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居住的地方——醉美“仙居”行

       “仙居”回来,心里颇不宁静,姐姐生病,辗转于家和医院之间,医院里病患们惊恐不安的表情,躺在移动床上被推着这里那里的老人,奔命般的家属,医护们笃定的神情,忽然间对生命似乎有了更深的理解。

       穿梭于如织的人流之中,忙里偷闲,思绪会时不时地回到梦幻般的“神仙居”。

       此次仙居之行,依然是“爱在户外”的召集,不同的是这次有先生和女儿的同行,友友们有的已经是二次做神仙了,真没想到一群人以这样的方式在一起会如此的快乐。我爱上了“驴行”。

一、 醉美“神仙居”

        提起“神仙居”,很多人并不陌生,“神仙居”风景区,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的白塔镇,以西罨幽谷为中心,总面积15.8平方公里,为“浙江省作家创作基地”。国家4A级风景区。

        我们一行四五十人,一大早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苏州乐园集合点,翘首期盼的表情印在每个人的脸上,显然都是精心准备了这次的出行。老友友们互相寒喧着,脸上扬谥着“与你同行”的喜悦,新友友则眼神迷离,怯生生地生怕跟错了队伍。

        大巴如约而至,大家鱼灌而入,此次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个群的16名友友,出于礼貌我们把车上最好的位置让给了客人。我和先生还有地理老师及大石头校长几位长老级的人物坐在了最后边角落的位置上,白纸领队一直陪着我们,大家一路欢歌笑语,小伙真不错!

        时逢十一长假期间,高速公路上车流如织,还好没被堵在路上。沿途延绵起伏的山脉,披着盛装,温暖地拥着我们,我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体温,泪眼朴朔(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多了),没有人能体会到我此刻的心情。

        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我们顺利到达盼望已久的“仙居圣地”。远处一片片金黄的稻田在风中摇曳着,稻穗低下了沉甸甸的头,仿佛 告诉人们成熟的样子;大片大片的玉米稞则不然,只见人家个个头顶花冠,昂首挺胸,陈容强大如受阅官兵。

        一排错落有序的农家客栈,隐藏在起伏的山峦之中,它们有着好听的名字:土豆居,红薯居,南瓜居等等,我们入住一家稻米居农家,一间三层三开间,洗浴空调,网络电视一应俱全,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只是老板一家人太忙活啦,从头到尾没有看到过服务员,少了些许的周到,嘻嘻,便宜倒是真的。

        放下行礼,洗了个热水澡,顾不上舟车劳遁,冲向门外,门前的南瓜藤缠缠绵绵,那醉人的绿,让人垂涎欲滴,放眼望去,不远处云山雾罩,飘飘渺渺,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的覃香。

        “和美丽仙居合个影吧!” 友友们长枪短炮的都举了起来,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

         不一会就到了开饭时间,一大桌的农家菜,我的最爱,有妈妈的味道。

         仙居的夜渐渐来临,不远处的小河边已聚满了小栖的人群,他们三三五五的在一起有的搭起了帐篷,围着小桌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小酒,有的挑着灯在打牌;我们则围着篝火唱歌跳舞,“锤子群”的“骚浪舞、肚皮舞”精彩纷呈,友友们掌声如雷,真是一群快乐的家伙!

        清澈见底的小河边是河水清刷过的青石,我们携手漫步,微熏的秋风迎面而来,小河流水的哗哗声,灰暗灯光下一闪一闪的荧火虫,仿佛又把我们带回了童年。心也随着清清的河水静谥了起来。

        第二天吃过早餐,我们便向仙居景区挺进,大巴车20多分钟的行程,我们来到了美丽的仙居。

青青的石板路,绵延的是雾蔼中的幽幽山谷,空气充满了负锂子的味道,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悬崖俏壁似男人的峥峥铁骨;因风作态的飞天瀑布群,似女人柔美舞姿般拍打着岩石,溅起浪花无数。惊叹于大自然的神奇,山水相依,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

         仙居的山不是很高,得益于平时的锻练,这次体力明显增强许多,大气没喘地不一会便到达了山顶,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伦美幻的山峦叠宕,一座座奇峰怪石如擎天柱般的耸入云宵,走在在悬崖俏壁边上开发好的人工栈道上,犹如身处云海之中,望不到底的山谷,腿时不时得发软,山依然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它们错落有致,形状各异,有的如威武无比的将军,有的如神态安详的睡美人,有的如男人的生命之源,有的如怀孕的妇人背着一双儿女在望夫,奇峰环列,山崖陡峭,基石落石鬼斧神工处处成景,无不透露着大自然对生命的启示;置身其中的我时不时得有点找不到自己的感觉,仿佛自己也成仙啦,张开双臂以为自己是天使呢?

        依依不舍地下山,因为是跟团队一起的,不然我可是要在山上多呆会了,我喜欢静静地品山,忘情地和大自然融为一体,只可惜我是一个能力差的人,不可能一个人走过万水千山,川流不息的人群时不时地会打断我的思绪。

        下山的路依然崎岖,迎面而来的是峰拥而至的人流,时逢十一黄金周,庆幸我们早早上山。

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友友们显然都意犹末尽。忘记了爬山的疲劳。

        “我们去河里打水仗!” “锤子群”的队长向我们发出邀请。

        “走!谁怕谁啊?”“爱群”也不示弱。

         我们从房东那里借来家伙什来,在河里打起了水仗,顾不得岸边观战的先生和女儿,好久没有这样疯过了,还是儿时的记忆。水流声、欢呼声,汇在了一起,灿烂的笑容掩盖了我们的年令。落汤鸡般的我们,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呢,此刻的手却紧紧得握在了一起,似曾相识。

         大自然教会了我们爱。

二、         挑战“白刀岩”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仙居的夜格外宁静。

        第二天一大早,吃好早餐,我们便去爬“白刀岩”。

仅管之前有过无数次的爬山经历,对于“白刀岩”我还是格外钟情,仙居的早晨,空气格外清新,空气湿潞潞的,泛着一种泥土的覃香,这是最迷人的。

        山不是很高,但很陡峭,很多地方是手脚并用的。我们踩着湿潞潞的山路,蹒姗着往上爬,显然是一片原始森林,静谥得仿佛从来没有人来打扰过一样,我们小心翼翼得拔开丛林,找出一条山农上山采摘时走过的山路,两边厥类植被茂盛,据说这种植物在这里生长了好多年了,跟恐龙时代一样久远,对它顽强的生命力顿起敬意。

友友们相互提醒着馋扶着手脚并用地走过了一道又一道山脊。

        终于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大石头上,呼拉拉一片倒地,大家都太累啦,心里却都异常兴奋,有的大声地呼喊着:“我来啦!”欢呼声雀跃着,经久不息。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能到顶就返回了,下山的路依然漫长而艰难,刚下过雨的缘故,路有点滑,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行,两边是茂密的森林,时不时会看到成熟和板栗落在地上,几条毛融融的虫子跟树叶一个颜色爬在树枝上,显然我有点怕的;一种像芦苇叶一样的植物叶片锋利如刀,只要不小心一碰上就会被划伤,好几个友友的手背和臂膀上都被划出了血,我们随身带的创可贴,此时派上了用场。

        人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我感觉到的还有:这一方人又同时滋养了这方山水,使得每一处的山水都因不同的人而变得灵动起来。这种美妙是触动心灵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吃好中饭要返程了,依依不舍,可能是太留恋这里的味道了吧,买了些许的弥猴桃和板栗带回家。佯装每次回家临走时妈妈硬捎带的礼物,暖暖的。

      再见了!仙居!再见了!妈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