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不复暖

日光倾城不复暖

青梅竹马十年,他的新娘不是她。安柔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回国,躲过,藏过,还是被他抓个正着。

~~豪华大型私人邮轮上,正举行着一场婚礼。

安柔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对璧人,一袭蓝色长裙在风中摇曳。

“等一下!”

她叫停了这场可笑的婚礼,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看去。

“这女人是谁啊?怎么直接朝新郎新娘走去?”

“会不会是欧阳少爷的情人啊?来砸场的?”

说话声全部传入新娘廖薇耳中,她嘴边的笑意立刻僵住,心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视线一转,当看到前面的女人时,心猛地一沉!

没有人会傻到放自己的情敌来婚礼上捣乱,更何况,这是她苦心经营的一切!

“柔柔.”欧阳立将廖薇的手一下子放开,脚步一转,眉眼间的冷漠悉数散去,极尽温柔。

廖薇急了,立刻伸出手去拉他,“立,我才是你的新娘,安家已经倒了。”

声音很轻,但是拉他手的力道不轻。

安柔脸上带着笑意,一步步走来。

“柔柔,你听我.”欧阳立在她眼里看出了淡漠,心不由得一慌。

“恭喜你,新娘很漂亮。廖家家业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的确可以帮到你。”安柔展露笑颜,随后拿出一个亮闪闪的红包。

“就算安家倒了,但这点礼还是给的起的,祝你们新婚愉快。”

话音一落,手中的红包带着十足力道,朝欧阳立砸去。

钞票砸了欧阳立一脸,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细细去看,上面还有丝丝血迹。

她轻笑一声,“喜事当然要喜庆点,光送钱哪够,干脆撒点狗血在上面,红上加红啊。”

欧阳立急了,一把抓住她的手,“柔柔,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乖,别任性。”

“立,你胡说什么?”廖薇颜面被扫,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她不淡定了,直接掀开头上白纱,双眼里尽是恨意,“安家倒了,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安家大小姐?你和立,根本不可能!立刻给我滚!”

她和安柔一直是同班同学,那时候的安家,如日中天,权势极大,所有人都巴结安家。

安柔冷艳高贵,是学校出名的冰美人。

呵呵,现在安家被查,产品不合格,负责人全部被关进大牢。

欧阳立就算娶一个平凡女孩,都不能娶有案底的女人!

“放心,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安柔看着躺在地上的钱,继续说,“红包收了,算我们认识一场。”

在场的媒体记者立刻将这一幕拍下,今天真是大戏连连啊!

廖薇脸都黑了,更是大叫起来,“谁把这个女人放进来的,快点给我轰出去!”

随着她的大叫,场面越来越混乱,到处都是议论声,拍照声,还有人直接录起了视频。

就在最混乱的时候,突然啪的几声,整艘轮船的灯全部熄灭,场内漆黑一片,看不清双手。

“啊”有人尖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捂住了安柔的嘴巴,另一只手控制住她的肩膀。

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她明显感觉到一枚药丸塞入她嘴巴。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但因对方力气太大,最终,她被迫吞下这枚药丸。

“烈药,有你好受的。”对方发出一记嘲讽的笑,随后趁乱将她往人群中一推。

脚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安柔一下子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

黑暗中,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已经浑身燥热起来。

该死的,那药发挥作用了!

啪。船上的灯突然大亮,人们在适应光亮后,这才看清了蜷缩在甲板中央的她。

一时间,讥笑声四起。

毕竟,她现在的模样的确很狼狈。

长发微微有些凌乱,被冷汗濡湿,一缕缕贴在脸颊处,浑身无力,让她连站都站不起来。

安柔强撑着,抵抗身体里一波又一波袭来的热流,身子轻颤不止。

唇瓣被她咬得失了血色,双颊却是绯红一片。

她快要忍不住了!!!

突然,甲板上出现了不少黑衣男人,他们步伐极快,站在一旁开了路,分明是训练有素。

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

男人一袭裁剪得体的手工西服,衬得身姿更加挺拔修长,手腕上百达翡丽的腕表格外耀眼,还有那之前在拍卖会上拍出天价的祖母绿衬衫袖口,无一不在彰显男人身份的尊贵。

四周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权倾黑白两道的景少,竟然也会出席这场婚礼。

男人独有的清冽气息不断飘入鼻中,这味道就是催化剂,药效越来越厉害。

安柔额头上尽是冷汗,小腿都颤抖起来。

她快抑制不住自己,真的好想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

“想抱就抱上来,别克制自己。”男人低沉的声音传入安柔耳中,话音里带着几分戏谑。

这声音.安柔突地一惊,她猛地抬头,拼命睁大眼睛,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是你?”

“不错,还知道我。”说完,他修长的手一颗一颗地解着纽扣,动作极慢,带着些诱惑意味。

安柔咬牙,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安好心!

可现在,她不能留在这里!

她只能服软。

“带我走。”

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嚅嗫了几下,男人眼神一凝,分明是看懂了。

几秒后,众人只看见,一向洁癖的景少竟然亲自脱下西服外套披在安柔的身上,双手一个用力,瞬间就将她打横抱起,直往会场门外走去。

“柔柔!”

欧阳挤出人群,看着安柔被别的男人拥在怀中,恨得握紧了拳。

景北辰脚步一顿,转身,笑得邪佞无比,“恭喜欧阳少爷新婚,不过,什么时候需要瞧瞧眼科,可以让我帮你联系最好的医生。”

言下之意,竟是为她出了头。

察觉到怀里女人抖得更加厉害,甚至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景北辰闷哼一声,冷了神色,加快了步伐离开。

……

直到离开了嘈杂的人群,安柔这才扬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额间一片薄汗,身子仍然瑟缩不止。

“路过而已,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景北辰轻笑,低迷的嗓音在夜色里格外诱人。

安柔的心咯噔一下,婚礼在轮船上举行,这艘轮船独属于欧阳家。

他和她说路过?

除非你在海上漂,才会路过!

更何况,景家是豪门中的权贵,所有上流社会家族都要高高仰望的存在。

“如果偏要说个理由,那就是,欣赏下你的惨状。”

就算看不到他的脸,她也知道,他的嘴角一定是高高扬起的!

两个人向来都是这样敌对的存在。

“给我闭嘴,我现在没心情听你泼冷水。”安柔说完,就用高跟鞋踹了他一脚。

听到男人闷哼一声,这才解气一般。

可下一秒,她的腹部就升腾出一股热气。整个身体忍不住一阵哆嗦。

景北辰已经将她抱出了会场,来到甲板上,皎洁月光照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美。

认识她到现在,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小鸟依人的她。

“景北辰,我我好热。”安柔一改往日神态,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脖子,整个身体和他贴的密不可分。

说话的时候,红唇微嘟,惹人怜爱。

景北辰摸了摸她额头上的温度,双眼一眯,泛起一道危险光芒。

有人给她下药了,真是不要命!

“好热,难受。”安柔哼哼唧唧地将脸往他脖颈上贴去,右手不断地在他皮肤上磨蹭着。

景北辰脚步一转,往船另外一头走去,一艘豪华私人游艇就在大船旁边。

“我受不了了”安柔右手一把拉住他,左手不断地蹭着自己,整个身体朝他靠来。

娇媚呻吟越发撩人。

“安柔,我拿盆冷水来。”景北辰沉下脸来,想要挣脱开。

哪里知道她小嘴一嘟,撒娇一般哼哼,“亲我。”

景北辰低头看着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你知道我是谁么?”

话音一落,引来她一连声笑。

“景北辰,我又不傻,这个时候了,我还会以为是欧阳立吗?”安柔狠狠闭了闭眼,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娶别人了。

青梅竹马十年,他的新娘不是她。

看清楚她双眼里的凄苦,景北辰双眼闪过一道危险光芒,随后他重重甩落她的手臂,“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

还没有走到房门,他就听到砰咚一声,立即转身一看。

只见安柔重心不稳摔下了床,额头上红肿一片。

疼痛将她的理智拉回了一些,重新躺在床上,她拽住男人的手,“你老实说,我有没有女人味?”

说话的时候,她的裙子已经凌乱,露出莹润白皙的肌肤。通红的小脸,披散在腰间的长发,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春光。

这个样子她问他,有没有女人味?

景北辰只觉得下腹一紧,眸中欲色弥盖,如果再不走,他保证会吃了她。

等她醒来,就要哭了。

“景北辰”安柔双眼一瞬间变得迷离,药效汹涌而上,她被燥火折磨,身体不自觉地弓了起来,双手胡乱地抓他的衣服,一副要将他衣服撕开的架势。

“安柔,你记住,是你主动的。”景北辰在她耳边低吼。

说完,他就再也忍不住,翻身将她压住,反被动为主动。

他俯下身,准确地噙住了那抹红唇,而她的小手在他后背胡乱挠着,悉数点了火。

他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动作很温柔。

房内,一声声男女声音传出,声音越来越激昂。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安静下来。

游艇无声无息地靠岸,岸边站着一排高大男人,顶级豪门有数不尽的保镖护卫,这些高大男人全部都为景家所用。

所有人都静静地站着,表情严肃,没有人说话,连低声交谈的声音都没有,他们不知道景少在做什么,也不敢去打扰景少。

就这么一直站着,聆听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直到天边翻起鱼肚白,他们才看到游艇一间房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绝美的女人。

只穿着景少的白衬衫,长及大腿,栗色长卷发随意披散着,更像得妩媚慵懒。

美得不可方物。

他们就这样看着女人走上岸,看着她离他们越来越近。

呼吸不由得止住.

“跟你们少爷说一声,我走了。走之前,送了点小礼物给他,让他不要太高兴。”

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直到被一阵手机闹铃吵醒。

他睁开双眼,一双黑瞳展露无限暗芒,他随意将浴巾缠在腰间,直接推门进入卫生间。

进去后,没有看到安柔,倒是通过镜子,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的脸上,被她画了一只大大的王八。

该死的,昨晚,明明是她主动。

很好,既然这样,他不介意抓她回来好好跟她算算这笔账。

景北辰眼睛里尽是幽暗,他迅速地洗脸,然后穿衣,整理好后,走出了房间。

“景少,早上好。”一排高大男人纷纷恭敬低头行礼。

“那女人呢?”话音低沉,语调却平淡,让一帮手下捉摸不住他的意思。

女人走了,景少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景少,她早上五点半走的。走之前,还留了一句话”

景北辰双眼一亮,随即又马上恢复常态,“说了什么?”

“她说,她给您留了点小礼物,叫您不要太高兴。”

一句话就让景北辰沉了脸,回话的手下,手心里已经开始冒冷汗。

很明显,景少生气了!

“很好!”景北辰话音里尽是冰冷。

……

五年后,机场。

两个十分吸引眼球的小奶娃站在机场出口大厅,萌化了众人的心。

小男孩一身蓝色牛仔,头上戴着一个酷酷的牛仔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的小太阳镜,一副东方小帅哥的既视感。

站在小男孩身边的则是一个脸蛋红润润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一套涟漪公主裙,戴着一顶小花帽,大大的蓝色双眸不断扑闪着,金色直发披散在双肩。

“好萌的孩子,好想上前抱一抱。”

“谁家的孩子啊?真是好福气!”

一个衣着靓丽的年轻女人上前,微笑询问,“小朋友,能和阿姨合影吗?”

小女孩咯咯地笑,银铃般的声音响起,“阿姨,我要问下我妈妈。”刚说完,她就扭头看向前边,小手高高举起,“妈咪,我和哥哥在这里!”

大家全部循着小女孩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上衣,蓝色短裤的女人朝这边走来。

女人挽了一个老式发髻,脸上戴着一副老式金边眼镜,脸色蜡黄。

很多人瞬间失望,甚至有些嫌弃,“不会吧,那是这对孩子的妈妈?长这么难看,怎么可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

“也许爸爸的基因强大吧,哈哈,丑女配美男。”

小女孩听到大家这样说妈咪,小宇宙瞬间爆发,气鼓鼓地大喊,“妈咪是世上最漂亮的人,你们这些坏人,不和你们合影了!”

渐渐走近的安柔听到女儿的话后,唇角不由地扬起,“阳阳,暖暖。”

安暖立刻扬起笑脸撒开小腿跑向妈咪的怀抱,而安阳站在原地,隐在黑色太阳镜下的双眼微微一动,冷意迸发。

安柔摸了摸安暖的小脸蛋,“在外面不能和陌生人说话,知道吗?”

“暖暖知道了,妈咪,亲亲。”说完,安暖就踮起脚尖,双手紧紧抱住她,一副求亲亲的模样,萌化了周围所有人。

就在此刻,一道泼辣的女声突然传来,“柔柔,你这个没良心的,终于知道回来了!”

安阳朝那个女人看去,女人一身火红色连衣裙,波浪栗色卷发散到腰间。

这个女人风风火火地就朝妈咪跑去,安阳立即迈开双腿,在女人接近妈咪的时候将她拦下,拧着眉,声音冰冷,“你说谁没良心?”

林知晓脚步一停,看着眼前毛还没长齐的小帅哥,再看看前边抱在一起的安柔和金发小女孩。

不看不要紧,一看她就凌乱了。

这两个萌娃是柔柔的孩子?混血儿,柔柔找了个老外丈夫?

“阳阳,要有礼貌,这是知晓阿姨。”安柔一手拉着安暖一手拍了下安阳的肩膀,满含微笑。

林知晓双眼瞪大,震惊了!真是柔柔的孩子,自己都没有谈恋爱呢,柔柔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

再看柔柔的样貌,一个三十几岁妇女的模样,哪里有半点曾经清纯校花的样子?

安暖一听是知晓阿姨,立刻笑着缠了上去,“知晓阿姨,我听妈咪说过你,我叫暖暖。”

说完,她甜甜一笑,林知晓被萌死了,也顾不得问安柔问题,直接搂了上去。

安阳看了妈咪一眼,然后脱下太阳镜,绅士地行礼,“知晓阿姨,你好。”

林知晓已经从刚才的震惊转为深深的嫉妒了,“柔柔,你不得了啊!两个孩子既漂亮又会说话,我的心都被萌化了!”

“那当然,不看看是谁的孩子。”安柔嘴角高高扬起,孩子是她的骄傲。

“不过,是不是都是你带孩子啊?看你憔悴的,像老女人一样了。”

安暖一听,立刻纠正,“妈咪是漂亮女人,不是老女人。她故意打扮成这样的,不然,会有很多叔叔追妈咪。”

林知晓一听,立刻乐了,“你妈咪当然美了,以前可是绝色美女!”

“好了,知晓,先去你家,我有事问你。”安柔收起笑意,突然间严肃了起来。

她口中的事,林知晓不明问都知道。

哎,安家的事。当年的事发生地太快了,谁知道会这样呢?

不知道柔柔是怎么挺过来的,换做别人,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环路林知晓家中。

安柔哄着安暖睡了,安阳则在阳台上认认真真地研究地图。

林知晓狐疑地看了安阳一眼,然后跟着安柔进入另一个房间。

“你儿子看得懂地图?才五岁呀!”

“看得懂,他三岁就开始看了。”

安柔淡淡的一句话引来林知晓捶胸顿足的咆哮,“靠,天才!”

“知晓,安家”

看着闺蜜突然沉重下来的语气,林知晓的心一阵阵地疼,“柔柔,五年过去了,你要看开点。安家彻底倒了,欧阳家将安家的产业全都收购了。”

林知晓看着闺蜜眼里闪现的一抹悲伤,心里更加难受,她顿了顿,有些不忍。

接下来她要说的话,会让柔柔更加难过。

“柔柔,你爸爸两年前在牢中去世,你妈妈不明去向。欧阳氏低价收购安氏,等于私吞了安家这块大肥肉。”

“嗯。”安柔轻嗯一声,双手握紧,双眼立刻变得深邃起来,周身散发冷意。

林知晓被这股冷意震住,向来温柔的柔柔,竟会散发出这样的气息。

柔柔在英国呆了五年,这期间,联系她的次数不多,在英国的生活,她了解得也不多。

“柔柔,暖暖说你这副老女人的样子是故意打扮出来的?”林知晓立刻转移话题,她很不习惯柔柔冷冰冰的样子。

安柔扬手拿下发绳,一头黑色顺滑秀发立刻垂落,散到腰间。金边老式眼镜被拿下,之后,她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往脸上涂抹,将妆容卸去。

接下来仅仅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安柔恢复了原貌,林知晓嘴巴张地大大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别人都是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你学了化妆,却是拼了命地把自己往丑里化!”林知晓再也憋不住,只差掀桌感叹命运的不公。

虽然过去五年了,柔柔依旧这么清纯动人,美的让日月失去颜色。岁月给她添了几分妩媚动人,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

“柔柔,我要是男的,我一定娶你!”林知晓一边说一边跳,火红色的裙摆上下一荡。

“得了吧你,国内的跨国企业介绍一下,我投简历过去。”安柔瞥了林知晓一眼,然后迅速打开一旁笔电。

林知晓动作一停,“哎,可惜你孩子都生了。说说,哪个外国帅哥把你娶到手了?”

“我一个人带孩子,带了五年了。”

“什么,五年!你在国内就怀孕了,安家出事之前?别告诉我是欧阳立的!”说到这里,林知晓顿住,不可能是何贱人的,暖暖明显是混血儿。

“柔柔,孩子爸爸是谁?”

就在这时,安阳突然推开门,慢慢走向林知晓,“没有爸爸,我和暖暖只要妈咪。”

一句话让林知晓十分心酸,才五岁的孩子,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阳阳,去外面,妈咪和知晓阿姨有话说。”安柔手轻轻推了推安阳。

安阳走的时候看了林知晓一眼,“知晓阿姨,不准欺负我妈咪。”

林知晓立刻点头,安阳这才放心离开。

“你儿子气场真强,我要被吓死了。”林知晓吁了一口气后,后怕似地拍了拍心口。

安柔傲娇地扬了扬下巴,“你堂堂总裁秘书,这么轻易被吓到?阳阳进来才说了两句话而已。”

堂堂总裁秘书这句话提醒了林知晓,“你在英国做了这么多年的策划,正好我们公司策划部在招人。以你的资质,进去没有问题。”

“公司名字,地址,邮箱。”安柔点头,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景氏,公司规模超级大,资产甩欧阳氏几百条街!事不宜迟,你把简历发我邮箱,我明天直接放到人事部去。”

林知晓说到这里时不禁两眼放光,安柔一定能进景氏,而且总裁气场强大,手段强硬,人更是俊美如俦,多少女人上赶着巴结呢。

但是,安柔移动鼠标的手突然停住了,景氏,景天集团景北辰,他.

“柔柔,你愣着干什么啊!”林知晓说完就将鼠标一把夺过,将她简历发到自己邮箱。

“搞定!我去公司给你打印,直接送人事部。”

说到这里林知晓又嘿嘿一笑,双眼放光“我们总裁,景北辰啊!这几年身价飞涨,眼光毒辣,杀伐果决,众多传媒公司争着报道的人物!哎呀,你明天过去就知道了。”

安柔没有回话,思绪万千,景北辰,她的死对头,偏偏又是.

只是,如果要查清安家破产的事,必须去比欧阳氏大的集团,景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知晓,我重新发个新简历给你。”说完,安柔在简历上修改了几下。

“嗯?柔柔,你为什么改名字啊?”

居然改成了安以寒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照着办就是。”

林知晓没辙了,“行!你是老大,我听你的!”

景氏企业。

安柔一身淡蓝色职业服,头发束起,依旧是老式发髻,脸上戴着金边眼镜。

她还没有进去就遭到保安的阻拦,“小姐,你不是景氏的员工。”

“我来面试的。”安柔面带笑容,礼貌地回。

“景氏员工品味没有这么差,小姐还是回家好好地打扮一下。”

“怎么,你敢质疑总裁秘书,林知晓的品味?”安柔口出威胁,但依旧面带笑容。

保安一听林知晓的名字,有些犹豫。

正在这时,响亮的女声响起,“安柔,谁让你打扮成这样来面试?”

她快气糊涂了,就算再有见解,第一关仪表面试就过不了啊!

“我都不怕,你急什么?”安柔面带自信,毕竟在圈内有名的变态总裁手底下混过。

小小的面试,她根本不急。

“真受不了你,真不知道你怎么在TE混的!”林知晓叹了口气,然后将安柔往面试厅领。

走到一半的时候,前面突然走来一大群人,林知晓眼看不对,立刻将安柔一扯,扯在了身后。

一楼大厅中所有的员工全部严阵以待,分成两队站在两侧,恭敬地低头站着,一齐喊道,“景总好。”

大厅立刻安静下来,只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安柔又被林知晓往身后一扯,她都能感觉到林知晓手心里的汗了。

五年了,他从景少变成景总,更为成熟,更有权利。

正在思考的时候,她听到脚步声停住,继而是一道充满威慑力的男人声,“林知晓,被收购方资料。”

安柔明显地听出闺蜜声音中的颤抖,“景总,我尽快。”

“立刻,马上。”男人口气不容置疑,简单地交代完毕后继续往前走。

安柔抬头看着男人的背影,高大挺拔,身体曲线十分好。还在观察的时候,那男人突然转身,如鹰一般的眼眸直接朝她投来。

以前不是没和他对视过,可现在,她还是忍不住地手颤了一下。

一身英挺黑色西装,黑金条纹领带。身材极佳,面容轮廓分明,比起以前,更有男人味。举手投足间,散发无边魅力。

但是,那全身的冷意,是她陌生的。

“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景氏。”说话的时候,男人的视线并没有离开安柔,而是将她仔细地上下打量一番。

她化了老气的妆容,穿地也很古板。他没有认出她,这正是她希望的。

林知晓急了,不管不顾地抢先回答,“景总,她不是闲杂人等,她是来策划部面试的。”

话刚说完,就遭到周围人的无数白眼。

景氏面试要求十分高,第一关简历的筛选,就斩了很多人。

后面的面试,将会更加严格。

“不行,仪表这关你就过不了。”景北辰冷冷发话,无疑是判了死刑。

保安听后,立刻过来,准备赶人。

总裁大人发话了,就算和林秘书关系再好也没用。

“景总,你需要的是,只有脑子没有行动力的花瓶?”安柔嘴角一扬,直接越过林知晓跨出一步,朝他走来。

她故意发出沙哑的声音,容貌变了,再加上她改名了,现在不需要顾忌太多。

但是林知晓被吓坏了,怎么一瞬间声音就变成这样了!

景北辰眼神下移,看着她那双闪现自信光彩的眼睛。

这双眼睛

“如果你需要花瓶,那我自动退出面试。以我的实力,无论进入哪家公司,这家公司都会成为景氏强大的竞争对手。”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林知晓双眼瞪大,看呆了。

第一次有人敢和景总叫板,她好欣赏柔柔那股强大的气场!不愧在TE呆过!

景北辰双眼一眯,周围空气温度骤降,他往前走了一步,和她的距离,一米不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景总,她是TE策划部部长。”林知晓从惊悚状态跳出,大声说了出来。

她知道,景总危险气场一出,没人能逃得过。

原来这个大胆的女人,是TE的。

TE在国外市场,和景氏斗地相当激烈。去年,景氏丢了一个大单。就因为TE策划做的超过景氏,难道去年的大单策划出自这个女人?

“带她进去。”他颔首,眼里闪过一丝兴味盎然地笑意,极快,很难让人扑捉到。

林知晓松了口气,高兴地嘴角都扬了起来。再看向闺蜜的时候,发现她正直愣愣地看着总裁!

这个安柔,刚才还一副气势,自信满满,现在怎么和丢了魂一样。总裁大人眉头都皱起来了!

景北辰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安柔的眼睛上,这种感觉.太熟悉.

“景总,站您身后的手下有点着急,您是不是有重要事情要办?”安柔面露微笑,双眼弯弯。

景北辰收起打量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

一双眼睛有点像而已。况且,如果是她,肯定对着他吹鼻子瞪眼了。


续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读点故事懂人生”,请转载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