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北山开城 (25)

朱子往事:朱熹高卧武夷精舍。精舍之外,是淙淙的流水,是荡涤着的雪花。

精舍之外,乌黑的天空,高远的气急败坏之外,高树上,袈裟万千,夫妇之间,抽思不已。

精舍之外,马匹空空的,传述了马匹上的天穹,盖住了的暮色,骑虎难下。

而朱熹一路跋涉。登上了武夷山。精舍四周,一片苍翠欲流。

朱熹微醺的眼睛,露出了尘埃。尘埃之外,我的南宋江山,鼎革之外,潇潇不已。

而再看武夷,再看精舍之外,秋色染红枫叶。

枫叶之上,十一月的秋天,高坡上落下的树叶,凋零不已。

封野的黄昏,匆忙地从大地的四周升起。升起的四周,黄昏匍匐着,远逝的金黄屋宇,饕餮不已。从逃逸的四周春去。从遁世的铁树春去。从隆隆的雷雨中春去。从春去的路上春去。而精舍之外流水汤汤。上场的朱熹,带着拄杖,登上了武夷山。从孔洞中看出去,一片的金黄翠绿,一片的萧瑟殆变,一片的高山流水,一片的潇潇雨水。玉树上,洞窟内射出去的碧水东回,小何基此时已经在路上。从婺州跋涉至武夷山。闽地的黄昏,照着我的何基。

小何基返回武夷精舍。

小何基当于武夷精舍而拜冕于朱熹。

不过,朱熹此时已经逝去。唯有武夷精舍还零落在了山中。唯有黄干还在武夷精舍。精舍之外,水雾接天。黄干发誓了。黄干路上,从高低不一的路上,见了我的小何基。何基目色凝重。何基看见了朱夫子的道路。一路从闽地出发,经过车轮,经过滔天的洪荒之洪水,经过精舍的玲珑之建筑,经历了此间的风雨,呼啸而过,拜别了婺州北山,入于城中。从婺州到汴京。从婺州到杭州。从婺州到武夷。从婺州到道州。从婺州到长沙岳麓山。

真的,饕餮不已啊。

真的,风霜不已啊。

真的,洪荒不已啊。

真的,朱熹惊喜不已啊。

朱熹建造了一间间房子。煮雨其中。洪荒其中。力挺其中。遨游其中。冰雪其中。筑基其中。牢牢地开凿其中。洞窟其中。粉碎其中。红柳其中。小何基触摸着山中的房子。屋顶上落下的雪,积累在了开洞的山路上。山路上细叶纷纷地掉落。细叶上,触摸到了的树叶,纷纷扬扬。落了一地的黄昏。落了一地的金黄。四野茫茫,朱熹住着拐杖而触及了万类的自由。


朱子往事:此刻,春秋代序。

此刻,往事只能流于梦中。

此刻,地上的流水已经风干。

此刻,朱熹往来于东京城和闽地之间。武夷山上的无以景色,五经之上,四书之中,我的朱夫子啊,来淮的期间,我的上去的张拭和吕祖谦,来往于闽地和婺州和长沙。当于此刻而出发了。当于此刻而上述了。孔孟之术,彷徨于此刻。孔孟之道,徘徊于此刻。

此刻,朱熹高卧的北窗之下,上述的黄昏悲伤不已。

此刻,朱熹的翠绿的山水,化作了冰雪的覆盖,压住了惶惑不已的土地。土地一片苍茫。


朱子往事:真的,朱熹的北窗上,已经赋满了窗格子。

真的,小何基也卧于北窗之下,北山缟素一片,我的小何基的开城的孔雀街上的丽正学堂,也已经赋满了窗户。

窗户上赋满了水滴。

水滴上,沿着窗沿画下的眼泪和北山。真的,此刻的北山正落于一片的秋色之中。而武夷精舍之外,同样的翠色欲流,同样的水雾接天,同样的纷纭不已。朱熹高卧的地方,窗明几净,唯有路上的苍茫的雨色,一片的薄暮,一片的乌黑的夜色。朱熹高卧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而小何基登上了武夷精舍。精舍之外,薄暮潇潇,薄暮之上,天空高远。一片的黑暗的薄雾,涌上台阶,高柱之上,水雾连天,水势往上涨。精舍之外,小何基已上了武夷山,山中的野色,落苔的青翠,草木依依。画外著满的黄昏,接天的饥色上,著满的几许菊花,菊花满了土地,土地上的菊花,则满了台阶上的画意。几何的菊花之畔,菊花著满黄昏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