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苦瓜蔓上,终于结了甜瓜

96
云清燕
0.2 2017.11.20 14:13* 字数 4858

关键词:酒吧、火车站、凌晨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北方的初秋,凌晨时分,凉意正浓。

我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拉着行李,站在火车站广场上茫然四顾。

我在心里暗暗决定,就跟着从我身边经过的第5个人走。Ta往东,我就往东,Ta往西,我就往西。

我是端午节出生的,端午节又叫五毒日,算命的人说我命里独(婚姻不顺,孤独终老的意思)。我不信邪,觉得以毒攻毒,5,应该是自己的幸运数字才对。

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孩子经过,一下子用掉了3个数。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夹着公文包,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急匆匆地走过。

一个背着双肩包的长发女孩走过。第5个人!我紧随其后。

走了没有几步,一个帅帅的男孩笑意盈盈地站在不远处,女孩小鸟儿般扑了过去。男孩接过包,搂过女孩的肩,拐弯向东走了,留给我一对亲亲热热的背影。

我的脚步略顿了一下,也跟着拐弯向东走去。潜意识里,或许我还是想跟着爱的方向走吧!

拐过街角,火车站的灯火通明已经看不见了。昏暗的路灯下,空旷的街道上,不时有几辆车驶过。

我在火车上睡了一觉,现在没有一丝的困意。我想静静地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间小旅馆,顺便在这安静的夜里熟悉一下这座小城。

我不敢住火车站附近的旅馆,听说会专门宰外地人。出租车司机们放慢车速,见我没有招手的意思,一辆辆又加速开走了。

-2-

昨天,是大姐和表姐把我送上了火车。

上车前,大姐偷偷塞给我八百块钱。我知道,这钱她肯定瞒着姐夫。回到家,还不知道她该怎么去圆补。

表姐给我准备了被褥和过冬的衣服,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是她高中的同学,据说在这个小城里做生意。

我离开邻县时,除了微薄的一点积蓄,值钱的东西就只有一部旧手机了。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如今却一无所有。没有了家庭,没有了儿子,没有积蓄,没有谋生的一技之长。

走到今天,我仿佛做了一场梦!

我是家里的老小,上面四个哥哥,一个姐姐。娘从年轻时就身体不好,常年吃药。爹娘把我们六个养活大,已是累弯了腰。给四个哥哥修房,盖屋,娶媳妇,几乎榨干了爹娘的最后一丝力气。轮到我时,爹娘已年近七十,还拉着一屁股的债,实在没有能力再眷顾我什么。

我念到初二就辍学了,开始四处打工,挣钱给自己攒嫁妆。我绣过花,织过地毯,做过保姆,在饭店做过服务员。

我虽然没念过多少书,但干活麻利,性格开朗,在村里也算数得上的漂亮姑娘。

十八岁那年,家里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邻乡的,比我大一岁,人样子一般,个子倒是高高的,家里条件在村里也算是数得着的。认识了半年,我们一起去县城里赶过几次集,还去他家过了两次节,觉得还行。

媒人说,他爹身体不好,担心哪天万一有个好歹,看不到小儿子成家,催着我们早点结婚。我爹娘觉得对方条件不错,既然亲事已经定下了,也恨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他们也算早一天还完了儿女债。

当时,我俩的岁数都不够法定结婚年龄,领不了结婚证,也没去做婚前体检。于是,双方家里就操持着办了婚礼,摆了酒席,打算等年龄够了再去补结婚证。

在我们老家,这是常有的事。在大家伙的眼里,办了酒席比领证更能代表结了婚。

我俩在一起生活了不到两个月,还没等到领结婚证,就分了手,因为他的生理原因,我们无法同房。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二婚”。

嫂子们说,嫁过人的闺女,不能见娘家的供(春节时,祭祀祖宗时摆的供桌)。否则,娘家就得穷掉腚。

我“离婚”回家时已是阴历十月,离过春节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也就是说,我必须在这三个月里嫁出去。

娘那时已经病得卧在炕上,除了念叨把我生在了苦瓜蔓上,也已经无能为力。爹这辈子穷怕了,也不愿意让儿子们再“穷掉腚”。

于是,嫂子们四处发动亲戚,帮我找婆家。

-3-

虽然我才虚岁十九,可是已经是“二婚”了。再找婆家,条件就要降低许多,时间又紧,选择余地就更小。

当年的腊月,我又匆匆忙忙地嫁了人。丈夫是家里的独子,比我大十岁,刚从监狱里放出来。

他十九岁那年,去京里的亲戚家串门,正赶上闹“动乱”,路边有人砸车、烧车。他路过时,有人招呼他一块干。他不知深浅,只觉得这事干起来挺拉风,也跟风砸了几辆车,结果被判了十年。

十年的牢狱生活,把他管得呆板、木讷,既不会知冷知热,也不能挡风遮雨。我们俩既没有感情基础,又没有共同语言,于是经常吵架。公婆就安排丈夫常年外出打工,只有过年时回来待几天。结婚几年,我们几乎形同陌路。

婚后第二年,儿子出生了。公婆帮着照顾孩子,我自己在家种了几亩地,丈夫在外面打工,一年也能攒下几万块钱。相安无事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五年。

除了种那几亩地,一天天守着孩子长大,我真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我几次回娘家商量离婚的事,娘已经去世了,连个耐下心来听我唠叨的人都没有了。爹靠哥哥们养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劝我趁早死了离婚这条心。哥嫂们各人顾各人的日子,自己一大堆事都理不清,谁也没心思体会我心里的苦。

在他们的眼里,日子就是凑合着过的。放着不愁吃喝的日子不好好过,却闹离婚,那不是穷折腾吗!连一向疼我的大姐都劝我,再离一次婚,还能找个什么样的呢?

看着电视剧里的男欢女爱,二十四岁的我在心里悄悄描绘着爱情的模样。我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机会能尝尝爱情的滋味吗?

-4-

直到有一天,我觉得我可能遇到了爱情。对方家是邻县的,是给我们村送化肥、种子的业务员,叫张军。

他知道我们家里没有男劳力,每次都会帮我把化肥、种子搬到院子里,有时候还会直接帮我送到地头上。不用我说,他就会帮我从城里捎来急用的薄膜和农具。有一次,他来村里送货,正好遇到我儿子发高烧,他二话没说,连货都没卸,就把我们娘俩送到了县医院。

他常年在外面跑业务,能说会道,人倒也厚道,也很会体贴人。他知道我的苦恼,劝我应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舍不下儿子,儿子是公婆的独孙,是家里的眼珠子。哪怕是离婚,婆家也不会对孙子放手。

他就劝我先在外面站稳脚跟,再把孩子接出去,将来也可以让孩子去外面上学。

正面提出离婚,无论是丈夫,还是公婆,都不会同意,丈夫的家族也很强势。

思前想后,我只能挺而走险。张军在我的请求下,帮我在邻县找了一份工作。

我离家出走了。临走前给丈夫留下了长长的分手信,详细交代了家里的存折和密码、孩子保险续费的时间、家里的庄稼、柴米油盐等等。

家里的钱大部分都是丈夫挣的,我只拿了五千元钱做路费。我对不起儿子,就想把结婚几年来的积蓄都留给儿子。

事实证明,我简直蠢到了家。等我用既成的事实离成了婚,前夫的家族却不允许我探望儿子。为了防止我把孩子偷偷带走,还把孩子送去了外地,让我连找都找不到。

哥哥们骂我傻,怨恨我糊涂,跟人家过了四五年,连点傍身的钱都没捞着。嫂子们更是担心我上门借钱,拖了他们过日子的后腿。爹在哥嫂面前,已经是什么也不敢说了。只有姐姐不时偷偷接济我,劝慰我。

我在邻县的县城打了半年工,一个通宵的夜班下来,可以挣80元钱,日子过得捉襟见肘。除了上班,我不愿意出门,尤其看不得街上蹦蹦跳跳的孩子,看见就伤心流泪。

离婚,我到现在也不后悔。可是,我想念儿子,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

我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只想要个知冷知热的人,一块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可是,我遇到了,却不能伸手去抓住。

张军有老婆孩子,他的老婆是换亲娶的,两人一直合不来,但是他离不了婚。他若离婚,按他们家那边的做法,一起换亲的妹子和他妹夫也得离。我自己的儿子没了娘,要是别人的孩子因为我没了爹娘,我一辈子心里也会不安。

虽然我们俩都对彼此有意,但是,我们俩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因为,在我俩的面前,婚姻这条路根本就走不通。

我在婚姻、感情的路上,刚一上路,就因为穿了一双不合适的鞋子,还未走远,就已经满脚的“泡”。

可是,路,还是要走下去的......

在邻县,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也没有未来。我决心走出生活的阴影,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忘掉过往,重启人生的新篇章。

-5-

边想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有点累,秋夜的凌晨,凉意已经打透了外套。

不远处,有一家“驿站”,门脸不大,看名字应该是家旅馆。

我推开门,一股暖,迎面扑来,空气中飘着若有若无的音乐。这家“旅馆”模样还真奇怪!前台上摆着一大溜儿各式各样的酒瓶子、酒杯子。

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在平良看来肯定特别傻。一个拖着行李的乡下柴火妞,站在一个通宵营业的酒吧吧台前,操着一口乡音,问能不能住宿。

平良估计当时正坐在吧台后面打盹儿,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我那一副傻相儿,估计还以为梦到了自己初来乍到的情景!

平良用一口家乡话,赢得了我来到这个小城的第一份信任。他允许我在店里呆到天亮,让我天亮后再去找旅馆。他还让店员小月把我领到女更衣室里,给我煮了一包方便面。

5,真是我命里当之无愧的幸运数字,我更是特别感谢那个第5个经过我身边的女孩。冥冥之中,仿佛真的有什么在指引着我。

这世界简直太小了!坐下来一聊,原来平良就是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是表姐拜托过的高中同学。

我留在了平良的店里,主要负责打扫店里的卫生。在平良没空时,去帮他接送一下孩子上下学。

平良的妻子出车祸,五年前去世了,他自己也因此跛了一条腿。康复后,他用事故赔偿金开了一家超市和这家酒吧。

平良的女儿朵朵上小学三年级,乖巧懂事,可能是妈妈早早离开的缘故,性格内向而敏感。平良的母亲,五年前从老家来到小城帮他照顾孩子。

我喜欢孩子,不由自主地把对儿子的爱都给了朵朵。朵朵叫我姑姑,我接送她上下学,做她爱吃的可乐鸡翅、菠萝饭,给她在演出服上绣上翩翩起舞的蝴蝶。孩子的心敏锐而直接,谁对她好,她就从心里依赖谁。

平良的母亲,很同情我的境遇。对我这个小老乡也很照顾,每逢过节,总是邀请我去家里吃饭。我手脚麻利,有空就去帮老太太做做家务。

我想学点东西,打扫完卫生,我抽空就看平良怎么调酒,看小月他们怎么服务,我还去报了一个初级会计班。尽管初中还没毕业的我,无论学什么,都有些吃力。

但是,平良鼓励我说,只要想学东西,什么时候都不算晚。他给我讲,美国有一个老太太,八十多岁了才开始学画画,现在都画出了真名堂!

他的话,让我活得更有了劲头!

平良应该算个文艺青年,喜欢弹吉他,歌唱得也不错,他经常在酒吧里自弹自唱。我不懂他唱了些什么,但我能听出他歌里的心情。

遇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安慰不了他什么,就给他做一碗家乡的酸辣面。他每次吃完面,什么都不说,但明显感觉情绪好了许多。

在平良的帮助下,我和前夫的家庭也取得了谅解,他们允许我定期去看望儿子。我当初离家时,把家里的存款留下,某种程度上,也降低了这件事的难度。前夫再婚了,又生了一个女儿。

平良是个好人,虽然不善言辞,但心地仁厚而细腻,为人也很仗义。

我和平良之间,慢慢地有了些感觉。可是,平良是老板,我只是个打工的。有些事,我连想也不敢想!

-6-

有一次,我去接朵朵放学,一辆轿车刹车失灵,疯了一样闯入人行道。尖叫声四起,我把朵朵紧紧护在怀里,自己却被撞断了左腿。

“你嫌弃我比你大,还是个瘸子吗?反正我不嫌弃你变成瘸子。”平良说。

“你不嫌弃我一无所有吗?”我心里惊喜而忐忑。

“你身上有的东西,你自己看不见,别人也没看见。很幸运,我看见了!”平良的嘴里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

我最终没变成瘸子!但我从朵朵的姑姑变成了妈妈,从打扫卫生的大姐变成了管财务的老板娘!

事实证明,我还是挺能干的。结婚后,我主要负责超市的经营,平良负责酒吧的管理。

我是过惯精打细算日子的人,知道平民老百姓过日子最需要的是什么。我的超市除了物美价廉,最大的特色是对五公里以内的孤寡、空巢老人免费送货上门。很多子女直接把钱存在我这儿,由我们定时把生活用品给老人送上门。

不到五年,我的超市就布点了小城的主要居住区。

想想现在的日子,我总是念念不忘那个初秋的凌晨,那是我和平良初次相遇的日子。

我也特别感谢我们家的那个名字看起来像旅馆的酒吧——“驿站”,否则就没有我误打误撞地去投宿。

火车站广场扩建,平良特意在火车站广场的对面,选址开了我们家的“第五驿站”,酒吧、酒店一体。平良说,这次不怕有人走错了!

我怀孕了。平良说,不管是闺女还是儿子,小名就叫“五儿”。

如今,我的苦瓜蔓上,终于也结了甜瓜。我对生活,依然没有太高的要求。最大的愿望,就让我的瓜蔓上能结甜瓜,一直结下去!


原创不易,如需转载,请征得本人授权,并标注作者及出处,侵权必究!

人间行走
Web note ad 1