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乌龟

随着孩子们走出去所带来的物质冲击,乡村里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十字路的房子,开始动脑筋。

那个时候,农村生活自给自足。打米做面都是自己加工。

首先胆子大的人,才会有背债的魄力,贷款或借钱,把打米磨面所需要的机器买回来。用一间单独的房子安装。

这个吃螃蟹的家庭是村上很不起眼的一家人。男的个子不高,被喊绰号地乌龟。

他是家里的老二。父亲死得早,留下他兄弟俩和寡母。

他妈妈瘦弱没有主见,哥哥从小就担起责任。长兄为父,为了能生存,他去学了劁猪和杀猪。

这个营生,要心硬得起来,还要带杀业。一般有选择的人,都会有所顾忌。这样也好,没人跟他竞争。

他是一个很和善的人,没有脾气一样的一个面团。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建设才握住了刀柄。

劁猪好一点,小猪本就柔弱,在它身上动刀,没有那么反抗。他为了让它少受苦,刀速很快,缝得很细。他手术成功率非常高,后遗症也比较少。

杀猪就不一样。几百斤的壮年猪,在死亡面前的那种挣扎和突围,破坏力惊人。

在农村里,把猪按在板凳上,被蹬伤的人还是有的。按猪的一般要大男人五六个,嘴巴要压住,尾巴要拉起来,四只脚要固定,身体也要按好。

入刀的位置很重要。一刀封喉。

他下刀之前要抽只烟。杀猪和劁猪一样,手速极快。电光火石之间,猪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看到殷红的猪血从脖子那里汩汩的流了出来。

血流干了,猪身慢慢如抽气的皮球一样瘪里下去。慢慢失去活力,失去温度,变成一堆任人宰割的肉。

生与死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快的话,只有几分钟的光阴。

早上吃的猪食还在胃里,猪粪还在肠子里。血液从心脏里泵出来,全部走向盆子里。

杀猪匠杀猪的本事一流,肢解的技术更是牛。解剖学是熟能生巧或者无师自通,还是兼而有之。

最后骨头是骨头,肉是肉。一头几百斤的猪化整为零。

杀猪匠还有一个技能,就是厨子。

因为对猪身的完全了解,做为食材如何利用好它们,他也是得心应手。

那个时候,十里八乡还没有正规的厨师团队。

家里有红白喜事的就会喊上他。慢慢的就变成了一个习惯。

他也不负众望。蒸煮煎炸,样样精通。

凭他出色的能力,孤儿寡母也过得风生水起。

可他娶了一个泼辣的媳妇。

刚开始还能容忍母亲和弟弟,后面挑破脸皮,直接撒泼打滚。

在农村里,媳妇是一种稀有物种。只有条件好的还值得拥有。她可以让你拥有后代,享受人间乐趣和仙境。没有就只有冷锅冷灶冷被,一条道走到黑,没有人嘘寒问暖,没有未来。

至于好和坏,就各凭运气了。没有试错成本。口碑再差的女人,也不愁没有人接手的。市场需求决定了地位。

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妈妈和弟弟也不想看他为难,只能单过。偶尔接济一下,也只有偷偷摸摸。

这个弟弟从小就比较懦弱。

似乎上天把所有的勇气和杀伐果断都给了哥哥。

身材矮小,体力有限。家里的农活,也伺弄得不好。

鉴于此,他说上一门媳妇的几率,略等于上天掉馅饼。

他枕头睡得高,最后这个机会竟然被他等到了。

本生产队,有一个中年光棍,终于等来了一门亲事。

其它山头的一家丈夫意外去世,留下来的孤儿寡母需要人接手。

在望天收成,完全靠体力生存的农村,离开了男人,是很难活下去的。

那个山头比这个村还要偏僻,还要闭塞。

那个山头也有很多单身汉,愿意接手。但这个寡妇有心从外面挑,于是这个光棍在年龄和条件上都有压倒性的优势。

一家四口就到这个村来落户生活。

寡妇带过来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大女儿知道妈妈的不易。过来后特别懂事,家里家外就像一个小妈妈一样,照顾着弟弟妹妹和农活。

勤奋的努力,换来了弟弟妹妹的安稳生活,不被继父嫌弃。

寡妇过来一年后,就给光棍添了一个儿子。一家人过得也更满意。

不出意外的话,一家人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然而生活不会是一条平行线,上天怕过于平淡,于是就制造了一些混乱。

寡妇嫁到这边来,但娘家还是很远。

有一回娘家有事,她带着小儿子小女儿回去了,路途遥远,一去就得好多天。

家里农活很忙,她就留下了大女儿。

据说那是一个夏季。

她负责家里的家禽家畜,还有地里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切相安无事。

起因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中午,她去给一直在田里劳作的继父送饭,忘了带筷子,继父骂她,她笑嘻嘻的折了两根桑树枝递过去。这种随意和谐的氛围,突然变成了一种暧昧。

那个时候,她十五六岁,胸部发育很好,身体也变得很丰腴。夏天穿得少,这种隐隐约约的线条更是诱惑人。

据说,那个晚上,继父偷偷的摸到了她房间,在她睡意朦胧中将她制服,强行进入了她。

后面还有没有不知道,本来这也是悄无声息发生的事情。

只是后来她的肚子越来越高,再也遮盖不住,这件丑闻才在乡村里轰动起来。

继父为了躲避责任,偷偷摸摸的跑了。从此了无音讯。后来听出外务工人员的说,在外面重新成了家。

她一个人面对了结果。因为年龄小,胎儿月份大不能打胎,在这种情况下,她妈妈匆忙的在寻找接盘侠。于是地乌龟的他,成了最好的选择。

她在他家等着生产,足月产下一个女孩。却被双方的母亲合谋捂死了。

这个孩子背负了大人的龌龊和仇恨。从孕育到诞生,面对的都是恶意满满。

至此,这种婴灵怨气,导致她后面结婚后八年里,都无法怀孕。后来还是听了高人指点,才生下了一个男孩。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