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一)吃锦鲤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15 10:37* 字数 3184

北枫一中的池塘里养了很多鱼,喷泉池里养的是普通的鲫鱼和鲤鱼,小镜湖里养的是锦鲤,花花绿绿很漂亮。春来,锦鲤产子,很多师生喜欢在湖边赏鱼。

班长非要装文艺,拖着梅凉一起去小镜湖赏鱼。

梅凉很讨厌鱼,从初中来就不喜欢。

被生拉硬拽到湖边,看着池里游弋的鱼儿,她心里很是烦躁。

而且湖边人很多,还有人用水桶捞鱼回去养。梅凉记得建忠哥的桌上就有两条。

建忠哥是班主任,也是15班的化学老师,所以养鱼的容器自然是……废液缸。

梅凉和班长讨论,那缸里的鱼儿会不会变异引发生化危机呢?

那日天气正好,偶有微风,湖里的假山上长着碧草,湖中的睡莲竟然也相继开花,很是漂亮。

梅凉眯着眼,用危险的眼神打量着池里的锦鲤。突然班长兴奋地喊一声:“梅子,你看!这里还有白色的锦鲤!”

那锦鲤长得很肥,背上有黑灰的斑点,慢悠悠地从她们眼前游过。

“长得真恶心,那身上的点点像霉斑。”

旁边有几人侧目。

梅凉被班长拖走前还不含糊地添一句:“肯定很难吃。”

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傻缺邀请梅凉去赏鱼。

梅凉不喜欢鱼,是因为见得太多。爷爷和二叔都爱钓鱼,家里从来没有缺过鱼。

鱼长得很恐怖,身上有很重的腥味儿,梅凉看过太多的鱼尸体,散发着恶臭。

最终的导火线还是奶奶让梅凉杀鱼,梅凉不肯,老人便唾沫星子乱溅地批斗她。梅凉最头疼都就是奶奶那张嘴,小时候,有一个梦想:能拥有神奇的针线,把奶奶的嘴巴缝起来。

此等大逆不道的愿望从来没敢说出口。

于是梅凉被迫杀了几斤的鱼,都是些小鲫鱼,黑色的。

先刮鱼鳞,再割肚子,掏出肠子来,梅凉像机器人一样重复着同一个动作,看到那些鱼张大嘴苟延残喘,眼睛快要爆出来,黑色的鱼身染着血迹。不小心割破了手指,人血和鱼血混在一起……

从此,梅凉再没有吃过鱼。刚开始会被责骂,被说“生了富贵病!别人还没得吃!”

梅凉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唯独吃鱼这件事情,坚持到底。

前两天,班上有男生捞了喷泉池的鱼回去煮火锅,自备电饭锅一个,可煮一切食物,买包火锅底料,就在寝室里开荤。

梅凉她们寝室的妹子也动了心,琢磨着也弄个鱼汤喝喝。

梅凉也参与其中,不是为鱼汤,单纯是想知道怎么钓鱼。

学校池塘里的鱼都是“口水鱼”,野外的鱼群听到脚步声会快速逃跑,但学校池塘里的鱼会像哈巴狗一样摇着尾巴凑过来,讨馒头吃。

有良心的会扔点馒头,没良心的会扔垃圾,假慈善家没有馒头,就吐口水。

那些鱼也不嫌弃,口水也爱吃。

所以钓喷泉池的鱼不能用土办法,用蚯蚓是不管用的,用馒头才可以。有条件的拿个钓鱼钩,没条件的拴根毛线,一分钟起俩,轻松加愉快。

梅凉用的是鱼钩,林楠给的,他是“火锅鱼”的发起人。这厮跟女生关系比较好,听到梅凉她们要钓鱼,便亲自送了鱼钩过来。

大家心照不宣,林楠进校的时候就喜欢娇娇,想讨好她。

不过他没想到,娇娇怎么会做这种脏活儿。此次鱼汤计划由大侠组织,梅凉和班长外出钓鱼,剩下的人负责采购、杀鱼,生火这件事就是娇娇做的,电饭锅插上插头就可以。

所以可怜的林楠,一番殷勤被梅凉吃了。

梅凉钓鱼的时候,林楠在一旁指挥。

拿到钓鱼钩,梅凉又警惕地眯了眯眼。想起了往事。

林楠以为梅凉是在琢磨怎么拴钓鱼钩,便自来熟地帮忙。

有的人永远不合群,有的人看到谁都是亲戚。

梅凉是前者,林楠是后者。

梅凉知道,林楠看起来热情,无非也是出于习惯,喜欢讨女生喜欢,而且梅凉又和娇娇一个寝室,肯定能讨个好口碑。至于是对谁,无所谓。

林楠只知道这个女生有点怪,不喜欢跟人开玩笑,不过他相信以自己的交际能力,完全不在话下。

收获颇丰,半个小时就钓到十几条,其中真有一条锦鲤,在班长极力阻止下,梅凉才把它扔回了池塘。虽然梅凉实在很想知道寝室那几头饿狼吃锦鲤是什么样子。

那些傻鱼完全是饥不择食,梅凉光用钓钩都捞了两条。

回到寝室,大侠都惊讶。

“呀!你们这么快?!”

没想到任务这么顺利,连采购的人都还没回来。那现在干什么呢?!

还是大侠给力,一个字出口,众人点头。

“杀!”

说完捞起袖子,打开美术刀。

梅凉眼睛一瞪,转身上了床。

“我……晕血。”晕血是骗人的,怕见杀鱼是真的。

一阵呯呯砰砰,鱼汤终于出锅。

“好香啊!”

还是有腥味儿,梅凉皱眉。

但是大家热情很高,梅凉不出声。

“邱邱,快把门关严实了,待会儿生活老师来了可不得了。”

“梅子,你不喝?”

“额……”梅子在想用什么借口。

“不喝了,你们喝吧。我……晕鱼汤。”

“……”

要说“口水鱼”,平日里这些少爷小姐们可是绝对入不了眼的。

高中生活和以往不同,吃饭得抢。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最后十分钟,简直是人间炼狱。妈呀,15班在五楼,如果不跑快点,很有可能就被困在楼道里,到时候就只有吃剩菜了。

跑的最快的分别是学霸和学渣,学渣上课打游戏,脑汁用尽,需要及时补充营养。学霸想速度解决问题,为了多几分钟看书。

梅凉两种都不是。天秤座,就想当中间的,买东西先问最贵的,再问最便宜的,然后取中间值。因为太贵的买不起、浪费,太便宜的又看不上,中间的勉强符合要求。

梅凉既不算学霸也不算学渣,单纯是因为饿。

梅凉好像有暴食症,吃什么都觉得好吃,可能是因为在老家的时候,家里只有爷爷奶奶,老人过惯了苦日子,填饱肚子就算吃了,没讲究过味道,只要煮好了都能吃。

所以当众人都在吐槽北枫一中的伙食时,只有梅凉没吭声。

这些丫的是没到俺家吃过才会这么以为,等你看到奶奶炒的土豆条,就知道我这么些年为什么这么瘦了。

奶奶炒的土豆条,是黑暗料理界的一朵奇葩。自家老人不讲究到什么地步,解说一下你就明白了:那土豆条,本来是想要切成土豆丝的,无奈刀法太差。而且土豆遇上空气就氧化,变成红色,奶奶说:“这个很正常,把淀粉洗了才不好吃,想我们小时候,每餐都喝清汤,那稀饭没有几粒米,清汤寡水能照出房顶谷草的影子……”巴拉巴拉一大通,让人好不头疼。

还好土豆丝不用什么调料,放油炒一炒,再搁点盐就没问题了。

可是老人家非要用猪油炒菜,还舍不得放足够的油,土豆没焯过水,全部粘在锅底,再用锅铲挨个儿扒拉进碗里,糊了的部分也不放过。夏天还好,冬天的时候那土豆条一下子就冷了,被猪油凝固,再加上那销魂的红色……简直是……

只想对自家奶奶竖起大拇指:好!你赢了!

另外,梅凉从小就没零花钱,零花钱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因为父母基本不在家,梅凉跟着爷爷奶奶,而爷爷奶奶从来不知道零花钱为何物。只有过年的时候打发几块钱。亲戚给的一点压岁钱,也被奶奶“存着帮交学费了”。

上了高中,梅凉终于能自己控制自己的金钱。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读封闭式学校,天高皇帝远,我多吃点你有能奈我何?

所以梅凉很贪吃,接近暴食症的程度。

中午吃过二两饭,一荤一素,再在食堂门口烤一根热狗。

梅凉敢说,从北枫毕业后,再也没在其他地方吃过这么好吃的热狗。

两口吃完热狗,把竹签儿随手扔进垃圾桶。梅凉无意瞥见垃圾桶周围有很多竹签儿,整齐地被插在草坪里,很有规律,不知道是谁先发起,估计是“北枫热狗粉丝同盟会”的。

虽然梅凉也很想去插一根,但是对乱扔垃圾的做法一直都嗤之以鼻。

回到寝室,进了大门,发现小卖部也开着,心想要不吃一盒饼干,那种饼干比较便宜,一块钱,味道还不错,好像叫“蛋味酥”。梅凉一边吃饼干一边回寝室。

路上碰到同学。

“诶,梅子?你没吃中午饭吗?”别人不好意思说“你不是下课就奔食堂了吗?”

“没有……么嗯……吃过了恩恩额……”甩下一阵牙齿嚼饼干的细碎声,绝尘而去。

回到寝室,还喝了一瓶牛奶,因为吃完饼干口有点干。而且矿泉水不太好喝。

寝室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从那天看到梅凉一顿吃了两包泡面开始。

高一冬天回到老家,二叔说梅凉的脸胖得像个球。

梅凉长肉都先长脸,冬天穿的衣服比较大,看不出腰上的肉,但是鹅蛋脸变成了双黄鹅蛋脸。

梅凉不以为然,反正夏天肯定会瘦,冬天夏天差个十五斤很正常。再说长胖点说不定能让罩杯大一点——不过感觉好渺茫。

梅凉颇有阿Q精神:没啥!不就少两坨肉嘛!跑步的时候多么轻松,你看二胖上体育课的时候负担好重,多么让人同情……

人艰不拆。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运动会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0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