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上-冬天(12)

结果是我真的没跳槽,或是说我还没来得及跳,当然也没人来得及挖我,这家报社就倒闭了,那是刚好快发第一个月的工资的时候,倒闭的原因是我又写了篇文章,写文章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文章的内容,是有关某些政府机关不为人民办事的,而老板太过相信我,看都没看就直接发报,结果第二天又是大卖,老板正在开心的和我们讨论这次报纸热销的事情,突然门外闯进几位全副武装的警察,将本来不大的地下室挤的满满的,大声喊着,别动!别动!而后进来的警察无处可站,就站在我们的桌子上,随后一位记者扛着摄像机不停的拍我们,并对前面的警察说,挡着我们了,让开点,拍不到了。我们都保持着他们进来的姿势,带头的一位警察对着对讲机说,里面已经被控制,外面怎么样?对讲机里说道,外面的接待很配合我们工作。带头警察说,嗯,很好,保持好现场。而后对我们说,谁是这里管事的?我们眼神都望着老板,然后最接近老板的两位警察将老板反手压在桌子上。带头的说,知道你们犯什么事了么?我们都摇摇头,他继续说道,你们的报纸违背了…违背了…犯法了!就是你们都是扰乱社会和谐的不安分份子!然后他拿出一张报纸说,这是你们印刷的吧?你们看看,这篇文章谁写的?他们都拿手指指向我,警察拿着报纸挤到我这边说,这是你写的?我点了点头。然后他看了我一眼,惊讶的眼神表示他认识我,与此同时,我也认出了他。

他就是我上次去警察局审问我的那位警察。他将帽子摘掉,露出没有几根头发的的头顶,我被他的头反光闪了下,站起来说,原来是你啊!他立刻说道,谁让你站起来的?别动!坐下!你想干什么?说着就拿出警棍。我急忙坐下,说,别,我不想干什么。他见我坐下,就说,嗯,又犯事了你!这次可没上次那么轻松。我说,那你说,怎么办?他说,停报,关门,检查。我说,行。他接着说,你和你们老板和我们走一趟。我说,行。

我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老板还在里面和警察谈着报社的问题。我走出警察局,郁闷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朝人多的地方走去,走了没多久发现这是条小街,看着两排闪烁的灯光,我知道这就是有名的小姐街了。我在一家超市里买了一罐啤酒,一边走一边喝,感到尿急,就看到前面一家足浴店门口有棵树,于是我走到树前,对着树解开腰带,正在进行中,看着灯光照出的影子感到后面有人看我,于是我转头望去,一米开外,见一位小姐看着我。

之所以我认为是小姐是因为她穿的真的很小姐,红色抹胸到两排肋骨之间,下面是黑色短裙,由于反光,看不见长什么样子,我赶紧穿好裤子,拉好拉链,转身准备离开,她突然说话,谁让你在我店门前撒尿的!我已经走到马路上,说,我是在树的前面,离你的店还有点距离。她走近我,我正在猜想着她要干什么,她突然说,是你!我疑惑的望着她说,你是?她发出惊讶的声音说,怎么是你啊!我还没认出她,或者这是她招揽客人的一种手段,假装认识,然后好做生意。于是我接着说,是我,是我。她走近快要贴在我脸上说,真的是你啊!是我啊,你的同学,你不认识了吗?这次我发出吃惊的声音说,是你!其实我还是没想到她是谁。她像看到猎物一样的上下打量我说,长这么大了啊!我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下面,感觉一切正常,松了一口气。她说,哎呀,是我啊,你想起来了么?就是上次不小心看到你……我恍然明白,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情。

那时读高中的时候,一次和朋友喝酒喝高了,一个人朝寝室走去,路上憋的难受,就在一个路灯下黑暗的地方解决,解决好了之后没提裤子就转身,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我吓的抬头,看见一个女孩站在面前,我也啊的一声,站在那里,女孩朝我身上看了下,接着又啊了一声,我看了下还没来得及提起的裤子,跟着也啊了一声,急忙提起裤子,酒也醒了大半,赶紧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孩低着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就小跑的走开了。我酒已全醒,一身冷汗,并不是因为她看到我的那里,而是因为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同学。

我想到这里,示意她真的想起她是谁了,笑了笑,她也笑着看着我说,真是长大了啊!我笑着望了望她的胸部说,你也不小啊!她感觉到我的眼神,再一次在路灯下低下了头。这场景和几年前很相似,只不过我没有说不好意思,她也没有说。我们相对着站了几秒钟不知道说什么,她打破僵局说,来我店里看看吧。

我说,行。随着她走到店里,里面2位小姐坐在那里聊天看电视,面前一张桌子,放着一些理发的东西,一张小床,整个面积不过20平方米,我进去后,2位小姐笑着看着我,我真有点不好意思了,同学笑着说,这是我以前同学,走,跟我到后面去。

同学拉起墙上的一个窗帘,原来有个暗门,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同学带着我走到一个门前,拿出钥匙开门,我见门上写着:飞机。她把钥匙插进去,看见我在看着门上的字,又把钥匙拔出来笑着对我说,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我笑而不语,她接着说,你多看几个房门就明白了。我看了对面门上写着:自行车。旁边的写着:电动车。我对她说,前面那个是不是叫摩托车?还有汽车?她说,你真聪明。然后她打开门,我跟着她进去。

还没来得及关门,从对面房门出来一个男人,看了我一眼,小声的嘀咕道,这小子挺有钱,居然坐飞机。我看着他笑了下,关了门。房内有一张床,一个桌子,旁边一个小房间是卫生间,墙壁上装有空调。桌子上放着一包中华,一瓶可乐和一盒杜蕾斯。同学打开可乐递给我,我接过来说,谢谢。她说,不用跟我客气,这些也不是我的钱买的。我问,什么时候做这行了?她说,2年前,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我说,为什么要做这行?她说,轻松,赚钱快。我说,有道理,还是女人有资本。她苦笑了下,说,你是不是感觉我变了很多?我点了点头。她叹了口气接着说,好多你不明白的。我无意听她细说这些年的故事,就没接她的话,转而说道,嗯,好多年不见,越长越漂亮了。她说,呵呵,妆画得好,我们这里有个姐妹可是美容学校的毕业生呢!我说,你们这里都是大学生啊?她说,说都是这样说,谁知道呢!反正现在假证几十块钱的事,谁不想来头响亮一点,客人都喜欢大学生。我接着问,对面的房间也是你的么?她说,是的,但是基本上都借给其他店用。我有点意外,她解释道,有的店人多的时候房间不够用,就来借用下,而我们的顾客很少骑自行车的。我说,都是有钱人啊。她笑了下,说,我出去和姐妹交待一声,马上回来,你先坐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