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之人

冷冷的月光滴落在终南山下的一个小门派的掌门别院中。

一个白衣胜雪的青年,正跪在掌门的床前,静静地看护着自己的掌门师尊。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一阵吵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青年皱眉然后起身打开了门。

而随着青年的门一开,只见一众长老便鱼贯而入,对着床上的老者拜了一拜,随后相互看了一眼后对着床上躺着的老者说道:“掌门师兄。我等见你已时日无多。正所谓群龙不可一日无首,所以关于下任掌门的人选,还需要掌门师兄能够早日有所决断啊!”

“一派胡言!师尊定能痊愈。尔等胡说八道什么!”青年听了大长老的话语,顿时怒火中烧。还未等床上的老者发言,便直接呵斥道!

“长老说话,哪有你这小辈说话的份!何况你这个天生反骨之人,要不是掌门师兄心善,收留在其身边。你早就饿死在外面了!我看掌门师兄之所以得此重病,便是你克的!”人群中的四长老被青年说的有些颤颤,但还是言语犀利的反击道!

“嗯!?你说什么?”青年眉头一皱,随后一股冲天的杀气汹涌而出。而随着青年的杀气的涌现,在房间中的几柄宝剑居然集体抖动了一下,彷佛只待君主一身令下便可上阵杀敌的将士!

“天生反骨之人,就是养不熟!怎么你难道还要杀了我们这些师伯,师叔们不成!”大长老感受着青年的惊天杀气,头皮有些发麻。可是现在箭已在弦,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呵斥道!

“咳咳咳。剑儿,不得无礼”一声虚弱的声音响起!青年一听这声音,连忙收了自己的杀气,随后快步来到床上的老者面前。

“师傅。徒儿吵醒您了!”

“好徒儿,不怪你!”老者微微对着青年点了点头,随后对着站着的长老们说道:“几位师兄弟。待我走后,就由大师兄接替我的掌门之位吧。不知这样,各位师兄,师弟们,可满意?”

“掌门师弟,这是什么话。我等也只是关心,一旦掌门师弟驾鹤西去后。我派群龙无首。。。”

“好了。尔等的心意,我了解了。我累了。”

“是,那掌门师弟早些休息。我等先行告退。”大长老慌忙说道,随后带着一众长老们急急忙忙地退出了掌门别院。

看着长老们离去,老者不禁叹了口气。随后看到床前的青年,眼中不仅浮现出慈祥的眼光,随后说道:

“剑儿啊。为师走后,你便离开这里吧。我知道这些年来,门中的人都不是很待见你。是为师太过自私了,一直不肯放你走。只想着过些时间,待你为门中做了一些贡献后,可以让门中的人,对你有所改观。然后为师百年后,便可将这掌门传于你,让你将我派发扬光大。可惜。。。哎。这些年是为师束缚了你啊!”

“师傅。不,您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师傅,徒儿怎么能活到今日呢。”青年脸流满面,再次跪倒在了老者面前。。。

第二日,老者仙去,而后青年在老者的灵前扣了三个响头后,便转身离去。

门中众人见状纷纷指责青年,说其忘恩负义。老掌门刚刚过世,他便离去,居然完全没有帮老掌门守孝之意,看来预言中的反骨之人果然是薄情寡义之人。

只是却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老掌门仙逝后,有着一白衣胜雪的青年踏遍了钟南山方圆万里的所有门派,并且以其手中之剑让这万里的门派掌门都同意了,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三十年内都不得冒犯一个终南山脚下的无名小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序章 暮春三月,正是人间好时节,巫山的山道两旁,古柏参天,苍苍峻拔,挺直端秀,凌霄托根树旁,烟花柏顶,灿若云荼。 ...
    AeneasAnas阅读 1,093评论 1 2
  • 这一首越人歌,终究是要唱给你听。 【一】 第一次遇见司徒忘尘是在三年前一个夏天的傍晚时分,漫天的云霞将环绕龙津山庄...
    朝云生阅读 294评论 0 5
  • 桃花— 红色席卷 绿芽弥漫 孕育的生命 终将结果在明天 柳絮— 飘飘洒洒 是孤独在游荡 还是寂寞在飞扬 硬是把春天...
    恣意生活阅读 278评论 8 47
  • 早知道蓝山这个景点。我爱人去过,她给我说就是一条沟,沟里有很密的树林,沟的崖壁就像太行山的山崖一样。太行山是断层,...
    独孤行苍茫阅读 692评论 0 1
  • 素心向南阅读 116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