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4

字数 112阅读 1

我仍然不能文从字顺的写出这些东西,就像我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我的母亲。我仍然会悲伤,惋惜和恨,这情绪让我不安,无法继续写作。我想可能要再等一等,再等二十年,三十年,我拥有了那种老人的看淡生死的从容,才能开始讲我这前半生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