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reat 第四天

一个人开了五个小时到了爱岛最西边。临近的小镇居然在十二月初这样的旅游旺季满房。所幸爱尔兰四十多岁的单身大哥邀我做他的室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创建这冥想中心的人是一个只有很少视力的爱尔兰人,刚出了一本书,叫「Dazzled by the Daylight」我买了,到还没有开始看。想来整个建立的过程应该是很难。


此处借由六十年代的嬉皮士,new age运动而起,经由藏传佛教一些英语很好的老师帮助得以成立。今年十月「西藏生死书」的作者Sogyal Rinpoche曾来讲座十天,收费是510欧,包两餐,不包住宿。仁波切同志老大不小的时候被认出是另一个名字也是索甲的上师转世。我也想被人认出来。

与我所选项目有关,日程安排上几乎都是以冥想,以及如何冥想为主。讨论时间很有限,想要究竟一些也很是难。

一个大姐想要组织多安排些智慧的讨论,我找到四圣谛的英文版「Four Noble Truth」给她看,她对我用力竖了竖大拇指,我不知道她是否看过,是否明白。不过又有谁能明白?明白又能如何呢?

室友74年出生在一个天主教氛围浓厚的家庭农场。梦想是继承农场。困惑是他妈不给。他光头,人很实在,笑起来让人觉得心安。我向他解释了两次我的职业,我觉得一定是我的英语不好,他一脸迷茫。后来他问我,在网站下拉菜单里点击以后会发生什么。他怕我不明白,就举了一个农场组装组合收割机的例子,比如钻头长于九米是怎样的机器型号,短于九米又会如何。这应该是我这辈子目前为止所见过最能发人深省的举例说明。

课堂上,一小时的冥想过后,老师问谁有什么问题。在几个涉及冥想方法,困惑,心得与体会的交流之后,他举起了手问:“老师,我不是为了逗大家笑,我在这里打坐祈福,能不能让我的梦想实现的更快一些。” 本来安静的屋子一下子欢声笑语。老师止住了笑以后说:“这我也说不好。但我猜这样至少可以让你变得更加有耐心!”又一次笑声满堂。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带我爬山,看到驴和马,明显比看到人更亲切。

这三天他都没有睡好。可能是我夜里太多动,小床又很响。他黑着眼圈说不是我的问题。我想今晚搬到外面睡来试试看。

说了些七七八八,冥想除了背痛腿酸,并无多少体会。平常不曾注意的想法现在不时能看到一些。生活如此便多了一点,看电影一样的出离感。这应该是好事。

哦对了。这里没有信号。原来手机也没有那么重要。看书也能高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