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毕业季(一)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好快, 六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来不及回想,马上就毕业了。

毕业自然会进行复习,当时用的是升学总复习资料,语数各一本,上面基本是习题。老师先复习每个知识点,然后再做上面相关习题,再讲解,复习巩固。有时题目数量不够,老师和往常一样会在抄大量的题在黑板上,往往是两黑板,为了方便下次课讲解,我们还得抄题,这往往是令人发愁的事,通常是下午抄一节课,还好夏天的天气很好,不至于阴闷。

统考前不久,我们进行了一次毕业晚会。其实不是在晚上,而是在一个明媚的下午,老师提前购买了许多零食,均发给每个人,还有一些水果,我记得还有一个留言本,发给每个人都写一份,然后收回来,就得到了许多人的留言,上面的内容是姓名,爱好,星座等个人简介,以及对同学的毕业寄语等,许多人还贴上了个人的照片或是大头贴,豆蔻年华的小小欢喜尽情展现。

毕业照是在统考几个月前拍的,依稀记得,那天我因为作业没完成而被老师惩罚,虽然不止我一个,心情抑郁之至,拍毕业照的时候满是不悦,现在从照片上还可以清晰的看出当时的失落。翻开这张十年前的毕业照,一张张稚嫩的面庞,以前总说的一个词“懵懵懂懂”,也能更好的体会了。生硬甚至有点滑稽的拍照表情动作,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其实主要是变化太大了,从前的小不点变成如今的一群青春少年,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再看当时的我们,傻的可爱与天真,纯净的没有任何杂质,清澈的心灵下,美的令人屏住呼吸,生怕破坏这静谧的画面。

照片中间坐着的是几个老师,语文、数学,体育老师,还有校长和教导主任。校长其实也是我们的社会课老师,讲的是中国简单的文化,像是长城啦,故宫啦,祖国地大物博啦,引导与人为善啦等等,历史,基本是兼具政治,历史,地理的内容,在我们的毕业证书上刻的也是这位校长的印章;教导主任是一名比较年轻的小伙子,皮肤白净,高大帅气,大学刚毕业就来了我们学校。

到我们毕业时才三四年,工作能力突出,得到了广泛认可(或许当时还不是教导主任,但也是领导类职务),他教我们的科学课,基本就是有关物理,生物,化学方面的内容,介绍一些最简单的生活现象,基本原理,还记得当时连通器原理就是首次从他哪里听到的,举例三峡船只怎么通过,就是用的连通器原理。我甚至还依稀记得当时他在黑板上画的示意图,我们听得的饶有兴致,津津有味。后来到了中学物理才正式了解到连通器原理,学习的时候联想到小学时的情景产生一种别样的感觉,舒服,温暖,幸运。

其实社会和科学两门课从六年级才开设,一周一次,原本是升学考试的考试科目,到了下学期说是取消了,因此这两门课也停了。不过在这两门课里产生的兴趣却依旧十分浓厚,那是一群小孩对周围世界的最初的一种渴望与探索,一种强烈的求知欲。

校长后来再未见过,不知道去哪里了,教导主任在上次去学校的时候见到了,成熟了不少,脸庞也显露出十年的岁月磨练。

数学老师貌似一直没变过,从我记忆中从二年级教我们开始,到我们毕业,再到我们去学校看她们,十五年的时间竟然一点都没变;语文老师大学毕业就教我们语文,兼任班主任,从二年级一直到毕业,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最初的时候头发有点稀薄,脸有点晕润,后来看到她的时候,乌黑浓密的头发,苗条的身材让我们着实吃惊。

照片上,那几个要好的玩伴和记忆中的一样,不自觉的想起和他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如今他们也远在天涯,还有好些人看到照片才勉强想起,配上名字才突然记起,这不是那谁吗?熟悉而又陌生。而还有好多人已经全然记不得是谁了,即使对照背面的名字。

拍照的时候是个阴天,阴郁沉闷,背景刚好是二层的电脑机房,静静的矗立着,健硕的大樟树掩映在周围。“准备好”,老师们衣着工整,姿态端庄,学生们睁大眼睛,摆着姿势“准备好,三,二,一,茄子”!“咔”的一声,定格了一段时光,保留了一段记忆,稚嫩的面庞,欢快的笑容,眼神坚定,渴望好奇,洞穿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