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薛之谦摔话筒 | 对于选秀节目的若干看法

图片来自网络

01

昨晚在看手机的时候,微博突然弹出一条消息:薛之谦在《明日之子》节目上摔话筒。

对于一个自己喜欢的歌手,不自觉的就顺势点了进去。底下评论早已过万,直接上了热搜。仔细看了一遍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明日之子》节目有黑幕,在直播的过程中被薛之谦直接曝光。

视频中薛之谦的原话是这样的:“不好意思啊,节目暂停一下,这可能是一个播出事故,对不起,我有话要讲。对于上一轮,非常抱歉,各位。我得到主办方的指示,他们告诉我,不要让赫兹输的太难看,所以让我投赫兹一票,现在反而让赫兹晋级了,我觉得我有责任。今天,如果是这个原因,导致任何一个人走,我辞去星推官这个职务”。说完把话筒一摔,霸气离场。杨幂一开始拉住想拉住他,结果没拉住,于是就有了接下来薛之谦很正直的一幕。

看完之后,说实话,心中竟有些激动,大呼过瘾。这几年国内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前些年有快乐男生、超级女生,最近这几年有最美和声,我是歌手,中国梦之声,中国好歌曲,声动亚洲,天籁之战,中国最强音,跨界歌王,金曲捞,还有现在现在更名为中国新歌声的中国好声音等等。扎堆出现的选秀节目,让观众们不仅产生审美疲劳,对其新鲜感也早已减退了不少。

虽说选秀节目的名字不断更换,但其形式好像并未改变。台下坐着或站着几位有名气的导师,台上选手唱完之后,主持人会凑过来问问你来自哪里,今年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选手会不约而同的说着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音乐,或者是一路走来的艰难,不想放弃梦想的故事。导师们在台下会互相“和气”地争吵,然后你问我答的说着自己的看法,再安利一下让选手选择自己。

现在的观众都不傻,一个节目的好坏不用等着看完就能分辨出来。就拿我自己来说,看到选秀节目,可能听了一两个选手唱完之后就直接换台了。因为自己大概能猜到接下来的套路了。

节目组以为换了导师,换了播出的平台就能够俘获观众的心,不得不说,想的也太简单了。不过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节目组知道观众现在对待节目的评判很认真,压根就没想过这个节目会走多远,借用几个有名气的导师和平台,制造实时热点,找广告商投资,趁节目冷下来之前,把本钱外加利润赚上来,就够了,至于节目嘛,过气就过气了吧,废了就废了吧。

我想,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假借梦想之名和偶像光环,以观众和选手为消费对象,继而赚得盆满钵满。

02

其实选秀节目一直自带的黑幕,观众和选手们都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却很少有人能改变结果。明明都觉得这位选手唱的比那位好,为何却被淘汰,明明选手适合唱这种类型的歌曲,导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为何要让选手唱并不适合的歌曲。作为观众的我们,内心的抗议好像只能在空间发说说,在朋友圈发动态,在微博展开讨论。并不能左右什么结果。节目组不仅不会吃观众们这一套,反而希望吵得越凶越好,因为可以带来流量和热点,反正最后导师和节目组赚了钱,选手趁机火了一把,都能得利,何乐而不为呢?才懒得理我们这些热忱而又希望公正的观众呢。

于是,薛之谦昨晚在《明日之子》的直播过程中,说出了那样的一段话,就显得难能可贵了。当所有的导师都藏着掖着不说,闷头赚快钱时,他站出来了。为遭遇不公的选手说话,为看了那么多场选秀节目抱怨有黑幕却没有得到官方回应的观众说话,为自己不想随声附和的良心和对音乐真诚的态度说话……,他并不是逢场作戏,想借故让自己火一把(何况他现在已经够火了)。而是他始终保持对音乐那份饮冰十年,难凉热血的真诚态度以及自己坎坎坷坷走过来的十余年的音乐之路,让他真切的知道追梦路上的不容易。不希望因为现在自己红了,担任评委之际,因为错判而造成一个真正有才华的选手落选,也不希望让才华只局限于此的选手通过走“后门”,成为往后消费听众的所谓“明星”。

记得之前在《吐槽大会》上看到过他的发言:“我今天跟大家分享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什么怀才不遇。第二句话是,红,就一定要红的有尊严。这个世界的自媒体,已经足够承载任何一种形式的才华,但关键是,你必须真的具备才华。所以,请你一定要强大自己,不要走歪门邪道。我非常希望所有的人来监督我,因为如果有一天,我对音乐不真诚了,我会选择自己滚蛋。我会选择自己再一次过气,但是,我绝对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

也许正是这样的一种不希望音乐被外在的权或钱染指或玷污的原则,让他宁可推掉星推官这个职务,也要对自己手中仅有的一票绝对负责。

都知道,薛之谦曾经是一个过气的歌手。自2005年参加《我型我秀》正式出道,随之在2006年发行的同名专辑《薛之谦》里的《认真的雪》这首歌火了之后,就好像销声匿迹了,直到2015年签约海蝶,首次担任制作人并发行原创EP《绅士》,让他的歌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红遍大街小巷。只是,这中间的路他走了整整十年。

网上称他为“网红界最会唱歌的段子手”。的确,他再度火起来是因为说段子,但他对音乐的执着仍旧一如既往。他开火锅店,开服装店,开淘宝店铺,接广告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让自己的音乐之路继续走下去。他的MV《艺人》花了120万,《一半》花了150万,《小孩》花了80万,《丑八怪》花了80万,《绅士》EP花了19个月,往返于北京、上海、台北三地完成制作。他对音乐的精益求精不仅表现在费用上的大手笔,也表现在他每一次的用心上,不辜负自己的音乐梦想,也不辜负听众的期望。

正是由于这种看似偏执的态度,让他的每一支MV的质量总是很高。也让他走了这么久的弯路,终于可以让他继续守在梦想的身旁。让作为听众的我们,有幸听到更多动听的歌曲,看着他不断成长,变得更好。

03

只是,在中国流行乐坛中,像薛之谦这样的很少。因为做音乐首先要有心,其次要有钱。而有心的不多,有心没钱的很多,有钱没心的很多。

有的人唱歌是为出名,赚钱,来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有的人拼命赚钱是为了唱更好的歌。这两种情况,没有绝对的对错。在国内,前者比较多。

纵观最近几年的选秀节目,那些全国前十很多早已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能继续火下去的要么家庭背景好,要么有人辅佐,要么唱片公司心甘情愿为你做出宣传(几乎很少),要么凭真本事创造了实实在在的成绩……。所以经过岁月的淘洗,留下来的宠儿并不多。

而选秀节目的模式也决定了这一现状的出现,快速包装,快速发行歌曲,快速宣传,快速上热榜,快速下热榜。一系列的“快”行动,让昨夜爆红的新星,没隔多久,就渐渐冷落于大众的视野之后。

选秀节目中那类似于快餐文化的即兴发展,让越来越多选手被大众认识,又被大众遗忘。像是昙花,匆匆一现。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感慨:听了那么多的流行歌曲,还是觉得以前的老歌好听。

而越来越普遍的快餐型流行音乐,就像是一阵阵风,吹过一遍又一遍,让人听了之后心底留不住什么。缺乏对音乐的那种纯粹,时间和听众的考验,以及细心的雕琢,所以注定无法成为经典。

只能像过山车一样,在网络的时空轨道中,前一批快速驶过,又有新的一批出现并替代。

选秀节目一直抱着这样的“快”的心态推出歌手,并不是为流行乐坛注入新的力量,而是让流行乐坛的秩序越来越混乱,环境越来越糟糕。

04

任何一档选秀节目,如果初心不正,可能一开始不会被发现,但随着不断播放,总会看出端倪来,观众心底也就明白了。节目组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观众,是真是假,是真本事还是靠钱靠关系,观众一眼就能看见。

这就像歌手假唱一样,如果没被发现,粉丝还会继续关注你,捧你。如果一旦发现,一次两次可以原谅,时间久了,恐怕就不会了。名气会有过时的一天,粉丝的心,也会有冷却的一天。这也像小鲜肉演戏频用替身,漫天要价,耍大牌一样,时间久了,不仅没有导演会找你了,还留下该演员职业道德败坏的名声留给世人议论。

中国的文娱产业要发展要创新,注定不能以快和暗箱操作取胜。任何一种经典文化的流传都要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历史的考验。而不是从别的国家文娱节目中直接套用模式,再修改修改就能为我所用了。真正的推陈出新是从自身出发,经过思考、实践、修改,继而不断完善。

各种节目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源头,都应该秉承正确的理念,去做好每一档节目。而不是一股脑的复制,换了一层外套再一股脑的传播给大众,然后暗自欣喜的赚着块钱。要知道,做任何事,如果态度不真诚,价值观不正确,注定是要走不远的,也是会被淘汰的。而做节目是面向更广大的人群,其所承载的责任就更为重大,影响更为深远。

近年来,选秀节目虽说常常被网友热议批评,但还是不断发展。趋势是这个样子,也不是我等小众之辈发两句牢骚就能够改变的,只希望多些如薛之谦这样公正认真的评委,节目组也能多些公开与透明,少些忽悠观众的拙劣把戏。

不管对选手,对节目组,对评委,还是对作为观众的我们自身而言,在不断的行走人生路途中,总有那么几件事是需要恪守底线和原则。梦想的路上谁都不容易,但别为了梦想什么都愿意干,保持一些纯粹,保持一些专注。也许那不能让自己名利双收,但至少无愧于心。

惟愿国内的节目可以真的实现高水平的发展,向世人展现国内真正强大的软实力。而不是让观众一边看着国外的文化作品,一遍又喊着振兴国内文化的口号,毕竟,这样挺自相矛盾的,也挺难受的。

以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