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欧阳娜娜别再尬演仙女

如果要说2020开年颜值最低的戏,飘肯定要推《大主宰》。

男主,是古装扮相违和,显得鼻子奇大的二字弟弟。

女主,是颜值登月跳级,出演绝世冰山大美女的欧阳娜娜。

没错,欧阳娜娜也开始演大美人了。

这女主洛璃,什么设定?

神女;自幼修行;无心思凡;不善言语。

原著描述长这样——

不管何时都背负一柄暗黑长剑

有着窈窕身姿

冷漠而漂亮的容颜的黑裙少女

动漫版长这样——

好一个冰山女皇,面瘫绝色。

面瘫角色有多难演,说得太多,不再赘述。

所以,欧阳娜娜,毫无疑问地,扑了。

把“惜字如金”演成人工智能Siri;

把高冷事业少女,演成奶凶小媳妇。

演技的问题,太过突出,就先放放。

今天,飘飘想聊聊,外型的问题。

借着欧阳娜娜演洛璃,谈谈最近的一个怪相。

以前写美人时,飘飘有谈过一个怪相——邻家少女硬演大家闺秀。

但,现在,这群靠笑容元气给颜值加持的妹子,纷纷开始跳级,演起了高岭之花。

高岭之花通常是些什么角色——

玄幻题材的神女仙女,仙侠题材的修行侠女。

要么搞事业,要么不思凡。

在情欲这件事上,有不屑一顾的出世感、距离感。

而偏生,这些没有情欲那根筋的女性,还都是绝色。

不是绝色,那可不行。

藐视情欲的人,越美,越显得她境界高。

但,面容有硬伤的美,不行。

高岭之花的外型,求的,是三庭五眼、高度协调的无瑕。

以某个长相特征,独成风情的美人,通常不能演高岭之花,适合演活色生香的世俗美人。

所以,凸嘴短下巴的邱淑贞演美了小昭,没去碰周芷若。

欧阳娜娜的洛璃,外型上,先败在了这点。

洛璃是非常典型的仙侠女主,外型上,近乎完美。

《大主宰》小说中,洛璃在一群修行者中亮相,在场所有男人,都一瞬间get到了她的美貌。

这是何等标致的容颜,才能瞬间引发大伙的共鸣。

永远不用担心,被“哪个明星被普遍夸神颜,你却get不到”这样的贴子提名。

美人在骨不在皮。皮相比骨相优越的娜比,是没有成为古装神颜的条件的。

面中凹陷、额头突出、颞部过窄、鼻梁短、鼻头钝。

侧脸,连咖位比她差了一大截的陈钰琪放一起,都打不过。

这大概也是娜比虽然号称“直男斩”,在虎扑却存在感寥寥的原因。

毕竟观察一下,虎扑的审美,还是偏向骨相相对完满的典型美女,高圆圆、刘亦菲、佟丽娅……

长相特征突出,但面中凹陷的祝绪丹,在虎扑就打不过五官发育更协调的陈钰琪。

上陈钰琪,下祝绪丹

欧阳娜娜的美貌,是需要很具体地卡位的。

角度是2/3脸,一定要露笑容,甚至可以具体到某几次造型。

而这种具体,是高岭之花最怕的。

高岭之花就在于表演要放空,回忆起来要飘忽写意。

而娜比娇憨厚重的存在感,生涩的演技,把仙冷寡言,无意社交,演成初出茅庐、唯唯诺诺的小女孩。

这次,实在不怪书粉不买单。

其实,洛璃这类仙侠兼备的高岭之花,是近几年古偶剧里的香饽饽类型。

小龙女式的,既有仙气,又有侠气。

静时云雾缭绕飘飘欲仙,动时仗剑天涯冷脸搞事业。

要演好高岭之花,就必须要谈两种气质——

“仙气”和“侠气”。

先聊聊仙气。

仙气是什么,首先是距离感。

飘飘乎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要求出脱,而不是融入。

会拍高岭之花的导演,都懂得营造这种距离感。

比如飘飘说过的,善于拍“符号式”古典美人的陈凯歌。

其他导演镜头里的张榕容——

陈凯歌镜头里的张榕容——

《从前有座灵剑山》里的食肉御姐,被他拍成了一座境界飘渺的玉像。

86版《西游记》的嫦娥姐姐,一直令飘飘念念不忘。

西游记开头,八戒调戏嫦娥时登场,一直到收复玉兔精时,才久违露面。

就那几分钟的镜头,足以让仙女控的飘兴奋得忘了手里的饭。

训斥了不听话的玉兔,话不多说,一昂头,就飞回云端。

高岭之花就该如此,单是站着,什么都不做,就能激发人心底的卑微和膜拜。

像欧阳娜娜的洛璃,连冷艳,都有种在男朋友手心玩耍的娇嗔感,万万不可。

高岭之花不必屈尊去亲世人,世人自会战战兢兢地去接近她们。

因为距离不会磨灭世人对她们的向往。

何况,有距离,才能有向往。

收复玉兔精时,八戒被嫦娥无视,还是吭哧吭哧追上来叙旧。

结果,被嫦娥几句半开玩笑的狠话,怼得灰溜溜又甜蜜蜜地逃了;

说完了“仙气”,来说说“侠气”。

眼神坚定、清冽,不活跃跳闪,是高岭之花必备的呈现。

潜心修行的人,其修为和磨砺,不可能不在眼神和举止中体现出来。

拿刘天仙的小龙女来说,谈情时可以柔情似水,但打斗戏,眼神里的凌厉和自信,身姿的紧张和利落,都是到位的。

金庸曾评价过刘亦菲的小龙女,演出来比刘亦菲的年纪显大,就是这一层原因。

动辄拿天仙出来遛,似乎太过欺负人。

那对比另一个颇有争议的高岭之花——杨紫版陆雪琪。

杨紫演陆雪琪,从扮相、妆发到颜值,都经受了无情的吐槽,是古偶史上平庸美女尬演仙女的经典案例。

但。

就角色理解上来说,杨紫至少对陆雪琪的仙风侠骨,理解是到位的。

所以,看打戏的气场和眼神,杨紫诠释的陆雪琪,至少能让人感受到,她在其专业领域的自信从容。

作为事业女性,你工作时,就要给人一种一秒进入状态的职业感。

而不是欧阳娜娜之流,把侠气演成奶凶。

都刀剑相向了,还顾着鼓腮帮。

高岭之花拔剑通常该配什么眼神,参看李沁的陆雪琪。

灵力顶配,修仙奇才,在欧阳娜娜身上成了一个悬浮的设定。

只能说,从形象到表演,娜比都不适合这个角色。

小花尬演高岭之花,最近还有一个——

杨超越的昊天。

昊天的设定,比洛璃更讨巧,干脆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神,演成面瘫还不够,演成雕像都无可诟病。

但,杨超越的昊天,依然出戏。

昊天要美,美得无瑕,杨超越美吗?

美,美得还特别有雕琢感。

虽然有点小鸡嘴,但杨超越的骨相、头颅比例、以及轮廓和五官的精致度,都是继Ab之后,少有的能扛得住镜头无情狂怼的女星。

路人生图也没在崩。可以说,她是爱豆系审美的天花板。

问题是,这样的脸,放在时装剧里演一个美女,没问题。

但在古偶世界,她演不了绝色。

高度契合现代商业化审美标准的美人,必定会和古装世界的绝色,有审美上的龃龉。

不同类型的美人,在不同的世界观中,可以达到的颜值评级是不同的。

欧阳娜娜这类美人,能让其颜值登顶的,是什么场景?

——校园剧。

幼圆的线条、涩味未脱的神态,加上学大提琴练出的庄雅气质。

演一个校花班花,太有说服力了。

甚至,眼神的呆滞、面容没有故事感等缺陷,在校园剧的世界观里,都可以诠释为干净、娇憨等特质。

欧阳娜娜和文淇放一起,表现力立马被吊打

所以欧阳娜娜尬演洛璃的车祸,就和当时陈妍希演小龙女的性质相同。

白衬衫黑长直的班花型美人,非要往架空飘渺的仙侠世界里钻。

杨超越呢,问题一样。

暖系美女,承担好明媚动人就ok了,强演冷系,肯定违和。

抓住一个美字,就妄想在各种文化背景的审美评级内登顶,是不可能的。

而不论是章子怡、刘亦菲还是娜比超越,一个人最初的定位,能成功被观众记住,一定是与她自身形象气质十分契合的。

动不动就轻松跳级、换路线,改变定位和存在功能,也就不存在什么戏路宽窄了。

反过来说。

任素汐不是大众意义的美女,却非要在《驴得水》中,演一个有几分姿色、到处“睡服”人的欲女一曼。

你说她出戏吗,一点也不。

她不协调的五官,反而契合了那个脏乱差的小镇,是个美人,但也是小人物中的一员。

而,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女,去演一曼,会得到什么结果?

会像《白日焰火》里的桂纶镁一样,成为一个和小镇人们疏远感极强的、神秘感极强,有点符号化的美人。

《驴得水》中的一曼,不需要神秘感,而需要融入感。

美人角色,在各个世界观中的功能、类型、评定标准,本就不同。

你是要冰山美人,就请做到玉山遥望的定,欺霜赛雪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