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鬼谷子》心得

(7.4)故计国事者,则当审权量,说人主,则当审揣情。谋虑情欲必出于此。乃可贵,乃可贱;乃可重,乃可轻,乃可利,乃可害,乃可成,乃可败。其数一也。故虽有先王之道、圣智之谋,非揣情,隐匿无可索之。此谋之大本也,而说之法也。

译文:所以谋划国家大事,就用“量权”之法,要对这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仔细权量;游说国君,就用“揣情”之法,要打探游说的对象心里的真实想法。一切谋略和考虑的出发点都在于此。善于运用“量权”和“揣情”之术的人,就可使自己获得富贵,使别人落于贫贱;使自己得到重用,使别人被轻视;使自己获得利益,使别人受到损害;使自己取得成功,使别人最终失败。它的道理是一致的。所以即使具有先贤圣王的经验、圣人智者的谋略,如果不用“揣情”和“量权”之术的话,也无法弄明白那些隐蔽的东西。“量权”和“揣情”是谋略的根本,游说的法则。

心得:

   量权,衡量自己和对方的客观条件与主观能力。要衡量出对方需要什么,我们能提供什么。量权以后就要揣情,揣测对方的内心世界。对方喜怒的变化,往往能透露出他的内心所想,因此我们要迎合对方的喜怒,从他的表现中揣测他的真实想法。

黄寓风

2016.6.2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