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作为一名求职者,我一点也不喜欢面试。

每次去面试,我都会被要求请介绍一下自己。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实则令我颇为头疼。首先我并不确切地知道,究竟我的哪些面向会被面试官所看重,更多的时候,我会担心自己是否会因为紧张或准备不足而没有做好自我展示,而这样的遗憾似乎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即使在我自己也十分满意的面试中仍然难以避免。但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对我来讲,最痛苦的其实是准备自我介绍的过程,往往在搜索枯肠寻找自己与要面试的工作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后准备出来的结果让我感觉又认识了一个全新面向的自己。那感觉时而欣喜自得,时而自夸得羞赧,更多地感觉是在极力地自欺欺人——分明没有写一句谎话,为什么却总感心虚呢?写到最后,连自己也忘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到底是谁?真实的我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是像自我介绍里所写那样积极勇敢努力向上呢,还是像我自己所尽力隐藏的那样缺点重重呢?古人讲君子慎独,一个人的时候,我竟不知道该以何种面目示己才是合适的,我的内心顿感茫然无措。

一年半中,我一直在金融业内求职,虽然也确实有了一份工作,然而在朝夕的摸爬和应对中,却身心俱疲,伤痕累累,能量已消耗到了尽处,只觉自己还剩一口气在喘,于是我逃也似的提出了辞职。一个算六爻的师傅和我说,这个行业并不适合我,再多的体验也只是徒增痛苦,想来也的确是,四份金融业的实习工作经历竟没有一个善终,我又何必再执迷不悟。于是在自我世界的界定里,我又给自己在一个角落里打了个叉,我对自己说那不属于我,从此与我无关了。

离职后的我来到了山上,遇见了贤书法师的讲法。贤书法师正是贤二之父,他笑容满面地问大家这样一个问题——“我"是谁,到底有没有这个“我”存在。作为已皈依两年的佛弟子,我是知道佛教并不认可“我”的存在,这世上的一个个“我”不过是人心的种种妄念构成,然而这对我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帮助,我仍然常常被妄念所牵引,执着于好坏对错和是非。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相信命运的人,我又深知业力的强大,自己是多么容易被卷入洪流无法自拔,所以也常常原谅自己的无能为力。贤书法师告诉我们,安住当下即可改变命运,教我们静坐和经行,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当下的身体感受。这对我来讲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我自认为是个心思简单清洁的人,坚持两分钟静坐不去思维虽勉强做到了,但时间一长就会随着心绪走神,而且往往追随的还都是那些令我痛苦烦心的念头。这大概就是佛家讲的末那识的执取吧。愁苦悲愤的烦乱心绪如此顽固,幸运快乐的过往却难以反复思忆,这样的人生如何能不苦呢?

不过三天的禅修究竟是减少了我不少散乱的思维,于身于心到底是有所裨益的。我从法师的言语中领悟到,这世上没有我,也没有别人,有的都是在梦中没有醒来的迷者。或者说,他人与我们既毫无瓜葛,又是融融一体的。因为,我的世界里有他人,他人也是我心念的反映,我怎样想他人,怎样对待他人,也只与我自己的心念相关,而心念是虚空的,他人是虚空的,我也是虚空的。从山上下来,我终于放下了不少。对于他人的刻意激怒,我终于能够做到不起强烈的怨心了。而对于不喜欢的人,我也能多少给出一点爱了。既然人生是一场虚无的游戏,我为什么不能按照令自己和他人都更愉快的方式参与其中呢?从楼上敲墙而我心静如水的那刻起,我知道自己又翻过了一座大山。

你一定会说,生活在尘世,扯这么多虚的干嘛,又不能当饭吃,写了半天真正的我到底是谁。那么我可否这么回答,所谓的我就是业力与心念(本质业力也是心念),你的心思去怎样定义“我”,你就会得到怎样的“我”。祝你们都能放下业力的负担,在人生大梦里玩的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父亲是一位比较严肃型的人,不苟言笑,说话做事都属于直接又按杠按条的人,不太容易变通型。言辞犀利的人往往能够戳中...
    真真而来阅读 272评论 0 1
  • 光线明媚的午后,空际湛蓝。 溪月一如既往坐于窗前摇椅,安享此刻静谧温暖。 恍惚间明明灭灭,印象中,最深处,无可回避...
    文抒苑阅读 515评论 1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