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节祭祖,不忘祖恩

96
好望角002
2018.02.11 16:05* 字数 1358

       

图片发自网络

朝望

    在我老家,祖公台上的祖公牌,上面记载有各代祖公先人的名字和各代祖母的姓氏,中间写"本姓远近亲宗牌位"一列大字,左右为一副对联:"祖德如山重,宗恩似海深”,大年三十这一天,家家重写祖公牌,然后祭祖,目的是重温祖公恩德,记住他们的付出。

        他们的付出故事,我就从曾爷爷开始讲起吧,曾爷爷娶了两房奶奶,生养三个儿子二个女儿,三个儿子是大伯爷、二伯爷和我爷爷,二个女儿是我的两位姑奶奶,出嫁外村了,曾爷爷共有曾孙十六人,从曾爷爷到我这一代已经是四代人了,中国人认为四代同堂、幸福美满的生活,他老人家应该没有享受到。

      曾爷爷一生勤捡持家,建有两栋民房,各七间,房子四周为石墙、顶上盖青瓦、中间为牌坊式四柱伞型结构(二根主柱+二根副柱),樑板为方形穿过柱子,方樑板两头固定一对短柱,樑板像扁担挑起不同高度的短柱悬在空中,短柱和长柱顶部从低往高、像阶梯状木桩排列到屋顶,在并排的牌坊架上两个同平柱子顶架上横木,钉上瓦板,盖上瓦片形成前后斜形屋面,这种全以用木材为主体建成的房子,冬暖夏凉,共三层高,底层的前半部为关养禽畜的圈子,圈子上面铺木地板的为第二层,上面作为厅堂使用,屋子两头和后半部填土使高度与木地板持平,实心地面分隔作为卧室和厨灶用途,第三层为木板铺的楼层,供住人或贮存物品用。

        曾爷爷共建好两栋这样的房子,分给我爷爷和他两位大哥,大伯爷单独分得一栋,我爷爷和二伯爷共住一栋,每栋都配有石木碓子和石磨子,生活所需的家具全配齐,田地也分好给三个儿子,曾爷爷是一位成功的父亲,从房子的石墙、石梯、石柱垫、石磨、石碓斗的圆整光滑程度,可以判断建造的精致程度和不菲的造价,我就在曾爷爷留下的房子长大的,非常感谢我的曾爷爷给我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再说我的爷爷,我爷爷是在兄弟中老三,加上是二房奶奶所生,可能得到曾爷爷的宠爱多些,也培养了他慈悲善良之心,与大伯爷爷相差近二十岁了,与曾爷爷年龄相差更大,分家后的生话只能靠自已的努力了,加上遇上战乱的年代,从小到大应该吃过不少苦,关于他,我记忆最深的故事有两段。

    第一段故事是爷爷被土匪当成人质,差点被撕票,那是青年时代的他,当时,正好在他舅舅家里(二房奶奶娘家)作客,听从他舅舅的劝说,甘愿作为舅舅家人的人质让土匪关押,求得舅舅家人的平安,最后,被转移到山上和等待赎金的过程中,半夜趁机在匪徒睡熟时成功逃脱,天亮前回到家里,后来得知他舅舅一方并没有给匪方兑现赎金,如果他不主动逃脱而被动等待,他将必死无疑,也许,从那次经历之后,他认为凡事不能"等靠要",自已努力才能成功,所以,他一生的勤奋进取,在他挣得了钱后,买下了位于大河(俗称中洲河)渡口边上的一片良田,水田土地由沙洲长年累月堆积,地肥水美,只可惜,享受水田收获谷子没有几年,就被政府执行土地公有制了,他的心血也像河水一样付之东流了,这是他的第二段故事。后来,他留下在西面后山坳的桐油林,留下一个露天桐油子晒坪和压榨作坊,家里使用的弹棉机和织布机等制作棉胎、织布、染布的工器具,全是他亲手留下的,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爷爷,但从各种工具的光滑程度可以断定,它们是从他那个时代留下来的宝贝。

        我爷爷生有二个儿子四个女儿,孙子和外孙共二十六人,算是子孙满堂了,可是他去世时子女都没成家立业,估计没见过一个孙子,现在逢年过节了,我们子孙先给他拜年。

      祖德如山重,宗恩似海深。

图片发自网络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