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只有一个

很小的时候,大家家里都还没有普及空调,乘凉,成了茶语饭后的唯一的消遣活动。

提上几桶水往门前一沷,消消热气,抬出竹床,大人们拿着蒲扇躺着坐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凑在一起聊天,孩子们追着萤火虫,在竹床板凳间嘻笑窜跑。

有一天晚上,我跑累了,躺在竹床上,看满天的星星,那么亮,一颗又一颗。

我听到大人们聊天,说地球会在50亿年后爆炸。

什么,我一骨碌爬起来,这个让我不敢相信的消息,把我炸懵了。

为什么会爆炸,能不能不爆炸,爆炸时我们该怎么办,往哪里躲才能活命,爆炸时,是直接灰飞烟灭,还是像炸日本鬼子那样,砰的一声,身躯四分五裂,一个头,眼睛还睁着,骨碌碌滚的老远,一条断腿,直线升空,然后挂落在树枝上,断裂处的肉像烂棉絮一样,答答答答的,滴着血。

我真的是,担心死了,可是没有人给我答复,全然不像现在,为了给薇薇解释星系是怎么一回事,我偷偷的拿出手机百度。

我是个爱操心的好孩子,孤独的为人类的未来,苦苦的思索。

成语解释:杞人忧天。

后来好像是在某个瞬间,我恍然悟了,我根本就活不了那么长时间啊。

我第一次知道人变老后,会死掉,会离开身边所有的人,孤单的躺在地底下,无声无息的。我心里很难过,大概和薇薇差不多,薇薇却是大哭一场。

被割破皮的手指头,无论有多疼,过几天,伤口就会自动愈合,自己操刀剪刘海,一不小心剪豁了,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重新修剪,我小时候,以为委屈大过天一般的号陶大哭,得到一件心爱的物件便觉得幸福永远的满足感,又或是于人海中那一眼砰然心悸,都曾经占据我全部身心,它调动着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细孔跟着喧哗沸腾,我高兴难过我以为这就是全部了,但是现在,早已在记忆中深海慢慢远去,

原来,时间才是最大的敌人,它不仅可以消灭一切可看见的,也可以消容掉一切爱别离和怨憎恨。

只有时间才是最公平的,别人休想在你那里偷走它,而你也没有能力让它静止,它从来不会以你我个人的意志作改变,不管你是悲伤还是快乐,它从你身边溜过,会带走你之前所有的情绪和伤悲,

它带走你苗曼的身材,发亮的眼神,乌黑的头发,满脸的胶原蛋白,以及整齐洁白的牙齿,也许,还有你的昂扬的斗志,澎湃的热情,健康的身体,人类在时间面前,只有束手无策。

几年前,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子,身材苗条,满脸的胶原蛋白,及甜美的笑容,直看得让人感叹,年轻真好,可是只过了四年,再次偶遇,事后我向朋友嘀咕,怎么差别这么大,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外形的变化并不算太大,只是那满脸的憔悴却是如何也遮掩不住。

认识几个孩子妈妈,婚前也是青春靓丽,婚后生子孩子后仿佛一夜之间变身似的,身材庸肿,眼神疲惫。

是生活过于劳累还是时间太勿勿?

好像不约而同似的,答案如此统一。

然而前些时,在家看综艺节目,我被一位少女震惊住了,身穿比基尼,性感苗条,笑容灿烂极具感染力,扎着高马尾,浑身上下都扬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仿佛她双手一伸,便能轻轻松竖着倒立,或者脚尖一抬,就能啪的一声来个劈叉,当她说出她的年龄时,全场沸腾了,她50岁了。

50岁是个什么概念,这位健身妈妈颠覆了我的认知观,她把她的生活过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我开始猜想,这世上是不是真有小说里有修真一说,不然怎会有人逆生长。

修真界的各门各派,应该也是各有所长,比方说有善长长跑的,打球的,游泳的,跳舞的,这位健身妈妈的武功秘笈就是游泳和瑜伽。

我不由得捏了捏自己脸上的肉,抖了抖腰间的游泳圈,一种沮丧感油然而生。

同为女人,有的人如昨日黄花一样,早已不再娇艳鲜嫩,眼看着水份渐渐流失,就要归于尘土,而有的人却好像掌握了某种能与时间抗衡的力量一般。

她们步伐轻盈,从容镇定,这是一种很美好的状态,当我每天早晨迎着清风开始跑步时,我内心感到充实而满足,因为我离自己眼中的美好,又近了一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