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李焕英

每个孩子,出息不出息,都是父母心中的宝。


01五十亿的李焕英
戏剧的魅力指数及评分标准,三分之二在于是否动人和动人程度。

真正的好喜剧,往往是让人带着泪地笑。与没有情绪调动的滑稽戏相比,除了促进观众的脸部肌肉运动外,喜剧还能带来人们情感的波澜起伏。不然,再搞笑也不过很好笑而已。

同为春节档贺岁片,唐人3和李焕英,让人近距离地对比了滑稽戏与喜剧片的区别。

豆瓣评分5.3,对唐人3来说都略为偏高。剧情混乱、台词平庸、表演做作、摄影呆板,够了,几乎囊括了一部烂片所有的成分。傻根也越来越傻,居然一路狂奔,对标港星曾志伟。曾志伟本身并非一个好的喜剧演员,使劲挤弄表情,是他最大的搞笑功底。至于,标志性的声音,完全就是既难听又不好笑。

李焕英,则和8.3的豆瓣评分基本持平。尽管台词乏善可陈,感觉是硬从牙膏皮里挤出来的。“那是喝绿茶吗?那是炫耀表啊。”这样简单拆词挤出来的幽默,多少让人无感,在剧中却比比皆是。著名的不幽默大师冯巩,那一句“我想死你们了”,让人差点看吐。和一肚子笑话直往外喷的郭德纲相比,相声界老艺术家门的语言天赋,实在是只有被吊打的份。难怪曲艺界掌舵人姜昆老师这么不待见小德子。

欢乐的部分,李焕英几乎还是老酒一瓶,沈腾闹肚子那场戏,有点恶心,可以直接把人看吐。就喜剧天分而言,沈腾和贾玲甚至比不上片中一闪而过的本山系的王小利(乡村爱情的刘能)。

李焕英被叫好,是因为剧情。五十亿的票房,三分之二要归于有一个好的本子。


02穿越的李焕英
《你好,李焕英》,剧情是穿越的。

1981年,胜利化工厂青年女工李焕英,和同厂的锅炉工贾文田偷偷恋爱的第三年。一年后,他们将迎来生活的馈赠——宝贝女儿贾晓玲。

2001年,48岁的胜利化工厂中年妇女李焕英似乎得到了生活更大的馈赠——女儿贾晓玲金榜题名,考取了首都戏剧学院。好事临门,李焕英夫妇呼朋唤友,大摆升学宴。

羡慕嫉妒恨,复杂的情绪糅杂于各色来宾间,气氛多少有些凌乱。不久,画风突变。现场的杂乱无章,被突然的意外和巨大的惊愕所包裹。

录取通知书是假的。为了让母亲大人高兴一次,落榜生贾晓玲胆大包天,竟然伪造了最高戏剧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女儿一手导演的好戏穿了帮。普通女工李焕英表现惊人,她没有失态。在克服了短暂的尴尬与慌乱后,像一只勇敢的母鸡,她张开无畏的翅膀,将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鸡,果断揽入怀中。

做女儿的心大,做母亲的心更大。

然而,更大的意外接踵而至。回家的路上,假装没事的李焕英,在女儿面前,被汽车撞飞,生死未卜。

医院病房里,贾晓玲内疚自责到崩溃。神思恍惚间,电视里一段来自八十年代的影音。一束光芒的指引下,贾晓玲从天而降,砸在胜利化工厂青年女工李焕英身上。

1981年,二十岁的贾晓玲,和年轻漂亮的李焕英相遇。2001年的贾晓玲,明白这是母亲李焕英;1981年的李焕英,错认这是表亲某某某。

情感的线头,牵在报恩的这一端。来自火星的贾晓玲什么都明白,又什么都说不明白。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竭尽全力帮助姐们李焕英得到所能得到的一切好处,让做母亲前的母亲可以开心一点。

现实中的女儿贾晓玲,内心有着深刻的愧疚。从有记忆起,母亲在她心中,就是一个不开心的中年妇女。而所有的不开心,她认为,皆缘于有她这个不省心的笨女儿。

李焕英伴随着贾晓玲的穿越,青春时光被赋予了不曾有过的快乐。而这,成为姐妹身女儿心的贾晓玲最大的慰籍。

情感,在现实和虚幻间对撞、交错。世间百态,诸事纷扰。很多时候,给它人一个看得见的交代,不过是为给自己一个看不见的交代。所谓,让心里过得去。


03泪奔的李焕英
银幕里的哭,或许是演。银幕前的泪,滴滴是真。没谁会在电影院里假哭。因为感动,才会落泪。

青年女工李焕英的好,在于利落的生活态度和单纯的爱情信念。

八十年代,在今天惹人怀念,多半在于因为理想主义沦落引发的人心失落。物欲泛滥和精神空洞的冲突,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人类存在一天,就会纠结一天。

饰演李焕英的东北籍女演员张小斐,是全片中最为出彩的一个。舞蹈艺人出身的张小斐,准确展现出了东北女性天生的脆劲,令人赏心悦目。这不由让人想起庞龙多年前的一首歌《家在东北》。——那个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的地方,那里生长的女孩,早晚会出落成利落干脆的大姑娘。而这,几乎构成东北女孩在世人心中最大的人设,也是片中李焕英最大的魅力。



中年李焕英的好,在于对亲子关系的达观和大度。

阶层板结的时代,父母对儿女的前途厚望中,夹杂着自身脸面的私货。深邃的阶层鸿沟引发的强烈焦虑感,日益撕裂着脆弱的亲子关系。

就亲子关系而言,李焕英和贾晓玲相爱而不相杀。在没有学而思的年代,没有中学生会因为课业负担而跳楼。贾晓玲考取艺校,就足以让李焕英大笑三声。即使女儿高考落榜,也远不是世界末日。那时,一切都还好。

李焕英和贾晓玲的关系并无特殊,只是一个正常时代里,亲子间正常的关系。尽管敏感的胖女孩贾晓玲一直觉得事事对不起母亲,但李焕英却从不认为孩子有什么对不起自己。

生命弥留的李焕英,最后的好在于始终体谅和接受孩子的不完美。每个孩子,出息不出息,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何必苦苦相逼,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社会这扇门,一打开,就会让人看到阶层分化带来的巨大落差,这是时代的悲哀。家庭这扇门,若关上,能让人感到亲情交融的相互守候,则是个人的幸运。

李焕英,你是真的好。

后记:贾晓玲就是贾玲,贾玲就是贾晓玲。李焕英是电影里贾晓玲的母亲,也是演员贾玲的生母。电影里的中年贾文田,由贾玲的生父贾文田饰演。电影《你好,李焕英》(Hi,Mom!),是一个家庭真实经历的银幕再现。艺术形式和生活故事,和其他所有一样,唯有相知相遇,才能相互成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