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睿哥儿外套口袋边裂了个口,早上我拿着衣服找到一家缝纫店,地方很偏,店面很小,店主是位五、六十岁的小老头儿,戴着老花镜,他看了看,说要拆里层,得从里面缝,我问他缝下要多少钱?他说三块。我一惊:好便宜!要是在明堂,这样缝一下起码得叫价十块。

       我把衣服放下,就去附近过早了。等我回来已经缝好了,我掏钱包,里面只有两块钱零钱,于是递给老师傅一张一百的,他笑笑说给两块算了。那怎么行?本来三块我都觉得太少了,老人家也是要吃饭的,三块钱我都觉得占了人家便宜,再给两块,我会良心不安的。

       我把包翻来覆去找了几遍,期望从中再找出一块钱来,老师傅看着我笑,说没事没事,我当时的样子肯定很滑稽,翻了半天,终于又找到一个五毛,然后抱歉地笑笑:“给您两块五吧,以后我还来您这里补衣服。”老师傅还是淡淡地笑着,说没事。

       离开时我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人家缝了半天,才挣了三块钱,我还欠人家五毛,我当时傻,怎么就不知到旁边店子买点东西把钱换开呢?

       回来的路上,又想起前不久在菜市场看到的一幕。为几毛钱争得面红赤耳的顾客与小贩,西装革履的大男人,与一老妇人斤斤计较,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想想怎么赚到更多的钱吧。

       我去菜市场总会多备点零钱,一毛两毛我都会给人家,不喜欢占人家那点小便宜。同时也深知赚钱的不易,菜贩子无论春夏秋冬,大半夜就要起床进菜,人家赚的真的是辛苦钱,且很多都是老人家。

       越是钱难赚的人,越能体会生活在底层人们的不易。

         譬如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