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读《人间词话》译注笔记八

王国维治词业绩平议

——《人间词话译注》前言四

第三,关于治词门径。

王国维论词主“境界”,其所作词也在“境界”二字上下功夫。王国维指出:

原夫文学之所以有意境者,以其能观也。出于观我者,意馀于境。而出于观物者,境多于意。然非物无以见我,而观我之时,又自有我在。故二者常互相错综,能有所偏重,而不能有所偏废也。(《人间词》乙稿序)

王国维主张从“境界”(或意境)入手治词,主要功夫放在处理“我”与“物”的关系上,即观“我”与观“物”上。

如何达到这一境界,王国维是经过一番认真的考察的。他从温(庭筠)韦(庄)、正中(冯延巳)、珠玉(晏殊)、六一(欧阳修)、小山(晏几道)、淮海(秦观)、美成(周邦彦)、稼轩(辛弃疾)以及梦窗(吴文英)、玉田(张炎)等人的创作实践中吸取经验教训,并参照纳兰侍卫(纳兰性德)、朱(彝尊)、陈(维崧)、项(鸿祚)、蒋(春霖)及乾嘉以后作者的具体做法,探索到自己的入门途径。

这一入门途径就是:从境界(或意境)入手,以五代、北宋人为门径。

词作所立意,是关于人生之大事。对于人生的看法,王国维完全接受叔本华哲学影响。叔本华以为人生为痛苦,其解脱办法有久暂两种。暂时之解脱为艺术之欣赏,能暂忘其生活之欲。永久之解脱则为灭绝意欲,与佛道所谓寂灭者相近。这首词所说乃暂时之解脱。

王国维治词能够独辟新境,对于近代词业如何在浙、常二派的范围之外求得新的发展提供了典范。而且,他的主张对于纠正近人治词所出现的弊病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所谓“入门须正,立志须高”(《沧浪诗话·诗辨》),王国维所指示的入门途径,乃属于“向上一路”。但是,王国维的经验并非人人都可适用,前人的主张也并非完全不可行,今之治词者,可不拘一格,多方探讨。

以上三个问题,从各个不同角度体现了王国维的治词业绩,三个问题贯穿全部《人间词话》。本文所述,仅供读此书者参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