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药

1.

我让医生给我开安眠药,医生斜我一眼:“不是很严重的失眠,不建议服用安眠药。”顿了顿他又说:“只有重症神经衰弱,才可适量的吃点安眠药。”

我腆着脸,“我失眠并不是很严重,只不过入睡困难,家里两个小孩子,小的那个晚上还要夜吵,身体不舒服要哭、做噩梦了要哭、想上厕所了要哭、想喝水了也哭……大的那个更加,每次辅导她做作业都可以到23点!她做完作业就能睡着,而我却久久平静不了,没法入睡。”

“并且我有一个很坏的习惯,只要睡眠被打扰,没有两个小时以上没法再次入睡,可是,我们正常人,一个晚上有几个两小时呢?”

“因为我老是睡不好觉,免疫力下降,身体什么毛病都出来了——朋友叫我喝酒吃肉,我觉得都不如让我好好睡一觉来的划算。”

医生沉吟了一下,“其实睡不着并不一定要吃安眠药。”

我迫不及待地抢过他的话,“对的,对的,医生,我知道心理安慰嘛,就算你骗我一下,你给我一颗维生素C,我吃下去,心里觉得平静了,说不定就能够睡着……”

医生被我逗乐了,哈哈大笑:“你懂得倒挺多的,这样,我这里有一种药也能促进睡眠,但是它不是安眠药,我先开给你试试看。”

按捺不住好奇心,我又发问:“医生,你要开给我的是褪黑素吗?”

医生就差捂额长叹了,“你真的懂得很多啊,你这根本就不是病,你是想的太多了!”

瞬间把我话都憋回去了,医生说的很对啊,我这根本就不是病,而是想的太多,心理问题,靠药是治不了的。

千恩万谢的拿了药回家,心里还暗暗跟自己下决心:“这药,只不过是备用而已,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拿出来吃。”

回到家,把药瓶放在书架的最高层,想了想不放心,又拿出来贴身放在包包里——家里那个小宝,最喜欢爬高爬低,并且对药品很感兴趣,我怕出意外,还是贴身收着保险。

2.

接下来这几天,大宝晚自习放学回来都在20:30,吃点夜宵、洗个澡,开始做作业都是21:30了。

我像个机器人一样陪她熬夜,想到还要早起,心头莫名的烦躁。

最近公公婆婆都不帮我,据说一大早要去做艾灸,原因是去晚了,人多,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伍。

老有所乐,其实挺不错的,但是6:30就出门是不是太早了?为了赶在6:30出门(我老公做一休二,他上班的那天,二老必须送大女儿去上学),他们每天都很早起床,叮叮乓乓开始用砧板切菜、开着油烟机做早饭。

可怜我每天都是0:00才睡觉,5:00就被惊醒,加上中间醒着的两、三个小时,一晚上睡不了多少时间。

碰上这周末休息,我想到了医生开给我的“安眠药”,不如趁着周末好好睡一觉?刚好这二天老公轮到休息,想着家里有个大男人在,需要我操心的事情应该不会很多。

这药果然好,吃了不到一个小时,人就开始犯迷糊,然后就浑浑噩噩、行尸走肉一样,只想快点找到枕头躺下来。

周五晚上,不到21点我就躺下睡觉了。

半夜碰到“鬼压床”,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听到遥远的地方小女儿开始哭闹,真的很遥远,特别不真实,我想睁开眼睛看看,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睡觉吧,别管她,那是做梦。”

第二天礼拜六,早上醒来还是浑浑噩噩的,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不对,昨天晚上居然不是鬼压床,而是老公压的,真的不好意思,脑子不够用,这药效够强劲的。

但是话说老公也不嫌弃,这样也压得下去?!!

大女儿拿了个作业本给我,她有道题不会。我发现我怎么也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题目上,我甚至连题目在讲什么,都看不懂。

仔细看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题目在讲什么,我就一片迷惑,还是要感叹一句,这安眠药的药效真强劲!

好不容易熬到午睡,又到床上睡了三个小时,还没怎么清醒。

强撑着到了晚上,顺便帮大女儿做一下手抄报,这个不要用脑子,随便涂,随便画就好。

才22:00,又撑不住想睡觉了,人还是迷迷糊糊的,但是比前一天好,半夜能听到小女儿哭,还能把哭的快断气的她,抱到怀里哄着。

甚至小女儿哭闹的时候,我还伸出手在她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3.

这些事情,我在今天早上醒来后,记得清清楚楚,不像前一天那么迷糊,那证明这些事都是真的。

说实在话,吃了那“安眠药”以后,我都搞不清我到底是活在现实里,还是活在梦境中,整个人都特别不真实——就像灵魂出窍的感觉,我自己高高的悬在半空中,看着另外一个自己在那里表演:喜怒哀乐,吃饭睡觉。

今天星期天,为了排出10月1号的七天长假,照道理今天得加班。

刚放好水,准备洗脸,小女孩在床上醒了,哭着找妈妈。急匆匆的帮她洗漱、换衣服,给她做早饭,看她吃的太慢,又上手直接喂她吃。

整理书包,装开水带上,锁门,把她送到幼儿园,这才忍不住松口气。

一看时间都8:06了,最近上班路上老是堵车,必经的路上总是交通管制,经常会拥堵一个小时以上,我得赶紧去上班,还好不打卡,打卡肯定迟到。

刚到办公室泡上茶,就接到老师的电话,说大女儿的作业没有完成!

一翻手机聊天记录,发现老师在家长群里,一遍一遍的艾特所有人:“请未完成作业的家长,主动找老师说明情况。”

估计我半晌没理她,她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务必抽空去趟学校,“因为你女儿的作业完成的很不好。再这么下去,成绩是要退步的啊!”

我这毛病估计一半是被老师给折腾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又接到小女儿老师的电话,“小Andy妈妈,你怎么没有给你们家小 Andy穿内裤呢?书包里的备用内裤也没放呀!”

“哎呀老师,早上太匆忙忘了!”

“老师布置的作业怎么没完成啊?就是教孩子学会自己叠衣服,其他小朋友都会了,都发视频打卡了,小 Andy是学不会吗?是有什么困难吗?”

“哎呀老师,我们衣服会叠了,就是视频拍不好,她总会抽空说闲话、做小动作,拍了几遍都不理想,就没有发群里打卡。”

“还有还有,学校里早就通知过,小班的小朋友今天有活动,每个小朋友必须带糖果来的,其他小朋友都带了,就你们家小Andy没有带!”

“那老师,我马上去买,买了送过来,好吗?”

“你还是先给她送条内裤吧,女孩子不穿内裤,成什么样子?”

“呃,好的老师,我马上回家去拿,我回家半个多小时,到幼儿园十分钟,我马上。”

真的,我这毛病最起码有一半以上是被老师折腾出来的。

剩下的一小半,是我老公的不作为,他习惯当“甩手掌柜”,什么事都不过问,要是他主动一点,多承担一些,我何至于如此“辛苦”?

4.

第一次吃“安眠药”,差不多昏睡了一天两夜,副作用很明显。

但是我觉得我的精神头好了很多,最起码身上不再“这里痛”、“那里痛”了啊。

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像脸上的皱纹都减轻了不少,看来充足的睡眠确实是最好的补药。

希望大家都有一个好睡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