车,2015年无,2016年无。总共不到一分钟时间短短的五年就呈现在莫敏面前。看着写下的答案,自嘲的笑了下。第三页是空白的,没有任何提示,但是莫敏莫名其妙的往上面写上了几句:如果重回5年前,真希望人生的大事是这样的,2012年因为一直写作,出了本自己喜欢的小说;2013年因为坚持画画,然后成了知名简笔画博主;2014年再结婚买房;2015年坚持学英语,然后雅思过了8分;2016年创立了自己的社团。第四页,赫然几个大字:你要咨询什么心理问题。莫敏这时候被惊醒了,对了自己是来咨询什么的呢?抑郁,因为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对什么事情都没有热情吗?不对,好像是迷茫,对人生对未来的迷茫,可是刚刚写下的那希望的五年,让莫敏觉得自己好像又不那么迷茫了,自己现在要咨询什么问题呢?突然桌边的芮医生开口了“时间到了,还要继续吗,继续的话现在开始按新标准计费”。莫敏很诧异,自己才写了几分钟,就两个小时了,这也太快了吧。可是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已经四点了。莫敏想着自己在网站上团购价是一小时100块,如果翻倍那就是200块,还是算了吧,好像自己也没什么可咨询的了。出了店门,那个707的牌子依然澄亮,莫敏虽然觉得有点怪,竟不觉得自己的团购费花得冤枉。同时,店里的芮医生将莫敏留下的4页纸轻轻的拿起,打孔,然后拿出一个写着莫敏名字的厚本,将这4页装订了进去。笔记本的封面还有两个大字:自传。时间5年一个循环,书柜上那一本本人生自传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很多人出了店门就会忘记掉发生过什么,但是很奇怪,只要一开始写了,每五年那些人都会准时到这里报道。所以他也不用问他们什么问题了,只需要静静的当个旁观者就好。也有人不再出现,因为人生已经走完。对于这种客人,他也不会去帮他们结尾。感受到的那一天,属于那个人的自传就自动封存了,然后在那儿静静的等待哪一天被哪个有缘的人翻开(也许是他的后代,也许是他的转世)。芮医生当然不是真的医生,他真的只是这家存在了很多很多年的自传工作室的老板,一直都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