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传—苏坡本传

字数 1459阅读 168

吾初识英雄,始于高中年间,曾班内二人共玩于我。闲至无聊,亦无所具事,惰于学,遂辅以鼠标,呼哉键盘,协吾班内二友,龙腾也!

午休间,悄然入网吧者,吾三人,吾师不查。

忆想吾之初用,唯寒冰也!

寒冰者,又号艾希,箭法超然于世人,亦心肠甚好,貌亦甚美,曾为部落族人内心之公主也!因之为阿瓦萨罗血亲,遂号“传奇三姐妹之一。”依稀闻之为蛮族王者之妻,蛮王曾曰:艾希可一箭中五鸟,可大宣于世。于吾之记忆,艾希又曰:想要再来一发么?

吾之初战,当不得提,其惨烈,亦难堪,遂弃玩矣,此乃憾事,亦幸事,孰可说,只曰:当不得真。

待吾大学年间,因舍内二损友,重操英雄,哪想至今,一发难拾。亦难想,吾何来如此之韧力,屡败电脑,亦敢屡战电脑。然如吾用之学习,世上无敢挡吾。呜呼哀哉,且不再提。

初入瓦罗兰,迷之,乱之,不可知为何,即入战争之门,如入狗群,至今难出。犹想当年之惨烈,初时,因菜如狗,受人谓之:渣渣。待吾百场战罢,谓之:百场之渣渣,二百场亦如是。此难堪,吾犹记,且深。然此时已无当日之激情,曾想谓曰:当年游戏者,今何在?母之,前事来究,吾欲骂还。

当日之坑,今亦难忘,然有一者,锅不加吾身,此谓游戏可至今之秘,不二法。

然,具实呼。犹想然哥此人,曾于军训之间,亦可伴月于网吧,二日精不衰,体未弱,吾等皆呼“神人”也。待此间事了,吾等众众,皆游戏于网吧内,言此,不可不槽吾校内之网,上穷碧落下黄泉,吾未见此之烂网。然吾等持之仍四年有余,亦甚有想念,终不回。

遥记网吧之年,每每众人相携,多余十数人,可谓一景,初时之热,已然后矣。其间,慢之衰矣,或有人奋进于学,或有人右之有伴,独留吾等五人亦往矣,此难谓天意呼,偶者呼,孰料也。

五人谓之:璞者,此乃骚不可闻,虽有小帅,难抵其浪。因异地,遂分,亦留网吧伴我等。此人情之甚乱,吾亦不记或多人与之交。善者于吾正相当,非C不选,中亦下,后又多位互转,选手之全能型是也,吾亦是。

雨者,曾与某诗人大者名似,体犹胖,且惰于动,唯游戏不可阻之,虽网吧远亦强行,此神吾等亦动。然其召唤之类型,多于肉,血量犹甚,犹记当年狂徒首选。又精于猥琐,此子提莫君,血犹甚,且蘑菇如棋,踩之为翔,炼金亦如是,与之相对,慎之,慎之。亦精于游戏,且专于此,然不止于英雄,余者甚多,且多精专之。

策者,吾之右手。吾二人之下,亦风靡难挡,曾于校内之联赛纵横,笑傲之姿。虽终不敌王者与吾二人之浪,尽毁矣。吾之锅,其尽背,吾心甚慰。曾有言,辅助者,背锅人也。吾打之谓激进,唯有其人能融于我,遂曾二人双黑,常于十数胜难败。然其心不在英雄,常与雨人,混于余者,时间之费多矣。据吾测,其情衷应为地下也。

最后一人,当为胖者,名为田雷,非天雷。然其体犹胖于雨,遂号小胖,璞之右手。若可前之四年对于今夕,汝不可信,同一人呼。因其体有病,不谓旁者。或犹于体胖,亦善之血肉,同于雨,且犹爱护甲,其龙龟者,甚有名。其位野,常乱做吾等之父,然本曰子呼。当得一提,其饭菜,味美犹香,备之可为家。

吾本尊,其名曰贱,何为此,犹不可记,然抗之亦无用,遂不理,忽视之。其者多曰,吾甚浪,然吾谓之:激进。遂吾之下,难有人档,亦曾血崩如溃,非敌亡,便吾尽,唯二者选。怂非吾之所选,浪亦不是。然待版本之更新,下之位甚难,此终非一人之勇,以冠三军,遂多路转战,但求一胜,犹不可专精,成也全能,败也全能,得如此,亦憾也畅。

吾五人四载相伴,然聚散终有时,聚亦难,别亦苦。可幸之,雨胖与之吾犹在,虽忙于业,偶有耍之,也可谓其乐欢欢。此足矣,吾未有大愿,忙亦有乐,与友聚之召唤峡谷,幸哉,幸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