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朋友家出来,我想一个人走回家。

    她家门前有一条河,河的名字应该叫做北运河,河水很平静,水边有人钓鱼。河两岸有树,树下绿草如茵。这里很安静,是闹市中的一处幽境。我喜欢这里,置身其中,身心一下子放松下来,好像一直在匆匆赶路,今天终于可以停下来,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坐在长椅上,望着周围的景物,耳边响起韩红的那首《梨花又开放》,"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开,染白了山岗,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我爬上梨树枝,闻那梨花香。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落在妈妈头上,落在纺车上…"

      旋律带着淡淡的乡愁,把我带回我的老家----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小镇,我出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所有童年的回忆都在那里。

      那时候我家门前也有一条小河,河边也有一片小树林,远处是大片的稻田,我时常一个人在徜徉其中,抓蚂蚱喂鸡,摘野菜喂兔子、喂猪,这些是我的工作。工作之余,捡各种形状的叶子做标本,我有一个厚厚的本子,里面夹满了植物叶片,记录了一个小女孩的梦。   

      那时候我家有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菜园,园子里有犁樹、櫻桃樹和枣树,一到春天,院子里又香又美,等到樱桃红了,我不吃,摘下來,用一個小蓝子盛着,拿到市場上去卖,不论斤,论个,一分錢了7个,有人這樣买过櫻桃嗎,可以和我握下手呵呵。

    我家后院是白菜地,印象中第一欢照相,就在白菜地里,爸爸跟同事借來的相机,給全家每个人都拍了一張,現在還保留著那張照片,照片里我穿著最好看的衣裳,一件粉红绣花的上衣,是隔壁的婶子手工绣的,衣服也是她親手裁剪缝制的,从小患有小兒麻痺的婶子,嫁給了患有哮喘病的二叔,婶子行动不便,但永远干淨整洁,是一个精致的女人,命運坎坷的她,不知現正过得好嗎?

    回望过去,从少年到中年,读书、恋爱、结婚、生子、再婚…,经历了人生种种的我,己认他乡作故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